思路客 > 老胡同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你还差得远呢!
    杨四郎脸色微微一红:“谢肯定是要谢的,但我说的应该也没错吧!”

    楚牧峰目光上下扫视了对方一番,然后从兜里掏出个手帕递过去:“行了,不管错不错,你还是赶紧擦擦脸吧?不然出去就要被人一眼认出来了。”

    江怡!

    没错,眼前这位杨四郎就是江怡乔装打扮的。

    跟着赫连灵犀的江怡别得不敢说,但要是说到易容术的话,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绝对可以以假乱真,让人辨别不出。

    就像这次。

    江怡就是女扮男装饰演的杨四郎,凭着戏服和化妆,硬是没有谁能现她的真实身份。

    不过她倒是很好奇:“对了,楚科长,你是怎么认出来的我?”

    “这里也不安全,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再说吧。”楚牧峰看了看四周说道。

    “好,听你的,我知道哪里安全。”江怡点点头说道。

    看着楚牧峰的侧脸,她忽然不再感到有丝毫惊慌害怕,就好像眼前的危险一下变得无足轻重,只要跟在这个男人身边,就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其实楚牧峰是不该出手相救。

    他有着自己的任务,要是说因为这个意外事件而影响到自己的任务,就是得不偿失。

    可眼睁睁看着打过交道的江怡就这么落到沈金泉的手中,他也做不到。

    清风客栈。

    最终,楚牧峰还是在江怡的指引下来到了这里。

    这儿是江怡落脚的地方,就算沈金泉爪牙众多,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这里,更不会想到他们要抓的杨四郎,其实是个女的。

    当梳洗一番的江怡再次来到楚牧峰面前时,已经变成了以前的模样。

    “楚科长,今天的事情真是要谢谢你,要不是有你的话,我恐怕就要栽了!”江怡落落大方的表示感谢,眉宇间没有丝毫扭捏的意思。

    “说说吧!”楚牧峰翘着二郎腿,淡淡问道。

    “说什么?”江怡眨了眨眼。

    “说说你怎么会来到保定府,为什么想要刺杀沈金泉,说说你和那个耍耗子的是什么关系?说说赫连夫人怎么没有跟着你过来?”

    楚牧峰一口气问道,眼神直勾勾地盯视过来,看的江怡莫名有些心虚。

    “你……你怎么知道我师父没有跟来?”江怡扬起唇角,带着几分惊讶道。

    “呵呵,那还用说,你师父要是跟来的话,她是绝对不会让你这样做的。说到布局的手段,你差她远得很呢!”

    “她能在北平城轻轻松松布下那样的局,玩弄众人于股掌,你能吗?你要是真有这个能耐的话,今天就不会出现这种危险局面。”楚牧峰毫不客气地一针见血说道。

    江怡面颊瞬间就感觉火辣辣的烫热。

    楚牧峰的话说得没错。

    就今天这种硬碰硬的刺杀行动,赫连夫人一般情况下都是不会做的,因为对她来说刺杀永远都要比骗局来的危险,能不动手就尽量避免。

    可要是说非要动手不可的话,她也会精心布局,会将每个细节都考虑到位,尽量做到万无一失,而不是鲁莽行事。

    要是赫连夫人出手,今天沈金泉必死无疑。

    “我师父她有事去东北了,今天这事是我自己想做的,我承认我的布局是有些疏漏,但你怎么说我和那个耍耗子的有关系呢?”江怡带着几分不解问道。

    “怎么着,难道非要我挑明吗?”楚牧峰嘴角微微一翘,淡然说道。

    “愿闻其详!”江怡点点头,一脸的求知欲。

    “我虽然说不清楚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但你和那个耍耗子的肯定是在布局。耍耗子主要负责吸引宾客们的注意力,尤其是沈金泉的目光,这样一来就没有人会太过留意到你的举动,你也就能更加从容的投掷花枪刺杀。”

    “虽然说你和耍耗子的看似没有多少交流,但你们却还是有些稚嫩。因为你们总是会找机会,偷偷进行眼光交流。”

    “当然关键是,当你出场的时候,我一眼就认出来是你。”

    “你凭什么认出我来的?”江怡满脸愕然,似乎有些不信。

    “凭你的眼睛!”楚牧峰指了指对方双眼说道。

    “江怡,以你的身份在这里扮演杨四郎肯定是有所图谋,再加上那个耍耗子的又时不时看你的眼神行事。你说只要是稍微留心的人,能看不出来破绽吗?也就是今天的宾客没有谁多想,否则你们两个人早就被拆穿。”

    楚牧峰的话说到这里,让江怡不由得深感叹服。

    不愧是被誉为神探的人,竟然只凭着不起眼的小细节就能够推断出这么多东西来,幸好他是友非敌,不然他们两个早就完蛋被抓了。

    江怡有点心虚地低下头。

    “怎么样,江怡,我说对了吧?既然我说对了,那么现在给我说说那个耍耗子的黄小邪和梁忠厚是什么关系吧?”

    楚牧峰这话问出后,刚刚低下脑袋的江怡便猛地抬起来,眼神惊诧。

    “你是怎么知道的?”

    “很难猜吗?”

    楚牧峰不紧不慢地说道:“耍耗子这种戏法可不是谁想就能学会的,要是说没有师父领进门,想要自己琢磨出来,可不是件容易事儿。”

    “黄小邪既然会鼠戏,又出现在沈金泉的府中,还能和你配合着做事,那我只能大胆的猜想,他应该是和耍耗子的梁忠厚有关系。”

    “谁让沈金泉就是梁忠厚的徒弟,又做过那种欺师灭祖的事,还将梁忠厚的闺女给逼死。”

    “要是说黄小邪和梁忠厚没关系的话,他应该不会这样铤而走险来到沈府帮助你的。江怡,我虽然不清楚你和黄小邪是怎么认识的,又怎么会想要帮他除掉沈金泉,但我猜的应该没错吧?”

    江怡这下已经彻底傻眼。

    她是真的被震惊到。

    自己好像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什么话,可楚牧峰呢?竟然只是凭借着这样的细节就推测出来这么多东西,简直真是神了。

    要知道这些情况要是说被沈金泉知道的话,肯定能够顺藤摸瓜,找到黄小邪的下落。

    幸好楚牧峰是个充满正义感的好警员,江怡不由得暗暗庆幸。

    “对,楚科长,你说的没错,黄小邪就是梁忠厚的徒弟,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可以告诉你实情。”

    既然对方如此开诚布公,那江怡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

    “行啊,我听着!”楚牧峰点头道。

    “你既然知道梁忠厚这个名字,那么就肯定是清楚沈金泉做过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儿。就像你说的,沈金泉就是一个无法无天,肆无忌惮,心狠手辣的人!”

    “当初他想要害死师傅梁忠厚,将他打昏推到河里,幸好梁老福大命大,并没有被淹死。”

    “当时我师父正好路过,将梁老救了,不过师父因为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去做,就没有答应梁老立刻帮他报仇的要求。”

    “再说沈金泉那时候已经是搭上了日本人的线,想要杀死他的话是有些难度,所以一来二去,这事就暂时搁置下来。”

    “但这事一直都是梁老的心病。”

    “黄小邪是梁老后来收的关门弟子,当初收他的时候,梁老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黄小邪必须要替他清理门户。”

    “如今梁老已经去世,要不然他要知道自己女儿被沈金泉给逼死,肯定会直接过来找他拼命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江怡略微停顿了下,看到楚牧峰一脸认真的神色后,便继续说道。

    “这次的事情是我和黄小邪来做的,师父给我们说的就是见机行事,事不可为的话不要勉强。”

    “可是黄小邪这个人,十分重情重义,为了完成师父心愿,早就恨不得将沈金泉杀死,又怎么可能说只是见机行事?”

    “所以说我们两个便想要趁着沈金泉给他母亲举办寿诞的时候动手,黄小邪负责吸引人的注意力,我来动手。”

    “至于说到戏班子的那个杨四郎,他已经提前给我迷晕,我是拿着假的举荐信过去的。本来一切都是挺顺利的,谁想到会有意外,竟然没能杀了沈金泉。”

    “也就是沈金泉这个狗贼命不该绝,不然就该被我一枪捅死他!”

    原来如此。

    楚牧峰听到这里,算是弄清楚江怡过来的来龙去脉,原来真的只是想要将沈金泉杀死,而不是说要布局骗钱。

    不该做吗?

    当然应该。

    这也就是梁忠厚去世的早,不然他老人家肯定会更加迫不及待的想杀死这个沈金泉。

    “黄小邪现在人呢?”楚牧峰抬头问道。

    “他应该要回来了!”

    就在江怡话音落地,房门从外面敲响,敲击的声音很有规律,三长两短。

    江怡便要去开门,只是刚迈出去脚步就停了下来,扭头冲着楚牧峰略带迟疑地问道:“是他,我能开门吗?”

    “嗯,开吧!”

    楚牧峰虽然说来到这里,但却是不想要反客为主,挥挥手道。

    那边江怡就将房门打开,黄小邪闪身进来,刚要开口说话,谁想却看到了屋里面多了一个人,顿时满脸戒备。

    ——————————

    努力爆,希望各位书友觉得不错的话,来正版支持下!迫切需要你们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