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七十四章 川哥,你好厉害
    在农村家庭供养这么两个学生,那种难可以想象的到。

    每年的收入全靠老天爷,收成好的时候减去公粮款可能还能剩点,收成不好,可能一年忙下来也就够公粮款甚至还可能欠缺点。

    这种情况下,能够读书就已经是一种幸运,哪里还能顾得上衣着打扮这些东西。

    赵江川也愈发明白为什么自家老爹每年都会回家,也明白了为什么他每年回老家都会拿很多东西。

    如今的农村生活都这么艰辛,父辈那一代的生活想也想的到。

    赵东来三兄弟,到最后只有赵东来一个人读了大学,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供养不起那么多学生。

    想来,赵东来心里也是愧疚的。

    事实上也是如此。

    在某个年代里有句话,就是半大小子吃穷老子。

    光是吃,在那个年代里对一个家庭都是很大的压力,更何况还要同时供养几个学生。

    赵东汉作为一家的老大,在某一年某一天就突然提出了退学,哪怕他的父亲用养牛的鞭子抽的满身是血,也硬是将凳子搬回了家。

    这一切是为什么,赵东来哪里会不明白。

    也正是因为赵东汉的退学,一家人一起努力才把赵东来供养到了大学。

    念了学,分配了工作,也才算是出人头地。

    所以赵东来才会每年都回老家,每年哪怕再折腾也要带上很多东西,那除了是他的心意,也更是他的歉意。

    如果没有当年赵东汉的主动退学,家里能不能把他供养下去,还是两说。

    这份歉意,赵江川过去无法理解,只是如今的他一看就能看出很多东西,所以对于自家这两个堂兄妹,也会有一种怜惜。

    “川哥,你好厉害啊,居然还会开车。”

    赵凤枝的性子比较活泼,在发现赵江川没有了往年的那种冷漠后,就表现的越来越亲热。

    一口一个川哥叫着,表现的也像个好奇宝宝。

    在提到车的时候,眼神里的好奇和跃跃欲试,根本就不懂遮掩。

    很难想象,这么一个十七岁的姑娘,情商可能还没有后世一些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更有心机。

    赵江南也好不到哪里去,尽管一直没有开口,但在看着那辆停在不远处的奥迪100时,眼神里也满是羡慕和热切。

    明显的,这两个半大的家伙想去体验一下坐小汽车的感觉。

    赵江川这种都快成精的家伙,又有什么东西能瞒过他的眼睛,在好笑之余又多少有些同情。

    “江南,凤枝,村里也没啥好玩的,要不咱们开车出去转转?”

    赵江川开口了,这一开口,就让赵凤枝激动的脸都红了。

    她只是想去那辆车上看看里面是什么样子,要是能坐进去体验一下就更好了,可哪会想到赵江川居然会说要开车带他们去转转。

    坐小轿车哎!

    平时能蹭个拖拉机去学校,都还得碰到刚好人家没拉货,这回居然能体验一把小轿车的感觉。

    赵凤枝激动的话都快说不完整了。

    不过她也多少是知道轻重的人,小轿车这东西那得多贵重,万一磕着碰着….

    “川….川哥、这不…不太好吧?”

    赵江南到底年龄大一些,哪怕也有些跃跃欲试,也是开口劝着说。

    “小川,一会就吃饭了,就不出去转了吧!”

    “没事,咱们跟我大伯说下,早上就不在家吃了,上午咱们去城里转转去。”

    赵江川已经打定了注意,他想带着自家这对堂兄妹出去转转,作为过来人,他很清楚一件事。

    那就是,贫穷带来的不仅仅是贫穷,在贫穷的时候也很容易限制一个人的智商。

    简单来说,就是贫穷会限制一个人的想象力和魄力,他不想自己赵家的人会因为贫穷而被上了枷锁。

    以赵江川在家里隐隐约约上升的地位,要开车带自家堂兄妹出去兜兜风还不是小事一桩。

    赵东来也乐得这些后辈打成一片,打个眼色制止了想说些什么的赵东汉,就算是同意了。

    赵凤枝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她还会有坐小汽车的机会,那柔软的座椅,比他们家里铺了稻草的床还柔软。

    车开起来不光跑得快,还没有拖拉机那种吵到话都听不清的突突声,更没有那种走到差路能把人胃都颠簸出来的震动。

    赵江南则没有那么多感受,他只感觉很紧张,车里面的装饰一看都是很新的,他小心翼翼生怕不小心把哪里给刮花了。

    直到…..

    半个小时以后。

    “呜呜呜….”

    “呜呜呜……”

    赵家庄距离开封有两百多里,开车的话,也就是一个小时左右就能赶到。

    只是路还没走到一半,赵江南兄妹就坐不住了,两个人一前一后几乎同时呜咽出声。可除了古怪的呜呜之外,两个人却愣是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两个人晕车了。

    赵江川在意识到这点后就赶紧将车停了下来,哪怕是他也没有预料到会碰到这种不是意外的意外。

    “哇哇…..”

    “哇哇….”

    一阵稀里哗啦的呕吐,赵凤枝只差没把隔夜饭给吐出来,那种眩晕和恶心的反应,让她根本就停不下来。

    赵江南更惨,连续的呕吐让他的脸都开始发白,可尽管能吐的东西都吐光了,那种恶心的感觉还是没有完全消失。

    赵江川既是无奈又是哭笑不得,他真没想到,这才走了五十公里,就能让两人晕成这样。

    现在兜风不成,明显成害人受罪了。

    眼看两人吐得一时半会停不下来,赵江川只好把车暂时熄火,顺手从副驾的储物箱拿出一包烟打开,靠到车上腾云驾雾起来。

    不久前下过一场大雪的缘故,四野白茫茫一片,除了大路上车来车往没有太多积雪,到处都被覆盖在银色之下。

    偶尔有从白雪之中冒出的绿意,那是最适合生长在北方的麦苗。

    赵江川靠着车上,一边抽烟,一边欣赏着这北方特有的农村景色,如果不是偶尔传来两声不合时宜的呕吐声,绝对算得上是心旷神怡。

    终于,呕吐的声音停止了。

    在两人将胃里所有的东西都倒光以后,那种反胃的感觉总算下去不少。

    赵凤枝接过赵江川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嘴,然后冒出了一句让赵江川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话。

    “川哥,你好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