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七十一章 买车
    站在赵江川的立场,其实能够明白自家老爹心里是咋想的。

    如果是他从外地回来,他也肯定会从外地专门给自家父母带一点当地的特产,哪怕这个特产在哪里都能买到。

    这跟东西没有关系,只是一种心意,一种最质朴的心意。

    但他也能够理解自家母亲的怨念。、

    每年都从鹭岛几千里路大包小包的拿到河南,几千里路奔波不说,光是挤火车被人嫌弃的那种眼神,就让人受不了。

    何况还要拿那么远的路程,这样每年都来回折腾,谁心里都会有怨言。

    “赵东来,我跟你说,你今年要是再拿那么多东西,我….我今年就不去了。”

    黄雅娟急了,年年如此,偏偏又是一点无关紧要的事情,干脆一急之下就用上了逼宫的办法。

    赵东来倒好,平时什么事情他都能让这黄雅娟,只是这件事他却怎么也寸步不让。

    “我还就是要拿这么多东西了,你不回试试看。”

    一旁的赵江川坐不住了。

    眼看事情再发展下去,没准就变成一场战争,他哪里敢任由其发展。

    “爹,妈,这大年三十的,你们还吵,多不好啊,不就这么点小事嘛。”

    儿子一发言,黄雅娟就像有了外援。

    她立马拉着赵江川委屈道:“小川,你来评评理,你爹这个死脑筋的是不是不会拐弯,这东西到哪里买不是一样,非要在这里买….”

    不等黄雅娟继续说下去,赵东来也不干了。

    “怎么是我死脑筋了,这东南买的茶叶能跟河南买的茶叶一样?武夷山的茶叶难道还能长到河南去?

    还有这桂圆,你什么时候听过河南产桂圆了?”

    “我又没说不买,咱到那边城里买不是一样么?”

    …….

    全是鸡毛蒜皮的事。

    可就是这点鸡毛蒜皮的事,两个人又开始了。

    “妈,你们别吵了,不就这点小事么….”

    “怎么是小事了?”

    两口子异口同声道,那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个叛徒。

    没办法,赵江川这回只能当叛徒,谁让这俩人啊,他那是一个都惹不起。

    “要不,咱们去买辆车?”

    赵东来不吱声了,黄雅娟也傻眼了。

    俩人吵翻天,还不是因为东西太多不好拿,毕竟几千里路,还要大包小包赶火车,那得多难受谁都知道。

    可如果有一辆车,那不就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买车,买一辆自己的车。

    可以说,在九十年代里,有一辆自己的车绝对要比买一套房更有诱惑。

    一部小轿车,绝对是身份和财富的象征,可要比那只能自己看的房子要有价值的多。

    只不过,买车这种事赵东来平时连想都不敢想。

    不对,或者说只敢想想。

    平时单位的领导都是骑自行车上班,他一个小小的科长要是敢买车,那不纯粹是作死。

    最终要的是,他自己也心虚啊。

    可如今就不同。

    贪污的那些钱全被赵江川给缴了上去,现在谁不知道赵东来同志是鹭岛市最刚正不阿的干部。

    毕竟鹭岛就这么大,体制内的事情又传的飞快,自己举报自己,这么奇葩的事情早传遍了整个鹭岛。

    所以,赵东来一听买车,立马心动了。

    是啊,家里还有七十万,这么多的钱干嘛不买辆车呢,这可都是光明正大可以花的钱啊。

    黄雅娟的一颗心也是砰砰直跳,有一辆自己的车,光是想想她就激动的不行。

    四个轮子和两个轮子的,傻子都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只是…..

    “买车,你们会开么?”

    黄雅娟这句话,就像是一盆冷水,把赵东来给浇的是哇凉哇凉的。

    特么的,买车还得会开车,可他连小轿车坐的次数都能数过来,除了会开自行车,会开个屁的小轿车。

    可就在这时,就在赵东来像个泄气的皮球时。

    赵江川鸡贼一笑,惦着脸说:“我爹不会,我会啊。”

    我会啊。

    三个字,让已经放弃了的三个字涌起了无限的希望。

    至于赵江川为什么会开车,赵东来两口子根本就没问,在他们的认识里,既然赵江川会特异功能,那他就是说他会飞,可能他们也就是惊讶一下。

    会开车这种小儿科,那还不是再正常不过。

    每每想起灵机一动整了个气功师身份,赵江川都暗赞自己的机智。

    从那次以后,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在家里的地位明显提升,甚至很多事情他都有了话语权。

    像以前他要是出去浪一天不着家,回家肯定会被自家爹妈盘问跑哪了,甚至有时候还会被臭骂一顿。

    现在可好,就是他出去浪两天,回来也就问一句吃饭了没。

    至于他一些习惯性的行为动作,赵东来两口子也是见怪不怪了,甚至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而这一切,可都是托了他是气功师的那个隐藏身份。

    陆地真仙嘛,那会什么有什么奇怪的。

    直到….

    赵江川试车的时候。

    他发现,好像开车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全是手动挡不说,方向盘还在左侧。

    早已经习惯了自动挡和智能驾驶的他,简直是一脸懵逼,经常忘记挂挡不说,还老师不由自主就把车当成右边驾驶位给开了起来。

    毕竟,他最早的时候开车都是在英国,后来到美国和加拿大都是何天涯当司机。

    “小川,你确定你真的会开车?”

    黄雅娟满脸的疑惑,赵东来虽然没说话,可那眼神摆明也是在质疑他会不会开车。

    就连汽车销售部的人员,都是满脸的怀疑和紧张,生怕眼前这个开的歪歪扭扭的家伙把他们家车给撞了。

    这种情况下,黄雅娟那是说什么也不肯上赵江川的车,赵东来头也是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俩人明显都是对赵江川的开车技术不放心。

    赵江川满脑子的黑线。

    尴尬,说不上来的尴尬。

    哪怕脸皮厚如赵江川,在摆了这么大个乌龙后,也有一种心虚的感觉。

    “其实这位小兄弟开车并没什么太大的问题,是不是以前在欧洲国家学的车,我觉得他只要适应下驾驶位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说话的人是汽车销售部的陪驾,虽然话里的意思有为赵江川说好话的嫌疑,但也算是实话实说。

    赵东来两口子可不这么想。

    欧洲?

    见鬼的欧洲。

    自家儿子去过哪里他们还不是心知肚明。

    第一次的,他们有些怀疑气功师也不是无所不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