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六十七章 赵姓名江川
    张华心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特么不是废话么!

    买的人多价格自然会涨,卖的人多价格自然会跌。

    简单的供需关系。

    张华哪怕没学过那么多市场专业知识,但社会这个大学中领悟到的东西,可能很多真正的专业研究者都未必比他更明白。

    只是应该没这么简单吧?

    接着,张华就看到了赵江川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神。

    张华心里一突,果然没那么简单。

    不对….

    刚才这小子说的是,买的资金多了就涨了,跌是因为买的人多了。

    到底是卖的人多了还是买的人多了?

    张华有些不确定了。

    如果是前者的话那也太简单了吧,可如果是后者……

    张华全身一抖。

    他终于明白赵江川说的到底是买还是卖了,只是这一买一卖之间所包含的意义,让他这个老江湖都深感震动。

    赵江川用的是普通话。

    只不过他的普通话多少有一点异样的味道,跟常见的东南口音不同,似乎带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强调。

    所以一开始,张华并没有注意到买和卖的区别。

    但在意识到这一点后,张华就知道,赵江川说的是买而非卖。

    毕竟,买和卖的发音还是有所出入的。

    买的人太多了,所以跌了!

    张华越咀嚼这句话,就越感到震惊。

    作为一个生意人,张华很清楚什么叫做低买高卖,也很清楚什么叫做物以稀为贵。

    但他更知道,这些都是假象。

    就像他当年参与的君子兰市场,一盆君子兰被卖到上百万,还不是因为买的人太多了。

    什么狗屁花中君子,什么名字响亮,观赏价值高,这些还不都是有心人故意炒出来的。

    但它核心的魅力在于,巨大的市场潜力。

    只不过,这个所谓的市场,都是人做出来的。

    张华早就认识到,所谓的人人平等,财富平均,从来就是一个笑话。

    人类的本性注定了社会永远都只能是金字塔形态。

    或者说,不公平才是公平最好的体现。

    因为,事实早已证明,在真正的关键节点上,只有少数人才是对的,而那些把别人都挂在嘴边的人,从来都只是羊罢了。

    不是肥羊的羊。

    是被人牵着鼻子走的羊,是有领头的就会跟着走的羊,也可以说,大多数人都是等待着被剪羊毛的羊。

    买与卖,卖与买。

    “哎….”

    张华忍不住长叹一声。

    他这个老江湖居然都没有看透啊。

    在张华的一声长叹之时,赵江川就知道张华已经明白了,不过赵江川也没有什么趁胜追击的打算,他的目的又不是来这里卖弄什么学识的。

    “零和游戏下的本质,就是你死我活,在这个本质下,除了资本和利益是真的,其他什么都是虚的。

    都说时势造英雄,但事实上从来都是英雄造时势,不知道张老板有没有兴趣做那个造时势的人?”

    张华暗道一声,重头戏来了。

    零和游戏是什么,张华没听过,但他早就猜到赵江川跟他说这么多,肯定有什么目的,如今恐怕是要揭晓答案的时候了。

    只不过,张华又不是什么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热血青年,他怎么可能被赵江川几句话就给蛊惑了。

    “英雄造时势,时势造英雄,恐怕只有小兄弟这种人中龙凤才敢说出这样的话了。张某知道自己的斤两,哪里有什么资格做那个造势的人。无非是顺势而为混一口饭吃罢了。

    小兄弟你有什么话呢,也不妨直说,张某人洗耳恭听就是了。”

    “啪啪啪….”

    赵江川将手中的茶杯放下,抬起手用了的拍了几声,并且毫不吝啬的赞叹道。

    “好一个顺势而为!”

    在张华不明就里的眼神中,赵江川继续道。

    “你知道杰西.李佛摩尔是如何在九天的时间赚到一亿美金的么?”

    也不等张华回答。

    赵江川自顾自的说:“就是顺势而为,盈利加仓,让利润无限的放大再放大。”

    张华一时有些不相信,他忍不住瞪大眼睛问:“就这么简单?”

    事实上,就是这么简单。

    只不过,赵江川在心里默默补充了句,可惜他也不是造势的那个人。

    谈话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再兜圈子的必要,该做的铺垫都已经做了,互相的试探也都试探过。

    两个人都知道,接下来就要进入重点了。

    赵江川也不是拖泥带水的人,既然现在对话的主动权已经在他手里,他估计着张华消化了所有的信息后,就开始直奔主题。

    “张老板,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这次来呢,本来是打算平仓出金的,毕竟你这里的池子太小了,不过我考虑一番,又改变了注意。”

    张华静静的听着,没说话。

    哪怕赵江川说他这里池子小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反驳。

    一番机锋针对下,他早已经认识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绝非池中之物,很多东西看的比他这种老江湖还透彻,透彻的让他都忍不住寒气直冒。

    得有看的多清楚才能说出那句因为买的人多价格才会跌,要什么样的格局才敢说出那句英雄造时势。

    这一切,张华心里都是有数的。

    所以,他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的等待下文。

    “张老板,你应该清楚我的身份,有些事情呢,我自己是不方便有太大动作的,但是你不同,你的对赌行在咱们鹭岛那是出了名的。

    所以呢,我考虑一番后,希望跟你合作,这样就可以帮我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赵江川这话说的很直白,直白到谁都能听出这句话的意思。

    当然,这也算是他在合作之前拿出的诚意,没有任何弯弯道道才是最好的诚意。

    只是,张华仍旧是想偏了。

    他觉得,赵江川所说的身份是那个子虚乌有的局长儿子身份。

    有了这一层身份的代入,张华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也觉得一切都合情合理了。

    只不过他更知道,合作的前提是知根知底,特别是跟这种有六扇门背景的人合作,稍有不慎可能就是被人吃的渣滓都不剩。

    如果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那还谈什么合作。

    “小兄弟,冒昧问下,不知道方不方便说下高姓大名啊。”

    赵江川笑了笑。

    张华能猜到他用的假名不奇怪,要是连他用假名都判断不出来那才奇怪。

    只是合作自然要有一定的公平性,要是连名字都不敢说,那恐怕就是能合作也不会是长远之计。

    他龇牙一笑道:

    “高姓不敢当,赵姓,名江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