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六十六章 买的人太多了
    五百亿,还是美金。

    张华有一种荒诞的不真实感。

    这种连想都无法想象的数字,这种堪比一个国家每年财政收入的恐怖数字,不光运气赚不到,内幕消息也绝对做不到。

    因为,哪怕是一国总统,把消息偷偷告诉别人,也不可能所有的钱都被一个人赚去。

    这种几何倍率的利润率,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理解范围。

    但张华并没有怀疑赵江川所言的真假,他知道这一切应该都是真的,这么厉害的人物,如此恐怖的财富,那只要稍微打听下就一定会打听出来。

    赵江川没必要说一个随便就戳破的谎话。

    没来由的,张华在心中把赵江川放到了一个平等的位置上,第一次打心眼里没有了那种年龄所带来的忽视。

    没有说一个不字,却把他之前说的话全盘反驳掉,这种逻辑预言组织能力,哪怕是他可能都做不到。

    最重要的是,张华知道,现在赵江川所说的一切只是开场白罢了。

    反派,总是死于话多。

    如果一个愚笨的人,这个时候可能会反驳,那怎么可能;

    如果一个稍微聪明的人,这时候可能会追问,他怎么做到的。

    但张华什么都没说。

    他是聪明人,聪明人最擅长的不是让别人看到他的聪明,而是能够接受自己的无知,在不明白的时候,保持缄默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张华在等。

    赵江川绕了这么大的圈子肯定不是来给他讲故事的,他在等赵江川说出他真正的目的,他在等赵江川告诉他为什么。

    想做到快容易,想做到慢却不容易。

    等待,看似平平无奇,但能够做到耐心等待,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特别是,当一个人心中充满好奇的时候,等待中的每一秒都会变得非常漫长。

    只是赵江川和张华似乎都有很好的耐心,一个话说了半截就没有再说,一个听得好奇不已,却也没有追问。

    两个人就像没事人一样,继续泡起了茶来。

    东南人喝茶有所讲究。

    冬天喝红茶,夏季喝清茶。

    最擅长的则是功夫茶。

    以张华的身家,用的茶具自然不差,一把有些年头的紫砂壶,颜色有些深,乌黑的颜色显然长期浸泡在茶水中。

    一冲一炮。

    一杯茶下去,就再续一杯。

    直到将第二杯茶喝完,张华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紫砂壶已经到了赵江川手里。

    赵江川拿着茶壶娴熟的冲泡着茶水,那娴云流水的动作,似乎具有一种美感,让张华不由呆了。

    倒不是张华爱上了赵江川。

    他发现,不知不觉中,赵江川居然反客为主了,整个办公室里似乎变成了赵江川的主场不说。

    诺达的办公室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非常安静,他这个真正的主人,倒似乎成了一个外来客。

    不震惊是不可能的。

    张华太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一种气场,一种无声无息中能够影响别人一举一动的气场。

    但能够拥有气场的人那个不是身居高位,张华也就在省级别一把手二把手身上才见识过这种气场。

    可偏偏,眼前这个嘴上连几根毛都没有的家伙,居然不知不觉中就影响到了别人。

    办公室里的悄然无声,就是最好的证明。

    甚至连他自己,也是发觉茶壶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赵江川手里时,才发觉自己的心神已经被这个年轻人给牵着走了。

    这意味着,两个人谈话的主动权,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赵江川手里。

    张华很不习惯,被一个小家伙莫名其妙的占据了主动权,他心里有多腻歪有多腻歪。

    最重要的是,他知道赵江川跟他在这里扯淡肯定有什么目的,他不想被人牵着鼻子一步一步走下去。

    可就在这时,就在张华准备打破这种宁静时,赵江川再次开口了。

    “张叔,你也是金融业的前辈了,不知道你对股票期货的涨跌有什么看法?嗯,就说股票吧,不知道你觉得它们为什么会涨也会跌?”

    再次跳频。

    张华有一种想骂娘的冲动。

    他已经猜了无数次,愣是没猜到赵江川跟他在这扯淡的目的是什么,更不知道这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可这个问题他又不好不回答,那一个张叔,那一个也是和前辈,愣是把他逼得根本就没办法不回答。

    可偏偏,这个问题他根本就回答不上来。

    张华有些憋屈。

    特么的,老子要是知道为什么会涨,还会被你小子赚走这么多钱?

    也许一般人被赵江川这么一挤兑,就会忍不住说上几句自己的看法,毕竟赵江川的话看似是在求教,但谁都能听出他的语气可不是那么回事。

    只是张华终究非常人,他很清楚,随便乱说话,除了自取难堪外根本就不会有别的可能。

    只有一些白痴,才会在什么都没弄懂之前,就自作聪明的以为什么都知道。

    这小子能这么问,明显是有目的的,他不想平白被人看低了。

    所以张华不光没回答,反而自嘲道:“前辈不敢当,我张某人无法是比小兄弟多吃了几年饭罢了。

    我要是知道这些东西是怎么涨跌的,哪里还会被小兄弟你赚走这么多钱。你说说,

    这什么证券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今天涨明天跌的,简直一点规律都没有,小兄弟你能赚这么多钱,肯定是知道的吧。”

    赵江川笑了。

    跟张华这种老江湖聊天真的很有意思。

    看似张华的话里是在贬低自己抬高他赵江川,但这顶高帽子下来,摆明了是再反问他。

    而他,根本就没法不回答。

    如果答的让张华满意还好说,如果稍有瑕疵,那他之前苦心营造的主动权就被张华又夺回去了。

    那样的话,可是很不利于他的那个目的。

    只是张华可能想不到,他的反问,其实都是赵江川故意设计让他问的。

    一问一答,一请教一指教,可不仅仅只是问与答那么简单。

    至于赵江川不会会答错,或者让张华不服气,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了。

    “知道说不上吧,就说说我自己的一点看法。

    涨,那是因为买的资金多。

    跌么,那肯定是买的人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