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六十四章 看法
    张华嘴里全是苦涩。

    赵江川四十手多单叠加产生的利润,再加上本金几乎有六百五十万之巨。

    哪怕他心里已经早有了准备,但事到临头后还是一阵阵的心痛。

    六百五十万,不是一个小数目啊。

    如果将这笔钱兑付出去的话,他虽说没有破产,可能够弄到的现金基本上都得扔出去,那其实跟破产已经没什么区别。

    如今的张华哪里还会不知道,赵江川根本就不是他想象中的肥羊,他这个倒霉蛋才真是那只肥羊。

    可偏偏,还是他自己屁颠屁颠送上去门去的。

    所以张华很为难,也很不甘心,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不愿意讲这笔钱给别人。

    或者说,又有谁愿意将自己的身家全部拱手让人。

    赵江川似笑非笑的看着张华,他选择在今天来了解头寸,自然是计算的,以他的估计,张华的总资产约莫就是千万。

    但那些固定资产和流动资金完全是两个概念,所以他能够体会到张华此时的为难。

    给,还是不给?

    张华在考虑这个问题,赵江川也在翘首以待。

    “哎…”

    张华一声长叹。

    这一声叹息感慨万千,这一声长叹有着浓浓的失落和心灰意冷,因为这一声长叹也意味着他做出了决定。

    可这个决定,确实那么的沉重,沉重到他忽然有一种老了的感觉。

    只是张华终非一般人,在明白如今已经到了风险必须处置的时候,后悔之余有又一丝庆幸。

    至少,现在的风险还在他的承受范围内,否则再拖延下去,天知道会不会把自己给害死。

    当想明白之后,张华反而真放下了。

    “小兄弟,你就不用谦虚了,我张某人也是风里来雨里去二十多年的人,现在要是再不明白不就是傻子了。

    我张某人很少服人,但对小兄弟是真的佩服。

    如此年纪就能面对大几百万财富面不改色,这种修养,我张某人自认为做不到。

    不过六百多万不是一笔小数目,你先坐着喝茶,我让交易部那边核算下你账户上的总资产,然后等下午把钱凑齐了就给你转过去。

    你看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

    正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谁都爱听马屁,哪怕赵江川也不是例外,张华这一番话自然说的他心里很是舒坦。

    最重要的是,张华没有让他失望,在张华那一声长叹时,他就知道张华做出了什么样的选择。

    直到这一刻,赵江川才算把张华放到了眼里。

    五十岁左右,两鬓有些斑白,额头上也有不少的皱纹,显然一辈子也是经过不少的大事。

    但眼神很有光,整个人的精气神很饱满,似乎可以随时保持最巅峰的状态。

    哪怕是这次一回亏损了六百多万,也没有因此而心灰意冷。

    显然,意志很坚定。

    涵养也算很好。

    哪怕赵江川从他这里赚走了七百多万,张华也没有黑着脸什么的,甚至也没有做什么小动作,这点非常难得。

    综合来说,张华自身素质很高,心气也够大,能够有今天这种成就绝非偶然。

    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直面六百多万的巨亏,赵江川很清楚,这种程度的亏损,以张华的身家,换了一般人恐怕精气神都会崩掉。

    这种程度的亏损,亏掉的从来都不仅仅是金钱那么简单。

    所以赵江川还算满意,简单来说,张华算是勉强通过了他的初次考验。

    对赌行的账目就那么多,没过多久,交易部就将赵江川的账户总资产给清算出来。

    “张总,这位莫少的账户盈利是六百四十万,加上账户之前的资金,一共是六百六十八万。”

    张华点点头没说什么,他朝着财务说。

    “小王,你把咱们公司账面上的资金盘点下,要是不够的话我下午再想办法。”

    一切都进行的有条不紊,赵江川喝着茶静静的看着张华安排着,他也从一些信息里得多了更多了判断。

    所以,他更加满意了。

    半个小时后。

    “小兄弟,钱呢凑得差不多了,不过还是差个三十几万,毕竟六百多万也不是小数,平时也没准备这么多钱。

    你看这样行不,咱们现在先去银行把大头先转了,剩下的三十几万呢,最迟我明天下午前一定给你转过去。”

    到了这种地步,张华自然没必要玩什么花样,银行就那么远,如果他玩花样立马就被拆穿了。

    这种老江湖,自然不会在这种节骨眼上搞什么小动作。

    赵江川笑了笑。

    他端起一杯茶轻轻抿了一口说:“张老板,转账的事先不着急,咱们先喝茶。”

    不急?

    你不急我急个屁。

    张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丫的,他就没见过这么不把钱当钱的主。

    不过张华也看出来了,赵江川这明显是有话要说,只是这小子漫不经心的样子,让他也不知道该佩服还是该骂人。

    平时哪个人要账不是火急火燎的,这小子倒好,慢条斯理的样子似乎根本就没把那几百万放在眼里。

    只是,赵江川不开口,张华就只能干瞪眼,那种心理上的反差甚至让他有了一种错觉。

    就像是,要钱的那个人是他一样。

    一壶茶冲两泡。

    整整又续了三杯茶水后,一直按兵不动的赵家川开口了。

    “张老板,能不能说说你对金融市场有什么看法?”

    对金融市场有什么看法?

    张华愣了下,他没想到等了半天,居然会等来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金融市场的看法,还特么能有什么看法。

    不就是跟赌场一样,十个赌九个输,到最后能留住裤衩出去就算不错的了。

    什么狗屁股票投资,全是忽悠人的,赚的公司股价跌的跟狗一样,亏钱的该涨照样涨。

    什么期货报纸,各种好处说的天花乱坠,但该亏钱还不是照样亏的稀里哗啦。

    除了银行,那都是套路,能骗一个是一个。

    只是张华也知道,赵江川这么问肯定有他的深意,绝对不会像他想的这么简单。

    可如果不是赌场的话,张华发现,他似乎根本就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

    很突然的,张华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他好歹也是从事金融业的人,可当真去思考金融市场是什么的时候,他居然连答都答不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