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六十二章 受益匪浅
    张华的脸黑了。

    谁都知道,要想赚一笔大钱,就必须得先赚一笔小钱。

    这根本就是一句废话。

    特么的,这小子耍我呢。

    暗骂不已的张华没注意到,在他黑着脸的时候,赵江川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失望。

    因为,赵江川说的这句话虽然是废话,但却也是大实话。

    甚至可以说,这句话是赵江川用了无数的心血和金钱买到的真理,一种在金融市场交易下的真理。

    但明显的,张华并没有理解这句话包含着什么样的涵义。

    也许是因为太平常,也许是因为太简单,也或者是因为谁都明白。

    所以张华的第一反应就是,赵江川是在耍他,可能换成任何人,都会有张华一样的想法。

    既然谁都明白的东西,那当然是毫无价值的废话了。

    但张华没有意识到,明白一样东西,从来就不代表能够做到。

    在本能和长期形成的思维意识之下,那种本能产生的潜意识,足以改变任何人在理智下明白的东西。

    而人类最擅长的,莫过于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赵江川这种人那是无利不起早,没有一些特别的原因,他肯定不会把自己懂得的东西告诉别人。

    哪怕这些东西,在别人眼里可能是废话。

    他肯对张华吐露一些东西,自然是有着他的目的。

    人本无罪,怀璧其罪。

    作为有着两世经验,前世又站在这个世界资本市场顶尖一列,赵江川很清楚一件事,资本市场之下,那种看不见的各种杀机远远超越普通人的想象。

    外部的、内部的,能看见的看不见的,在那令人疯狂的财富背后,通常都埋藏着各种无法想象的危机。

    或者说,巨额的财富带来的永远不会只是享受,在拥有巨额财富的时候,必然会成为群狼环视的肥肉。

    沈万三、胡雪岩这种红顶商人不说。

    哪怕只有短短一百多年历史的金融市场,那些曾经名噪一时或者声名大振的人物中,都几乎没有一个能够有好下场。

    杰西、李佛摩尔,威廉、江恩等等国外叫的上名字的投机大师,似乎最后都走到了一条无法回头的路上。

    表面看,这些一代投机大师都是因为死于交易。

    但赵江川明白,到了那种地步,又怎么可能仅仅只是亏损。

    以杰西、李佛摩尔来说,在他的巅峰时期,仅仅一年就赚到一亿美金的财富,整个美国的经济都被他打入到了地狱。

    而那时候的美国国民总收入一年也就42亿,甚至逼得罗斯福都不得不亲自找他谈话,那具有多大的分量可想而知。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传奇人物,最终还是走到了死亡的道路上,不得不得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早年赵江川也认为杰西的失败可能是因为心态崩溃导致投机失败,但当他走的越来越高后,就明白,到了那种位置,亏损根本就不仅仅是交易决定的了。

    财富可以通神,但财富也可以杀人。

    这是一把双刃剑,当一个人掌握了巨额财富又没有充足的背景时,就必然会遭遇各种各样的狙击。

    这个狙击包括,常规市场中的财团联合狙击,一国政府直接进行狙杀,甚至还会有各种非常规狙杀。

    而那些能够百年长盛不衰的财团或者世家背后,都有着各种各样的政治背景。

    这也是赵江川为什么会冒天下之大不韪从老毛子那里偷偷买了一颗核弹,当时的他就是希望掌握一种终极力量,可以让那些觊觎着有所忌惮。

    只是他终究小觑了财富的魅力,当他将手伸进能源领域想购买沙特阿美即将IPO的部分股份时,被狙击在了沙特大沙漠内,逼得他不得不投放了那颗天女散花。

    能够被核弹炸重生,那是命运眷恋。

    赵江川可不敢保证他再死一会还能够重生,他什么都可以赌一次,但这真的不行。

    所以,在财富开始快速增长后,赵江川就不得不未雨绸缪。

    因为,如果说全球资本市场是各国政府背后较力的话,那华国市场就是那些大佬背后的互相博弈。

    而在博弈之外和博弈之中,死于国内市场的一代传奇可不在少数。

    权利倾扎和暗枪射杀,光是赵江川知道的都不下十起,他可不想早早就暴露出去,被人狙杀在成长阶段。

    更甚者,在赵江川眼里,国内的资本市场就是自家开的屠宰场,没有过硬的背景,光有钱一点卵用都没。

    没钱还好,有点钱没背景的话就得早晚成别人收割的韭菜。

    但市场的存量就那么大,国内目前的市场刚起步,一旦他积累的资本过多,就必然会留下蛛丝马迹。

    无论是银行走账或者是证券市场的头寸,长此以往下去,他将必然会暴露在有心人的眼皮之下。

    到那时候,他除了老老实实当韭菜之外,不会有第二个结果。

    所以赵江川不得不考虑该如何隐藏自己,而张华无疑是一个很好的代理人。

    张华能够将对赌行开到万邦的楼上,手眼通天说不上,但肯定多少会有一点人脉,并且还有一点,张华在金融市场混了两年多,有心人知道他的应该早就知道了。

    而浙东人又善于抱团结帮,有着浙东商人的身份,很多事情交给张华办的话,就会剩下不少的麻烦。

    只不过,和张华合作容易,天下熙攘利来利往,只要和他摊开了说就行。

    但从长远考虑的话,就另一说了。

    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如果张华的格局不够,那他根本就没有合作的资格。

    所以赵江川先对张华进行了一番试探,他废话的实话全部是在考验张华到底堪不堪大用。

    只是明显的,赵江川失望了、

    张华的格局仍然在对赌行里,他根本就无法理解那句废话的意思,他的格局被局限在一个很小的空间里。

    赵江川不仅一叹,看来他得浪费更多的精力了。

    对赌行里的六百来万资金,加上他后来在万邦证券加仓的总利润,总资金几乎接近千万。

    这么大的资金,他不得不考虑该怎么继续分散了。

    不然一千万资金砸下去,以目前国债上平均每天就两个亿左右的成交量,天知道这颗石子下去会产生什么连锁反应。

    可就在这时,就在赵江川张口准备让张华帮他平仓转账的时候,张华开口了。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小兄弟,谢谢你了,张某受益匪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