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六十一章 如何赚大钱
    白驹过隙一词说明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在街头家家户户开始张灯结彩中,1995年的春节即将到来。

    腊月二十九个,距离除夕还有一天的时间。

    “啪啪啪…”

    “咚咚咚…”

    随处可闻的鞭炮声,那阵阵的硝烟味,孩子们脸上的笑容,让年的味道越来越重。

    过年,总是令人欢快的。

    在华国几千年来最重要的节日即将到来之际,总会充满着欢乐和期待。

    但对于张华来说,最近他的每一天都在过年。

    不过,同样都是年,张华的这个年则是度日如年的那个年。

    因为,在最近的半个月里,张华的公司出现了巨大的亏损,这笔亏损大到了张华难以接受的地步。

    对赌行,赚的是客户的亏损和交易中产生的手续费,从理论上来说,对赌行根本就不存在亏损的风险。

    但事实上,这个世上从来就没有什么稳赚不赔的买卖。

    而这一切,都是源自于国债市场这十五天的行情。

    谁都没有想到,一向以稳健著称的国债会走出了令人疯狂的暴涨行情,短短十五天的时间里,国债主力合约323,就有元的价格上涨至128元的价格。

    十四个点的价差,意味着什么再清楚不过。

    一个点一万块,十四个点就是整整十四万的盈亏。

    可偏偏,张华的公司有人一直持有了整整四十手的多头头寸,也正是这四十手的多头头寸,让张华知道是什么叫度日如年。

    整整四十张多单合约,接近六百万的利润,已经远远超过了其他客户的亏损和手续费总和。

    这所有的利润加起来,也仅仅勉强够那四十张合约的亏损零头罢了。

    这就意味着,其他的五百万,如果客户要兑付,就需要张华的公司来拿出这笔钱了。

    仅仅十五天的时间,就亏损了如此一笔巨款,张华的心情可想而知。

    他每天都在盼着国债的价格能够回落下来,毕竟市场从来就没有只涨不跌的,涨了这么多总该会有个头。

    可结果却让他非常失望,失望中又有着说不出来的后悔。

    国债的价格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一路横推向上,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国债价格一天天上涨到128元。

    连续的上涨和巨大的亏损,让张华忍不住怀疑国债到底还会不会见顶,可潜意识又在告诉他,永远不会有只涨不跌的行情。

    所以,张华非常纠结,几乎每一天都是在纠结中度过。

    他在纠结要不要将这四十手头寸的资金报入进场内,又在纠结如果涨这么多去报入场内,那他的亏损就再也赚不回来了。

    这种反复的纠结,让张华觉得每一天都是那么难熬。

    这种情况下,他心中的后悔可想而知。

    特别是张华一想到为了让赵江川做多还费尽了心思,他就忍不住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

    张华不禁有些怀疑自己的智商是不是降低了,不然为什么当初会把那小子当成肥羊。

    现在可好,他自己反倒成了送上门的肥羊。

    不到九点开市的时间,张华就早早赶到了公司。

    腊月二十九,已经是证券市场年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而这一个交易日也是张华唯一的希望。

    因为,按照华国人的习惯,年前都习惯收账和清账,所以张华现在最怕的就是赵江川来平仓了解头寸。

    如果赵江川将那四十手多头兑付的话,张华就得拿出大几百万的真金白银兑付出去。

    一想到短短时间就亏损了近六百万,加上那小子之前拿走的一百万,张华的心都痛到有些抽搐。

    七百万啊。

    哪怕张华是风雨里走过来的人,也经不起这么短的时间就丢出去这么多钱。

    这么多钱,那得换多少房子车子和小娘们啊。

    有道是,怕什么,那就来什么。

    就在张华担心赵江川会来兑付利润的时候,他就看到了一个最不想看到的人出现了。

    “张老板,恭喜发财啊。”

    又是这一句。

    张华只差没有骂娘,哪怕他知道过年的时候大家都习惯性的会这么问候两句。

    可他怎么看就怎么觉得赵江川是在讽刺他。

    发财,特么是你发财好吧。

    张华很憋屈,他觉得,赵江川是把他这里当成提款机了。

    可偏偏,他愣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道有道轨,行有行规,对赌行自然也有对赌行的规矩。

    这个规矩让张华只能墨守成规,因为信誉才是这个行业唯一的立身根本。

    张华勉强扯了下脸皮,挤出一张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的笑脸。

    “小兄弟,你才是真发财了,六百万的利润,你能等到现在才来,我张某人真的很佩服,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张华到底不是一般人。

    吃了一次亏两次亏后,他就已经明白,赵江川能够赚这么多钱,绝对不仅仅是靠着运气的。

    他也算是在金融市场混了两年多的人了,见过无数的人亏亏赚赚,所以他非常清楚一点。

    那就是,赚钱的感觉其实比亏钱更难受。

    这很可笑,也很荒唐,但这就是事实。

    因为人在赚钱的时候总会有一种本能驱使着想要落袋为安,但在亏钱的时候就会对自己进行催眠。

    就像国债期货,当初比赵江川买的价格更低的人肯定是大把大把,甚至连做多在100元价格甚至98元价格的人也不是少数。

    毕竟每一张空单合约就会对应一张多单合约,每天的成交量中必然会有不少人买在最低的价格上。

    但事实上,能够像赵江川这样等到今天才来的人,那是连一个人都没有。

    那些买在最低价格的人,也许在赚到三万就平仓结清,甚至可能一手赚上五千就获利了结,愣是没有一个像赵江川这样,一直拿到了年前最后一个交易日。

    至少,张华的对赌行里,那些当初做多买在100元价格的人,是连一个都没有。

    所以张华这句话说的是真心实意,他真的很想知道赵江川为什么能够等到今天才来。

    要知道,那可是近六百万的利润。

    这么一个天文数字,按道理来说没有人会淡定才对。

    赵江川笑了笑。

    他想准备继续拿上课没时间的借口来糊弄一番张华。

    但他想了下后又改变了注意。

    赵江川没有回答张华的问题,他反问道。

    “张老板,你说如果想要赚到一笔大钱该咋么办?”

    张华愣了愣,他发现他根本就答不上来。

    赵江川也根本没有让张华回答的意思,他继续道。

    “如果你想要赚到一笔大钱,那就首先得赚到一笔小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