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五十七章 艾小爱的伤感
    “东来,你说小川说的都是真的么?我昨晚琢磨了一宿,总感觉哪里有点怪怪的。”

    早上天刚亮,一晚上没睡好的赵东来两口子干脆早早起来了。

    自己的儿子突然就成了气功大师,黄雅娟那是越琢磨越感觉不对劲,但具体哪里不对劲,她也说不上来。

    由此可见女人的直觉有多么的恐怖,哪怕赵江川已经发挥了比影帝都不差的演技,也无法完全蒙蔽黄雅娟的直觉。

    赵东来就没想那么多了。

    他很清楚那什么证券期货的钱可不是那么好赚的,或者说这个世上的钱就从来没好赚过,没有着神奇的能力,赵江川怎么可能用十几万就赚到几何倍率的财富。

    赵江川可是说了,拿回来的七十万只是小钱,他账户还有不少钱呢。

    更何况,赵东来那是亲眼见过气功大师的神奇。

    他曾经有幸亲眼见到过王双木大师发功,现场几十号人排成一排,王双木大师仅仅用手一挥,那些人一个个都似乎被车撞了一样倒的七零八落。

    特异功能的神奇之处,根本就不能用常理度之。

    一想到自己的儿子也成了犹如神仙的气功师,赵东来就兴奋的想要叫出来,如果不是赵江川特意交代他不要说出去,他真想跟所有人都说一说这件事情。

    “娟子,你就别瞎想了,有些东西你不懂,相信我,小川是咱们的亲儿子没必要骗咱们的,你想想,他要是不是算到我将来会出事,怎么可能会去纪检委把我给举报了。”

    黄雅娟一听这茬就来气,她忍不住骂着:“我都跟你说了几百次了,那钱哪里是那么好贪的,你也不看看那些贪污的人到最后有几个能落个好下场。

    你说说,你万一有个好歹,我可怎么活啊!”

    自家婆娘一发飙,赵东来连忙告饶。

    “不贪了,以后再也不贪了,小川说的对,这贪污啊又能贪几个钱,以前是我没想明白啊。”

    “那还不是我生的好儿子。”

    “嘿嘿,那也有我一份功劳嘛,还不是我的种子质地优良….”

    赵江川也是早就起来了,解决了自家老爹贪污的这件事,他昨晚睡的特别香。

    一大早起来准备去学校,就听到了某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咳咳,妈,你们这么早就起来了啊.”

    赵江川在这是睁着眼说废话,昨晚上他扮上神棍一股脑丢出那么多东西,当父母的能睡好才见鬼了。

    黄雅娟恼怒的瞪了一眼赵东来。

    刚才赵东来的荤话肯定是被赵江川听到了,气的她狠狠的在赵东来腰上掐了一把。

    “呜…”

    赵东来那是既不敢怒也不敢言,哪怕疼的想叫又给生生憋了回去。

    赵江川自然是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只是能够看到自家老爹吃瘪,这家伙那是偷着乐的。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父母都在的感觉真好。

    茶叶蛋,配稀饭。

    草草的吃了一顿早餐,赵江川打个招呼就出门了。

    解决了赵东来未来可能面临的危机,他的压力一下子减轻了不少,也该为将来考大学做准备了。

    那里,还有着很多无法放下的恩怨情仇在等着他。

    艾小爱很纳闷。

    从来都是铃声不响不到学校的赵江川,今天居然比她到的还早,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个上课都只会看的家伙,居然在认真看书。

    对于女人而言,外貌有时候并没那么重要,男人的认真有时候反而更容易获得女人的好感。

    小女人也是女人。

    就像现在的艾小爱。

    赵江川认真看书的样子,让她突然有一种惊艳的感觉,那种专注的态度让她忍不住一直看着。

    一颗心,不由自主的砰砰跳动着。

    好好看啊!

    “咦,小艾,你来的挺早啊!”

    “啊…”

    艾小爱惊叫一声,赵江川的那双眼睛太过深邃,深邃到她差点以为自己心里的想法被给看出来了。

    发觉赵江川只是在跟他打招呼后,艾小爱连忙躲开赵江川的视线。

    “我平时都是这时候来的,你今天怎么这么早。”

    “不是要考试了么,我得赶紧补习下啊,不然到时候不是凉凉了。”

    艾小爱撇了撇嘴。

    在她看来,赵江川明显是睁眼说瞎话。

    赵江川的成绩,班上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的,数理化一向都是全班第一。

    曾经艾小爱也是很不服气,她每天除了认真听课外,晚上还要复习到很久,可即便是那样也一直比不过赵江川的数理化。

    最让艾小爱郁闷的是,赵江川平时似乎根本就不怎么听课,作为同桌,她可是很清楚赵江川一到上课就在看各种武侠。

    只是时间久了,艾小爱也就明白了,男生在理科方面有着天生的优势,那种优势不仅仅是努力就能摊平的。

    幸好她的英语和语文一直在最前列,才能够稳稳占据班上的第一。

    然而前不久的期中考试,赵江川这个平时英语很一般的家伙居然差点考了满分。

    艾小爱心里能没点想法才怪呢。

    妒忌,说不上上吧。

    以艾小爱的性格可能永远都学不会妒忌。

    那是一种很复杂的感觉,就像是一直觉得在某人面前可以拿出手的东西,突然发现某人可以做的更好。

    艾小爱那个幽怨啊。

    天才就算了,还这么努力,能不能给别人一点活路。

    女人心,海底针。

    赵江川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旁边的小丫头会有那么多古古怪怪的想法,一直抱着要考入复旦的他正在努力跟课本做斗争。

    只是书本这些东西,一丢就是十几二十年,哪怕他当年的底子还在,很多东西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再掌握的。

    光是背各种复杂的公式,就让赵江川一个头两个大,更别说一些很复杂的题目了。

    赵江川发现,他读书时学的东西,很多都又还给了老师。

    不耻下问是一种很好的习惯。

    也许很多学生觉得问别人会为难为情,但像赵江川这种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脸皮有多厚的家伙,自然没有那种顾虑。

    “小艾,你帮我看看这道题怎么解?”

    艾小爱没吱声。

    她只是默默的看了一眼赵江川递给她的那道题。

    这家伙又想耍我的吧。

    因为在艾小爱眼里,赵江川递过来的那道数学题根本就没有任何难度,别说是数理化一向很强的赵江川,连她都可以有好几种解答方式。

    赵江川这厮早就成精了,他一看艾小爱的表情就知道小丫头片子在想什么。

    看来自己是真不招人待见啊。

    赵江川干笑一声,巴结道:“小艾,你就帮帮我呗。”

    艾小爱就当没听见,干脆翻了个白眼直接扭过头去。

    这小丫头,还挺犟嘛,看来得出绝招了。

    赵江川偷偷将一只手放到了桌子下面,然后不动声色的放到了艾小爱的大腿上。

    十七八岁的女生,那得多敏感。

    赵江川带着温热的大手刚放到艾小爱腿上,就感觉到艾小爱的身体突然僵硬了,一张脸也瞬间变得一片通红。

    小丫头,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他怎么可以这样。

    艾小爱那是又羞又怒。

    她很想让赵江川把放在她大腿上的手拿开,只是那种又热又麻酥酥的感觉,让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甚至她心里还有一种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感觉。

    好像很舒服。

    “小艾?小爱。你要是帮我,我中午请你出去吃饭,怎么样?”

    终于,赵江川那只害死人的手拿开了。

    艾小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有放松,也有一种淡淡的失落。

    难道,他是故意这样的,就是想请我吃饭?

    他该不会是喜欢我,要跟我表白吧!

    十七八岁,自然是正直花季的时候,几乎所有人在这个年龄都会对异性有着一种本能的好感。

    艾小爱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喜欢赵江川,但是她真的很喜欢跟赵江川在一起的那种感觉。

    虽然他很坏,虽然他老是欺负她。

    但,艾小爱早已发现,她其实并不讨厌那种感觉。

    赵江川哪里会知道身边的丫头片子这一会就想了那么多,不然这家伙保不准就会变人渣一回。

    上一世,赵江川后来可是一直念念不忘没有把艾小爱给霍霍了。

    经过这么一闹,艾小爱自然老老实实的帮赵江川解起了题。

    至于她是害怕赵江川再把手放她腿上,还是她在期待赵江川中午请她吃饭,那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曾经有一项科学实验表明,人的大脑就跟电脑的硬盘一样,只要是记忆过的东西,就永远不会丢失。

    遗忘,只是因为暂时被尘封罢了。

    在艾小爱的细致讲解下,赵江川那被扔在某个旮旯角的记忆又慢慢找回,很多遗忘掉的知识也再次慢慢想了起来。

    理科,多少有点套路的意思,当赵江川连续听了几道题后,很快就又做多了举一反三。

    这让艾小爱愈发的相信,赵江川就是故意找借口想请她吃饭。

    毕竟再过几个月,大家都要毕业了,将来读大学之后,可能人生一辈子都难得再见到一次。

    突然的,艾小爱觉得有些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