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五十六章 什么割韭菜
    华国自古以来都是一个讲究孝道的民族,有百善孝为先就可以看出孝之一字到底具有着什么意义。

    除了某个特殊的年代外,其他时代子女对父母不恭敬都可能会被视为不孝顺,更别提当儿子的举报自己的亲老子了。

    那绝对是会被千夫所指的大逆不道。

    没有人会认同一个连父母都会举报的人,或者说,如果连父母都能举报,那个人根本就不能算是个人。

    这不是对错的问题,而是人伦的问题。

    试想养了十几二十年的子女,最信任的亲人却为了所谓的正义将自己举报,那种感觉绝对会让任何一个人崩溃。

    赵东来就是这种感觉。

    在赵东来听到赵江川说那封举报信是他写的时候,一颗心瞬间变得冰冷冰冷,冷到全身的温度都瞬间下降到了极点。

    举报信。

    还能是什么举报信,肯定就是他被纪检委带走的那封举报信了。

    自己的亲生儿子居然举报了自己。

    荒唐、悲伤、甚至有一种无法诉说的绝望心死。

    没有怒骂,没有呵斥,赵东来甚至连该说什么都已经不知道。

    哀莫大于心死。

    从小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儿子,自己从小劳心劳力养大的儿子,居然将自己给举报了,那种感觉让他近乎崩溃。

    黄雅娟并不知道举报信的事情,她刚想问问那是什么的时候,她突然察觉了赵东来的脸色很不对。

    赵东来的一张脸,在这一刻惨白惨白的,那毫无血色的脸色,几乎跟死人没有什么区别。

    心里那种冰冷,让他的身心都陷入到一种濒死的境地。

    “东来,你怎么了?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不明就里的黄雅娟被吓到了,刚才还好好的赵东来,身上的温度下降到了一种可怕的地步。

    赵江川也被吓到了。

    他费了那么多心思,甚至连神棍都扮上了,自然也有担心赵东来在知道举报信是他干的会没法接受。

    作为一个有着两世阅历的人,赵江川很清楚那种被至亲至爱背叛的感觉。

    可他还是没想到赵东来的反应会这么大,那惨白毫无血色的脸色,那连动都不会动的眼睛,无不在表明赵东来恐怕是连心都死了。

    赵江川急了,以赵东来目前的状态再继续下去肯定要出事,他连忙解释。

    “爹,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忘了我有特异功能,我能够看到未来…”

    在赵江川的一番解释下,赵东来那双呆滞的眼睛动了动。

    是了,小川是气功师,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原因。

    一定是这样的!

    赵江川哪里还敢耽误,很干脆的把他知道的未来大概修改下就全盘说了出来。

    “爹,大概就是这的,再详细的我也推算不出来,但我知道你跟雷家的人接触就肯定会出事,后来那个王二喜也是让你入狱的证人之一…..”

    赵东来静静的听着一直没说话,但是他的脸色在赵江川的解释中开始慢慢变得正常,之前身上的那种死气也早已消失不见。

    如果不是赵江川刚才亲眼看到,他都不敢相信哀莫大于心死居然不仅仅只是一句话。

    事实也是如此。

    对于赵东来来说,无论任何人出卖他,不管别人如何对他,也不管是谁举报他,他都不觉得那有什么不对。

    但如果自己的儿子都举报他的话,他根本就无法接受。

    或者说,任何一个人被留着自己体内血的人出卖,都无法接受。

    因为作为父亲,儿子等于是一个人血脉的延续,儿子也是他付出一生心血的唯一,那种付出的感情只有做父亲的人才能明白。

    赵江川的解释让赵东来明白了很多东西。

    是了,难怪当初那封举报信会署着他的名字,难怪写那封举报信的人会拿出快二十万就那么交出去。

    如果那是小川干的,这一切都能够说的通了。

    在赵东来的脸色逐渐恢复正常后,赵江川也总算放松下来。

    赵江川在心中暗暗庆幸,幸好他之前进行过各种复盘,也幸好他想出了气功师这么一个身份。

    不然哪怕赵东来勉强能够把举报信的事情揭过去,父子两个人之间也必然会产生一条裂痕,一条永远都无法修复的裂痕。

    但有着会特异功能的身份就不同了。

    有着可以预知未来的特异功能,他无论做什么,都可以让赵东来相信他是有原因的。

    果然,赵东来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小川,你是说我贪污的事情在后来被发现了?还没判了无期?所以你才故意用那封举报信把所有的事情都换了一个轨迹?”

    赵江川点点头。

    只是还没等他说什么,坐在一旁的黄雅娟不干了。

    “赵东来,你现在信了吧,我都跟你说了贪污那事咱不能干,你就不信,你说你要是有个万一,可让我怎么活啊…….”

    “这不是还没出事嘛。”

    “呜呜….你还敢说,要不是小川,等出事不就什么都完了,贪污那就不是人干的事,你说说咱们现在的日子过的不也挺好,你怎么就….呜呜….”

    赵东来这人可以说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就怕老婆哭,黄雅娟一哭,哭的赵东来那是六神无主了。

    他不断的打着眼色,希望赵江川能够劝劝黄雅娟。

    只是赵东来哪里知道,赵江川对他的怨念那可也不小,如果不是赵东来当年出事,黄雅娟也不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选择自缢了。

    “爹,我妈说的对,你说你没事贪污干什么,就是让你干到市高官,你能贪多少钱?”

    赵东来脸都绿了。

    这天底下有这么教训老子的么?简直跟教训孙子一样。

    他很想说,老子可劲捞钱还不都是为了你小子。

    可偏偏,赵东来是连个屁都放不出来,别的不说,光桌子上现在扔着的那一堆钱,就比他贪污了好几年的钱都多几倍。

    而这些钱,全都是赵江川在很短的时间赚到的。

    “爹,要不咱以后别当那没什么出息的贪官了,你想要多少钱,跟我说下就行,我随便找个地方割点韭菜就比你贪一百年都多。”

    赵东来刚想摆出父亲的威严教训下尾巴开始翘上天的儿子,可在听完赵江川的话后忍不住愣了下。

    “什么割韭菜?”

    赵江川嘿嘿一笑,没说话。

    这一夜,赵江川睡的很安稳。

    这一夜,赵东来两口子彻夜未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