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五十五章 举报信是我写的
    要数华国练气师哪里最出名,千年来最知名的莫过于赣西省天师道。

    被数个朝代多次封为天师,龙虎山天师道在民间的知名度可想而知。

    如果说王双木,张宝生,李宏志这些是散修野修,那天师道绝对是根正苗红的大牌子,不见多少帝王都会请天师道推算吉凶。

    东南省紧挨着赣西省,赵东来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太平道张家的大名。

    气功师,师傅,赣西省,老道士。

    当赵江川这家伙丢出的这些信息串在一起后,赵东来自然而然就想到了龙虎山天师道。

    当然,这一切都是赵江川在瞎扯淡。

    这家伙也算是活了两世的人精,很清楚人在贱字上可以说是无敌。

    很多时候,要想让某个人相信他的话是真的,并不是一定要什么都说出来,最容易让人相信的办法,莫过于让那个人觉得自己猜到了真相。

    为了让赵东来相信他真的有看破未来的能力,赵江川这次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所以,在赵东来激动的问出那句是不是姓张后。

    赵江川恰到好处的露出了一丝惊讶,然后再‘震惊’的反问。

    “爹,你怎么知道的?”

    赵江川脸上的震惊让赵东来明白他猜对了,他也愈发相信自己心中的那个判断了。

    赵东来顾不上回答赵江川的问题,再次激动道:

    “真的姓张啊,那你师傅是不是龙虎山天师道的?”

    赵江川这次没惊讶了,反而皱着眉头再次反问:“什么天师道?我师傅是说他姓张,也是家也是在龙虎山,但他只说我是他的关门弟子,没说什么天师道啊!”

    这就对了!

    龙虎山张家的弟子从来只收张姓子弟,小川的师傅一定是隐瞒了自己的来历,毕竟小川不是张家的人,但十有八九他师傅就是天师道的高人了。

    小川这孩子到底还是年轻啊,居然没想到他师傅是天师道中人。

    赵东来心中的想法,在他一系列的判断下彻底坐实了。

    可他又如何会猜到,这一切都是赵江川这家伙故意误导他去联想的。

    至于师傅,见鬼的师傅。

    “小川,你听我说,你师傅一定是咱们华国道教祖庭的高人,你等于就是天师道传人,你明白这代表着什么吗?”

    赵江川很配合的摇摇头,他’疑惑’道:“天师道是什么?我师傅没说过啊!”

    天师道都不知道?

    赵东来有些郁闷了,自从他当了官以后,哪个同事或者领导不想每年到天师道内门去上一炷香。

    可这个儿子居然连天师道都不知道。

    不过这才对啊!

    他们这些知道的那每年都是望门而不得入,也恐怕只有小川这种什么都不明白的人才有那个缘法啊。

    “小川,你相信我,你师傅一定是天师道的高人,那你就等于是天师弟子传人,难怪你师傅让你十八岁之前不要告诉任何人,那是怕你年龄小不知道其中利害啊。”

    赵东来开始诉说他听说过的天师道传闻,一直从东汉说到了近代,各种传闻被他说的有鼻子有眼,就好似亲眼所见一样。

    更离谱的是,赵东来在说这些的时候充满了自豪,就好像,他这个‘天师道’传人的老爹也能沾多大光一样。

    赵江川再次配合的露出一丝怀疑,但脸上却很恰当的露出一丝惊喜。

    “啊,爹,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骗你干什么,不信等你下次再见到你师傅的时候问问就知道了。”

    “我师傅在教完我之后就已经去世了……”

    赵东来好像明白了什么。

    天师道的某位高人在察觉命不久矣后下山寻找传人,赵江川的品德兼优入了那位高人的法眼,在将一身所学传给赵江川后就仙逝而去。

    难怪天师道会选择一个外姓人,难怪赵江川不知道他自己的门派。

    这一切,似乎都说的通了。

    于是乎,在赵江川的一系列设计下,他又摇身一变成了赵东来心里的天师道传人。

    想想看,连张宝生、王双木、李宏志这种野路子出身的所谓大师,全国人民都相信他们是真仙降世。

    有着天师道真传弟子的身份,那赵江川能够推算未来那当然是正常不过。

    至少,以后赵江川赚再多的钱,赵东来和黄雅娟都不会有任何的奇怪,甚至他不管干什么,两个人也都会去考虑考虑那是否就是仙人手段。

    忽悠自己的父母,赵江川也是没办法。

    有太多太多的东西他无法跟赵东来直接解释,毕竟重生这种事情要说出来,那可比什么气功大师更骇人听闻。

    家又是一个人唯一的心安之处,赵江川不可能任赵东来沿着原来的轨迹走下去,他需要确保自家老爹永远不会走到一条不归路上。

    但他的年龄和儿子的身份,根本就不可能说服赵东来什么,甚至可能会因为他的话而起到某些反作用。

    老子被儿子教训,那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有逆反心理的。

    更何况,几十万就将赵东来两口子震惊到能联想到打劫银行上,那等他将来赚到更多的钱,还不得将两个人给吓死。

    然而这些东西,在气功师的身份下,在天师道传人的身份下,在特异功能给人无所不能的认识中,一切都合情合理了。

    事实也是如此。

    在赵东来猜到了赵江川的‘身份’后,他的眼神已经变了,那眼神中带着的兴奋和激动,足以说明一切。

    赵江川又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该说清的东西,现在无疑是最好的摊牌机会了。

    “爹,我还有一件事没有说。”

    一天之内先,赵东来两口子已经被震惊的快麻木了。

    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儿子莫名其妙就赚了一大笔常人难以想象的财富,这还不算,亲儿子又成了千年来最出名的天师道传人。

    一次又一次的震惊,让赵东来和黄雅娟两人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可还没等他们完全消化这些东西,赵江川居然说还有一件事,赵东来除了呆呆的等着之外,连该怎么表示都不知道了。

    儿子可是气功师啊,会特异功能的人说的事哪里会是小事。

    直到…..

    “爹,其实那封举报信,是我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