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五十三章 气功师 (推荐票走一波呗)

第五十三章 气功师 (推荐票走一波呗)

    黄雅娟听不懂赵江川说什么,是因为她对金融市场从来没有接触过,所以,除了惊讶之外她甚至怀疑赵江川是在撒谎。

    那个什么国债,怎么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就赚那么多钱。

    赵东来不同。

    他在海关上的工作难免会接触一些真正的有钱人,什么股票,期货总会有所耳闻。

    不是今天这个老板说亏了多少,就是明天那个老板说赚了多少。

    最近一年股票市场热度渐消,国债期货就成了那些人天天挂在嘴边的话题。

    但有一点从来没变过,还是老样子,今天这个后悔少赚多少钱,明天那个心疼亏了多钱从来就没有一个人敢说,他一定就能够赚多少。

    今天赚,明天亏,小赚之后大亏。

    这是什么?

    赵东来嘴上不言,这不就是赌博么。

    所以,赵东来那是越听脸色越黑,黑的就像是一张锅底一样。

    好一个这个败家子。

    以前偷百八十块去打游戏就算了,他娘的,现在居然敢连家底都给一锅端了。

    偷也就算了,偷了竟然还敢拿去赌博。

    赌博也就算了,一赌就是几十万的赌。

    赵东来已经被气炸了,他日日夜夜提心吊胆才攒那十几万,赵江川倒好,直接把钱全给偷了拿去买什么国债期货。

    万一赌输了呢?

    那岂不是等于他这些年心惊胆颤干的那些事全抓瞎了。

    更可恶的是,居然还搞一个什么家里被贼偷的假象,害的他最近连觉都睡不踏实。

    这特么真是亲儿子,这小兔崽子是胆肥的要上天啊。

    可惜,赵东来还是小看了他亲儿子坑爹的本事。

    只不过,早已被气到一魂出窍期二魂升天的赵东来哪里还有心情听下去。

    他算是看出来了,他这个亲儿子是回来炫耀他是怎么怎么赚钱的。

    “你个小兔崽子,你跟我说,你就一定能保证挣钱?你要是亏了呢?嗯?你要是亏个精光怎么办?你个小王八蛋当那十五万是废纸啊!!!”

    赵东来近乎咆哮的声音,打断了赵江川正往下说的话。

    他故作无辜的朝着黄雅娟眨了眨眼,那意思是在说,妈,你还不帮我说说我,我爹又不讲理了。

    当妈的哪里能见得了自己儿子受气,哪怕黄雅娟心里还是有很多疑惑。

    只不过眼看自家男人又要动手,那还不得先顾着儿子再说。

    “东来,你生这么大气干什么,我儿子有本事你妒忌啊!”

    “你….”

    赵东来只差被噎死,他用手指了指赵江川,你了半天愣是没把话给说完整。

    深呼吸,深呼吸。

    连着深呼吸了几次,赵东来才稍稍平息了怒气。

    他指着黄雅娟愤愤道:

    “真是慈母多败儿,你不知道这个败家子都干了什么,那什么股票啊国债啊就是赌博你知道么,那是超级豪赌啊,那要是万一赌输了怎么办?啊?”

    赌博?还是超级豪赌?

    黄雅娟也被吓到了。

    谁都知道,黄赌毒这三样东西沾不得,只要一沾染,那想要再戒掉可是千难万难。

    自古以来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赌而倾家荡产,不管是有钱还是没钱的,一旦陷入到赌博之中,那从来都没有好结果。

    黄雅娟不敢再帮腔了,平时惯着赵江川,那是做母亲的本性,但赌博这种事情,她也不敢由着赵江川胡来。

    “小川,你跟妈说,你真的把咱们家里的钱偷去赌博了?”

    得,这下友军又叛变了。

    赵江川也很无奈,他能够明白父母的那种担忧。

    在很多人眼里,能够旱涝保收的叫做务实,能够低买高卖赚差价的叫做生意,长期投入的则叫做投资。

    但如果盈亏比超过一定的心理界限后,往往都会被当做赌博。

    赌博?

    赌?

    赵江川有些想笑。

    因为在赵江川眼里,人生何处不赌博,或者说,他觉得,人一生之中每一个选择其实都是在赌博。

    选择学校,选择伴侣,选择职业,选择未来的道路。

    这一切的一切,在选择之处其实谁都不知道将来会有什么结果。

    但往往因为这些东西看得见摸得着感受的到,很多人会忽略了这些选择所存在的风险。

    但事实上,只要存在风险的东西,跟赌又有什么区别。

    谁能保证选择一个伴侣,他活着她就能陪你相伴一生,谁又能肯定,选择一个职业,就可以一辈子可以一直干下去。

    更何况,即便是同样的赌博也有着不同的赌法。

    就像赌神高进是在赌,赌场的赌徒也是在赌,但这种赌与赌之间,仍然有着本质的区别。

    也许只有那些选择务实的人,赌的成分可能会更小一点。

    只是风险往往与回报是相等的,在选择风险更小的务实时,早已经注定了一生可以完全计算出来。

    每年的收入多少,每个月的开支多少,柴米油盐酱醋茶,板着指头过日子罢了。

    当然,赵江川完全没有去跟自家爹妈解释的欲望,他这种离经叛道的想法来说来,赵东来手里的那根棍子,绝对分分钟教育他怎么做人。

    他的目的除了是想在赵东来心里埋下一颗种子,其他的也不过就是想方便以后行事情罢了。

    至于老老实实,还是算了吧。

    在黄雅娟责怪的眼神中,在赵东来的满面怒容中,赵江川神秘兮兮的眨了眨眼睛。

    “妈,我刚才不是说有个秘密要告诉你们么?”

    还有秘密?

    黄雅娟一怔,哪怕是满脸怒容的赵东来也是一愣。

    这小子还有什么秘密?

    赵江川不敢耽误,事情成败已经在此一举了。

    “你们千万要记得,我告诉你们后,你们再也不可以告诉别人,不然那就是大祸临头了。”

    黄雅娟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了,赵东来也是满脸的凝重,他们知道,恐怕这才是赵江川真正要说的秘密。

    因为他们已经察觉到,赵江川的眼神非常认真,语气也非常谨慎,一种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认谨慎。

    “我并不是在赌博,其实我知道自己一定能赚钱的。

    因为,我是气功师。”

    让赵东来和黄雅娟同时睁大了眼睛。

    他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赵江川敢那么大胆,也明白了为什么赵江川能够拿十五万就赚那么多钱。

    这一切都是因为气功师这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