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五十二章 那是我干的
    秘密?

    还千万不能跟别人说。

    赵东来和黄雅娟交换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担忧。

    跟钱有关的秘密,那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七十万,这是很多人无法企及的天文数字。

    一个高中生正常情况下绝对不可能赚到七十万,或者说,任何一个人正常情况下也不可能赚到七十万。

    女人本就是富于联想的生物,黄雅娟早已被桌子上那一堆钱冲击的手无举措,加上赵江川鬼鬼祟祟的样子,她忍不住就越想越害怕。

    一张本就发白的脸色,胡思乱想之下也是越来越惨白。

    “小….小川,你老实跟我说,粤东省前不久的银行劫案,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银行劫案?还跟我有关?

    见鬼的抢银行。

    赵江川一脸懵逼,很无辜的眨了眨眼。

    他很想说,打劫银行这么不上档次的活我怎么会干,那一次抢的钱哪里能有割韭菜来的快。

    只是,他最终还是没敢说出来。

    赵江川已经明白了。

    在黄雅娟的认识中,打劫银行可能就是全世界赚钱最快的职业,因为人们一说到赚钱凶猛,就会口头禅说,你怎么不去抢。

    这就跟赵东来贪污差不多,可能在赵东来的认识中,贪污也是全世界来钱最快的行业.

    所以黄雅娟见他一脸神秘就联想到了抢银行上。

    赵江川哭笑不得,他只是故作神秘罢了。

    目的无非是为了后面的话做铺垫,先渲染下气氛,好让人更容易相信他的话。

    可他哪会想到,黄雅娟居然会联想到打劫银行上。

    赵江川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自家老爹会贪污了,十有八九是以前的日子穷怕了,才本能的想要捞很多很多钱。

    不然也不至于区区几十万,就将两个人吓成这样。

    “妈,你想哪里去了,你看我这小身板,我这胆小如鼠的样子,哪里敢去抢银行,你就是借我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坐在边上的赵东来撇了撇嘴。

    身板小?

    要是你一米八的个头都是身板小的话,那别人就是三级残废?

    胆小如鼠?

    你跟小伍俩人一起偷钱去打游戏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胆子小。

    不过赵东来也算松了口气,再次跟黄雅娟确认了眼神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意思是说,这小子没撒谎。

    赵江川这次倒是真没撒谎,只是赵东来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这家伙要是撒谎的话,就是神仙也根本看不出来。

    在赵东来眼神的授意下,放心不少的黄雅娟继续问。

    “那你这钱怎么来的,这么多钱,你…..,你不能撒谎知道么?”

    赵江川不动声色的先退后几步,在确认了安全范围后,干笑道。

    “爹,咱们家里上次遭贼的事情,你还记得么?”

    还记得么?

    这不是废话么,那么大的事,能忘了才见鬼了。

    赵东来最近整天提心吊胆的,还不都是因为要命的东西被人给偷了,他每天都对那个偷东西的小贼恨的咬牙切齿。

    只是赵东来也没往别的方面想,哪怕现在赵江川再次提起,他也没想过这事是赵江川干的。

    毕竟十几万的钱,按道理来说赵江川根本就不敢去偷。

    “其实,那是我干的….”

    那是我干的。

    这几个字像一记巨锤一样,把赵东来给砸傻了。

    这怎么可能。

    赵东来心里那是一万个不信。

    知子莫若父。

    平时赵江川撑死偷个百八十块,那么大一笔钱,就算他知道在哪,怎么可能有那个胆子去偷。

    可事实又摆在面前,赵江川都承认钱是他偷的了,这让赵东来想不信都不行。

    黄雅娟也是傻眼了,甚至连继续追问桌子上的钱怎么来都顾不上。

    她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赵江川,那眼神,就似乎是在确认眼前这个赵江川是不是他们的儿子。

    “嘿嘿…..”

    赵江川干笑两声,想缓解下那种令他发毛的感觉。

    可惜,这并没什么用处。

    “你个小兔崽子,胆肥的要上天了这是,老子今天打不死你我就跟你姓….”

    跟我姓?

    那不还是姓赵么…..

    惨了,惨了,老爹这是气疯了。

    赵江川赶紧趁赵东来还没起身的时候看向了黄雅娟,希望从一向娇惯他的老妈那里找来援军。

    很遗憾,黄雅娟这次完全没有帮手的打算。

    “小川,你怎么这么大的胆子,那么多钱你怎么都敢偷,你不说实话的话,这次你爹打死你我都不会护着你了。”

    完了,友军这次助纣为虐了。

    “你们先别急,先听我说….”

    “你个小兔崽子,还说你胆子小,我看你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胆子肥的要上天啊…”

    赵东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到了门口,手里拿着一根棍子,边骂边怒气冲冲的朝赵江川走来。

    卧槽….,我真是亲生的么?

    赵江川暗骂一声。

    那棍子,比他的胳膊还要粗,真打到身上,还不得真被打死。

    乱了,全乱了。

    友军是指望不上了,赵江川哀嚎着,这回只能自救了。

    “爹,你先别生气,深呼吸,深呼吸,先听我说…..,妈呀,救命呀…..”

    赵江川跑了。

    这厮一看赵东来完全没有停手的打算,很干脆的从客厅溜了。

    甚至这家伙还在心里洋洋自得,以前他可是傻逼比的站那里等着挨揍的。

    等再次跟赵东来保持了个安全距离后,赵江川连忙大喊道:“先别打啊,你们不是要问我桌子上的钱是怎么赚的么。”

    这话果然好使,一直没吭声的黄雅娟终于开口了。

    “东来,你先别生气,咱们先听听怎么回事再说,小川,你快点说,今天你要是说不出来个一二三,你爹就是把你打死我也不会管你的。”

    果然是亲妈啊。

    赵江川看了眼偷偷朝他使眼色的黄雅娟,总算是有了喘气的时间。

    “那次我偷了钱以后,就拿着钱去买国债期货…….”

    这次,赵江川很老实,他一五一十的把如何偷钱,又如何拿着钱去买国债全部交代了。

    甚至连账户上还有浮盈都没隐瞒,全部毫不保留的告诉了赵东来两人。

    黄雅娟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赵江川的话他几乎一句都听不懂,什么做多,什么对赌行,什么国债期货,还有杠杆,她每一个字都能听懂,可根本就不明白什么意思。

    但赵东来却越听脸色越不善,等赵江川说完,他的一张脸几乎变成了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