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五十一章 很大的秘密
    记得?

    记得才见鬼了。

    在父母长辈眼里,孩子永远都是孩子,不管他们年龄多大,那还是孩子。

    所以,孩子的条件,大人怎么可能当回事。

    赵东来早就忘了他在不久前答应过赵江川的条件,不过被赵江川这么一提他也有了点印象了。

    只是刚被媳妇训了一顿,赵东来那是满肚子的幽怨,赵江川这么来跟他讲条件,不是摆明了自己找死么。

    赵东来眼睛一瞪,骂道:“吆喝,小兔崽子,你还真敢跟老子讲条件啊。”

    得,自家老爹这是准备耍赖啊,还真是亲爹。

    赵江川心里一阵腹诽,转头就将目标对上了母亲黄雅娟,亲老子惹不起,总有能收拾他的人。

    那眼神,那表情,委屈的就像是受欺负的小媳妇。

    当妈的哪有不心疼自己儿子的,赵江川这幅表情立马就惹来黄雅娟一阵心疼,哪怕她知道这家伙的表情多半都是装出来的。

    “小川,你爹忘了我还记着呢,别怕他,你说说看,想要什么。”

    “还能要什么,这小子不是想要钱打游戏,就是想去买游戏机。”

    赵江川想要什么?

    当然是想要不被打死,他不知道等爹妈知道了真相后,会不会将他给活剥了。

    只是摊牌归摊牌,话肯定不能说那么直接。

    赵江川嘿嘿笑了两声。

    “妈,你听我说啊,我前段时间挣了点钱。”

    黄雅娟听了一愣,接着又是一乐,她指着赵东来笑骂道:“谁说我儿子就知道打游戏的,我儿子能挣钱了。”

    “他一个学生能挣个屁的钱,你别上这小子的当,没准在等着给你挖坑提前要压岁钱呢。”

    黄雅娟当然不满了,她白了赵东来一眼随口道:“小川,你怎么会挣钱了,挣了多少钱?怎么挣的?”

    怎么挣的?

    当然是偷了咱么家所有家底去挣的呗。

    可赵江川不敢说啊,这要是敢说出来,他的皮还不得被刮下来一层,搞不好真得像他跟何天涯说的那样,被打个半死。

    敢偷光家底跑去买国债,还制造一个被贼偷的假象,这实话要是说了,亲儿子也没用。

    “那个,没挣多少钱,就挣了一点点。”

    赵江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扭捏的样子,让黄雅娟乐个不停,让赵东来白眼直翻。

    没挣多少就对了,两个人心里都是这个想法。

    黄雅娟轻笑着,她也乐得看自己儿子献宝。

    赵东来也是一样,作为父亲,他对自己的儿子什么德行还不是清清楚楚。

    不然以赵江川的性格,那还不早蹦跶到天上去了。

    但两人心中还是甚感安慰,突然有一种儿子长大了的感觉。

    这跟挣的钱多钱少,没什么关系。

    但两人也确实挺好奇,自己这个平时只会要钱的儿子,怎么就会挣钱了。

    所以,两个人傻眼了。

    在赵江川很不好意的拿起书包,将里面的钱一股脑倒到了桌子上后,赵东来和黄雅娟两人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眼,全部都傻了。

    四个老人头,浅蓝色,一百元。

    一桌子的钱。

    全都是捆成沓的百元大钞。

    毫无心理准备的黄雅娟脑子里一片空白,哪怕她是厂里的会计,可那经手的都是厂里的钱,自然没法跟自家儿子突然拿出来一堆钱比。

    这就是没挣多少钱?

    赵东来到底是当官的,虽然也是被一桌子的钱给吓到了,但还是很快就回过神来。

    只是,一桌子的百元大钞放在面前,他也是被吓的不轻。

    要知道,他之前每天提心吊胆的捞钱,捞了好几年才弄了那不到二十万而已。

    可桌子上那堆成小山的钱,用草绳结结实实的扎成了七捆,不用数都知道那是七十万。

    七十万是什么概念?

    买一斤最好的五花肉三块八,买一平方的房子四百块,工资一个月三几百块……

    不用再继续算下去,赵东来也一样被这七十万代表的购买力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甚至在这一刻,他突然有一种很古怪的想法,如果七十万算一点点的话,那他贪污了好几年才贪污的二十万算什么.

    算蚊子腿么?

    赵江川没说话,他能够想象的到这七十万会对父母造成什么样的冲击。

    但这又是一个必须的过程,有些事情躲躲藏藏还不如直接摊开更好,他需要给赵东来心里种下一颗种子。

    一颗贪污再多钱,也上不了台面的种子。

    赵江川在等,他在等着父母消化这七十万的冲击,他在等着两个人的质问。

    极端安静的环境下时间似乎总是很漫长,也许是五秒钟,也许是五分钟之后,黄雅娟才从那种震惊中恢复过来。

    她的眼里没有任何突然拥有了大笔财富的喜悦,反倒是有一种深深的恐惧,就似乎桌子上的那些钱随时会化作择人而噬的魔鬼。

    她真的很害怕,赵东来贪污的时候,她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随时都担心会不会罪行暴露而让这个家四分五裂。

    只是赵东来贪污了那么久,也才贪污了差不多二十万,可赵江川倒好,一丢就是丢出来整整七十万。

    这可是钱啊,所有人每天在努力工作从事各种各样的行业还不都是为了钱。

    整整七十万,黄雅娟想不出来得干什么才能赚到七十万。

    别说赵江川还在读书,就是那些工作了一辈子的人能拿出个零头的人又有多少。

    要知道,万元户那已经是代表着中产阶级的财富了。

    黄雅娟已经被吓得脸色发白,桌子上那七十万让她忍不住胡乱猜测着,越想越害怕之下,她哆嗦着问。

    “小….小川,你哪里来….来这么多钱。”

    赵江川的心里有些不忍,他知道自己的母亲是真被吓到了。

    毕竟黄雅娟只是一个女人,每天担心自己的男人会被抓走就已经很累了,如今自己的儿子又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

    她真的被吓坏了。

    钱是财富不假,可钱也是罪啊,不然也不会有人说,真正赚钱的门路都写在法律上了。

    赵江川忍不住又埋怨起自家的老爹,要不是他这个坑人的老爹,他用得着费这么多心思么。

    赵东来倒是没出声,眼神极其复杂的看着赵江川,但态度也很明确,他也在等着看赵江川该怎么解释。

    赵江川能怎么解释?

    他当然只能实话实说了。

    “妈,我有有个很大的秘密,但是这个秘密说出来你们千万不要告诉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