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五十章 黑脸与白脸
    命运总是有无数个偶然构成,也许遇到的一个人,也许突然发生的一件事,就可能会因此改变某个人一生的轨迹。

    但站在命运之外看待命运时,其实那个命运最终却是必然的。

    或者说,那一个个看似的偶然,在性格、人际关系、行为意识等等因素下,结果早就是注定的。

    赵江川就像是一名棋手,一名站在棋盘外的棋手。

    他的搅局,让赵东来这个未来应该锒铛入狱的贪官,不知不觉中就跳出了既定的轨迹。

    缠绕在赵东来身上的那些命运线,被他一纸举报信全部给蛮横斩断。

    赵东来后来锒铛入狱,罪名是贪污,但是现在他贪污的赃款全部都被上缴到了纪检委,有这些记录在,即便是将来某种大势发生改变时,秋后算账也不能拿赵东来怎么样。

    雷家则是赵东来真正入狱的真正原因,在东远集团那条大船沉没时,赵东来只是陪葬的小鱼小虾。

    但自己举报自己这种名声传出去,雷家肯定不会再跟赵东来有任何的接触,鬼知道这种狠人会不会把他们给举报了。

    退一万步说,雷家就是不在乎赵东来举报了自己这种事,也不可能再牵涉到他,有了那一封举报信,赵东来在海关的日子已经到头了。

    没了在海关上的职权,赵东来在那些人眼里,自然没有任何的价值可言。

    这一切都在赵江川的算计之内,有着对未来大势的清晰认识,又清楚赵东来的性格和人际关系,也只有站在棋盘外的他才能强行改变赵东来的命运线。

    可赵江川也没想到,他的计算居然会出现偏差。

    赵东来升官了。

    在春节到来的前一个星期,赵东来连跳两级,从正科升为了正处。

    “东来,你怎么会又升官了,还是正处,连续升两级,这……这,要不咱跟领导说一声,咱不去行不行。”

    黄雅娟的声音有些惶恐,完全没有自家男人升官了的喜悦。

    赵东来当科长的时候都贪污那么多钱,这升了处长还得了,她真的怕了,她怕有一天就会有人闯进自己的家里把自家男人给带走了。

    赵东来歉意的看了一眼黄雅娟,以前他没有真的考虑过家人的感受,直到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他才发现,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坐在一起,那是比什么都重要。

    “娟子,你不用担心,这次其实是明升暗降,林业局处长跟海关科科长,看上去级别高了很多,但没有什么实权,就咱们鹭岛这片啊,林业局那种破地方没几个人愿意去的。

    再说了,组织上的安排咱还能说不去啊。”

    “东来,你是不是得罪人了,不然怎么会…..”

    黄雅娟的话没说完,但那意思是再清楚不过了。

    赵东来有些啼笑皆非,女人的思维还真是神奇,一会就跳跃到了另外一个频道。

    只是赵东来知道,这哪里是得罪人,这是碰到贵人了啊。

    赵东来敢肯定,他这次职务上的变动十有八九是赵河北那边帮了腔,否则绝对是被平调到某个旮旯角的职务上安心养老。

    突然的,赵东来有些明白什么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了。

    在黄雅娟担心的眼神中,赵东来宽慰道:“怎么会得罪人,你当正处长是大白菜说捡就捡啊,哪怕是林业局的处长,那也是正处啊,放心吧,没事的,工资还涨了一百六十块呢。”

    坐在一帮假装看电视的赵江川也是有些懵逼,按照他的算计,赵东来这次能够安稳脱身没问题,但绝对会被扔到哪个无人问津的地方提前退休。

    谁想到,不但没有被打入冷宫,反倒是蹭蹭连跳两级。

    赵江川有些看不懂了,国内的政治还是真是复杂,他甚至怀疑是不是有些人心里不安,想用正处来堵住赵东来的那张嘴。

    不过幸好大方向没有出现意外,赃款的来龙去脉在纪检委那边有了交代,也算是解决了可能被秋后算账的问题,赵东来到林业局就等于远离了海关那个最大的漩涡。

    升处长,也算是意外之喜吧。

    林业局,那绝对是真正的清水衙门。

    为老爹操碎心的赵江川忍不住YY着,赵东来带着草帽,身背猎枪,平时打打野味,没事欣赏下山水,好像还不错嘛。

    只是赵江川终究还是放不下心,毕竟赵东来可是有前科的。

    处长在林业局又绝对是实权位置,万一赵东来死心不改有又什么捞钱的想法,整上几只保护动物,偷偷卖些珍贵木材还不是轻而易举。

    到那时候,搞不好又得他这个倒霉的儿子去擦屁股了。

    看来,到摊牌的时候了。

    “爹,妈,那个你们还记不记得…..”

    赵江川把玩着手指,眼神不敢直视人,那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谁都能看出来这家伙保住没憋好主意。

    正在互相小声讨论什么的赵东来跟黄雅娟对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笑了起来。

    作为成年人,他们觉得赵江川这种孩子气什么都写在脸上,实在是很有意思,可他们哪里会知道,赵江川这厮在等着给他们挖坑呢。

    赵东来故意板起了脸,他怒骂道:“男子汉大丈夫的,说个话都不敢大声点,我平时跟你怎么说的,做人要行得正坐得端,说话要大大方方,你看看你….”

    行得正坐得端?

    爹,你先把你屁股摆正再说,真当我不知道你干的那些事啊。

    赵江川暗自暗自腹诽着。

    不过他也没说话,因为他知道,黑脸的唱完了,等下就该他妈唱白脸了。

    果然,赵东来话还没说完,坐在他边上的黄雅娟就不乐意了。

    “吼什么吼,怎么,升了官就先回来施展施展官威啊,就个小处长都这么厉害了,以后你当了局长还不得上天?小川,你别听你爹的,刚才你说什么,电视声音太大我没听见。”

    赵东来幽怨的看着自家婆娘。

    怎么今天改戏了,不是说好平时我唱黑你唱白的,这回怎么连我都训了起来。

    赵江川忍着笑。

    他像什么都没看明白一样小声咕哝着。

    “妈,这次期中考试前,我爹答应了我一个条件,你们还记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