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四十九章 影帝的表演(求推荐)
    “赵科长,那个…..”

    那个了好几次,赵河北都没有把话说完整。

    按照程序,赵东来是被举报人,可在程序上,他也是举报人。

    这样的特殊情况,赵河北到纪检委十几年还没遇过,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再盘问下去。

    “赵科长,你对举报信的内容有….什么…..看法。”

    赵河北也是无奈,斟酌了好几次,他都没想出来该用什么词,毕竟自己举报自己这种事情,也是他人生头一回遇到。

    不过程序肯定是还要走下去的。

    哪怕其实站在他的立场上,已经很清楚没有再调查的必要,赵东来自己举报自己,连那些赃款都一并上缴。

    这事已经明摆着了,赵东来是来此以退为进的。

    赵河北可能永远都不会想到,赵东来其实比他要懵逼的多。

    神特么自己举报自己,傻逼才会干这种事情。

    他辛辛苦苦熬了那么多年,才终于得到了领导的认可,官也升了,钱也有了。

    脑子有病才会自己举报自己。

    可惜,赵东来的所有退路全都被一纸举报信给封死了,他除了老老实实坐实自己就是个傻逼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通过反向推理,赵东来已经发现,那个举报他的人给他设置了一个完全无解的局,唯一的生门就是承认他自己举报自己。

    而他,只能乖乖选择这当这个傻逼,也只能任由那个不知道来历的家伙牵着鼻子走。

    可只要他选择了当这个傻逼,那以后的日子就难过了。

    赵东来能够猜得到,只要他自己举报自己这种事情传出去,那他就可以开始计划该怎么养老了。

    没有任何一个领导,会放心用他这种连自己都不放过的家伙。

    赵东来就不明白了,得多么缺德加冒烟的人才能给他挖这么大一个坑,倒贴一堆钱不说,这个结果那幕后人似乎也得不到任何好处。

    只不过以后的事情还很远,还是先过了眼下纪检委这道鬼门关再说,不然还谈个屁的以后。

    “我愿意接受组织的惩罚,虽然有些赃款是因为工作原因才和那些宵小之辈虚与委蛇,但这些人敢如此猖獗的行贿,也跟我没有明确拒绝脱不开关系,我请求组织上给予我最严厉的处分……”

    赵东来再次发挥影帝级的表演水平,一番慷慨激昂的言辞那真是锵锵有声,声色并茂之下,连他自己都快信了。

    人的皮相有时候非常占便宜。

    赵东来的脸型有棱有角非常刚毅,似乎让人一眼就觉得他是正义的化身,所以,他自己还没完全信的时候,赵江北已经信了。

    好一条敢作敢当的汉子,可惜,生错了年代啊。

    赵河北感叹着,在感叹之余又有些惋惜。

    他也清楚,赵东来这次自己举报自己,基本上意味着他的仕途走到了终点,在目前的大势下,他这种人是再也难以翻身了。

    一个有心表演,一个心存善念,那结果自然不会有什么意外。

    赵东来抬头挺胸走出了纪检委的大门,而且还是被赵河北从出办公室的。

    在走出纪检委大门时,赵东来第一次感到了愧疚。

    因为,他看的出来,赵河北落在他身上的眼神有着一丝敬佩,也有着一丝丝关切。

    但赵东来也知道,赵江北的那丝敬佩和关切,不是敬佩他赵东来。

    赵江北敬的是天地间的那份正义,关心的是那个代表正义的人。

    而他,只不过是被动当傻逼,顺带又演了一场戏罢了。

    免不了的,赵河北再次对赵东来叮嘱一番,让他不要把今天的谈话内容泄露出去,哪怕两个人其实都知道。

    在赵东来跨出纪检委大门的时候,该泄露的早就已经泄露了。

    冬日的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暖的。

    赵东来站在公交站等待着公交车的到来。

    半个小时过去了,公交车还是没来,他忍不住埋怨着纪检委的那些家伙只管接不管送。

    只是,小声嘟囔着的他,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那笑容,有着无限的感慨和轻松。

    “滴滴…”

    公交车来了。

    赵东来跟在人群里后面往车门前缓缓移步,等到他上车的时候,因为身材太过高大,不得不稍稍弯下了腰。

    可不知是不是错觉,在赵东来弯下腰的那一刻,他发现,他已经很久没有把腰挺的这么直了。

    公交车停停靠靠。

    十几分钟后,赵东来下了车。

    一步也不想停的他快步往家的方向走去,这一刻,他最想看到的就是老婆和孩子。

    “娟子,我回来了。”

    “你下午不用去单位啊,咦,怎么跑的气喘吁吁的,去坐那歇会去,我正做饭呢,一会好了叫你们。”

    “不是好久没运动了么,就顺便跑了一圈,下午单位没什么事,今天就不去了。”

    “那刚好,我们厂里最近也没什么活,就提前放年假了,下午咱们去那边的超市看看,该买什么年货就买一点,你…..”

    说着说着,黄雅娟没声了。

    在黄雅娟转头翻动锅里菜的时候,赵东来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她的背后,趁她不注意就从后面搂住了她。

    黄雅娟被吓了一跳,她赶紧伸手去打赵东来那双不老实的双手。

    “老不正经的,大白天的干什么呢,小川还在家里呢。”

    黄雅娟小声骂着,哪怕是老夫老妻了,可赵东来当着孩子的面跟她这么亲密,她还是感觉很不好意思。

    赵东来怎么舍得放开手,不过也算是把那双不安分的手停了下来。

    “没事,就抱会,那小子看电视都快看傻了。”

    赵东来扭头扫了一眼在客厅看电视的赵江川,小声在黄雅娟耳边说。

    “哈哈….”

    果然,赵东来的话音刚落,赵江川就发出一阵白痴一样的笑声,似乎看到了什么很好笑的东西一样。

    赵江川不敢不配合啊。

    开什么玩笑,要是现在该破坏自家老爹的好事,那妥妥被他记恨,绝对没好果子给他吃的。

    可惜,赵江川想要配合,电视机却一点不给面子。

    “黎巴嫩首都黎巴嫩最近发生恐怖袭击,有超过三百名当地群众在恐怖袭击中丧生……”

    然后,赵江川就听到。

    “东来,你把这个菜先端出去,饭马上就好。”

    黄雅娟语气的羞恼和紧张,哪怕隔着老远,赵江川都能听出来。

    没有意外,斜着眼的他立马就发现了赵东来想要杀人的眼神。

    这下惨了…

    赵江川心里惨嚎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