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四十三章 人跟人的区别
    人跟人,都是人。

    但人和人,从来都不是一样的人,

    有的人觉得自己放荡不羁,无牵无挂,连老天都欠他都要艹天,这个世上就没有人不是欠他的。

    甚至不知道所谓的引据一句古语,将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中的天当成了自己。

    有的人重情重义,一诺千金。

    可能会因为一句话,一时的感动,一个誓言就用一生去守护。

    当然,这种人在有的人眼里,很多时候就是傻逼系列的。

    甚至还会嘲讽一句,以前的兄弟不是现在的兄弟,能够出卖的都是兄弟。

    末了也许还会感叹,人性最经不起考验。

    何天涯并不是什么善良之辈,杀人如屠狗的他甚至可以用罪大恶极来形容

    但不知道巧还是不巧,也或者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何天涯就是某些人眼里的傻逼系列。

    为了父辈之间那种质朴的情感,为了完成父亲的心愿,为了那种从来就不存在的公道,他从很早很早的时候,就心甘情愿做起了他曾经不能理解的傻子。

    他,为自己的选择而骄傲。

    这样骄傲的何天涯,又如何肯去拿赵江川给的钱。

    他是记不起来赵江川是谁,但除了真心相待的兄弟,有谁肯像赵天涯这么做。

    十万块。

    那可是十万块啊。

    谁要是给他何天涯十万块,他把命卖了都值了。

    出来混了这么久,何天涯可是清清楚楚知道,十万块,几条人命都未必值这么多钱的。

    可让赵江川的话却让他无法拒绝。

    是啊,眼看就又要过年了。

    没钱的话满子叔他们可怎么办,难道今年还只能像往年那样连过年都吃不上两顿肉么。

    只是,拿了钱的话,他的兄弟又该怎么办。

    这是一个在某些人眼里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问题。

    最容易的当然是干净利落的接过十万块钱,反正别人都是欠他的,没准还会暗骂一句小气,这么多钱才给十万。

    再黑一点,干脆包里的钱全抢了,顺便把人也杀了毁尸灭迹。

    反正兄弟本来就是用来出卖的嘛。

    可如此简单的一个问题,却让应该属于煞笔系列的何天涯纠结了。

    因为被睿智觉得应该属于煞笔系列的何天涯,虽然不睿智,可也绝不傻。

    他知道这个世界上的钱没那么好拿,如果那么好拿,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穷人。

    这些钱又不是赵江川的,一旦他拿着这十万块走了,那后果,岂不是只有赵江川一个人来抗。

    何天涯是骄傲的,骄傲如他又如何做的出这种事。

    不过何天涯心也是黑的,不黑也不敢把脑袋挂裤腰带上就出来打劫了,所以他很快就想到一个觉得挺不错的注意。

    他看了一眼‘情绪有些激动’的赵江川,沉声道:“这钱我不能拿。”

    咦,这家伙现在这么单纯啊。

    不明就里的赵江川想着,末了又在心里感叹道。

    社会真是一个大染缸啊,怎么后来的何天涯就会黑成那样呢。

    然而没等赵江川再想下去,何天涯就又给他补了一刀。

    “要不你把钱先送到地方,然后我再跟过去给他们拉个一锅端,这样不光能把所有钱都拿走,还能不牵连打你头上,你看怎么样?”

    你麻麻批。

    这是赵江川心里的想法,他刚觉得何天涯单纯,就被这一记神补刀给打击的说不出话来。

    这特么哪里是单纯啊,简直是黑到没边了,十万块不知足就算了,干脆还想来个一锅端。

    不过也是,这才是那个何天涯嘛。

    不然怎么后来会被人叫做,黑翼魔鬼。

    黑翼,既是暗水国际的标志,又是堕落天使的象征,再加上个魔鬼,自然是说何天涯这厮,长得一脸硬气却连堕落天使或者魔鬼都没有他那么心黑。

    至于怎么样,当然不怎么样了,哪特么来的接头人给他抢。

    赵江川急了,不急不行啊,总不能真让何天涯去打劫张华吧。

    “不行,千万不行,你也不想想,这么多钱人敢让我送,是根本就不担心出意外的,这些人都是手眼通天的,真这么干绝对会被他们查到。你听我的,把这十万块拿上走就行了。”

    何天涯犹豫了,赵江川的话一下子让他联想到很多。

    是啊,有钱的哪有几个善茬。

    真出事,他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可赵江川又走不了,到时候会被他给害死的。

    何天涯有些自责刚才的冲动,真要万一出现那种结果,他就是再把敌人杀完也救不回自己兄弟的命了。

    可是十万块这么一笔巨款,赵江川级这么给他的话,恐怕后果也好不到哪里去。

    一番考虑之后。

    何天涯咬咬牙道:“不行,十万太多了,要不你先给我五千,可以让满子叔他们过去这个年就行。”

    可能是觉得五千也太多了,毕竟普通家庭一年收入还没这个数字。

    何天涯又补充道:“两千,两千就行了,”

    何天涯那种纠结的样子,让赵天涯在心里暗笑不止,如果不是怕被何天涯给打死,他早就抱着肚子蹲到地上起步来了。

    只是笑归笑,坑归坑。

    他自然不可能真让何天涯就拿两千回去,这点钱,哪里能过什么安稳的年,那可是十几户人啊。

    “你就放心吧,这十万块我有的是办法解决,你只管听我的拿钱回去就行。”

    赵江川眼里恰到好处的露出一丝害怕和担忧,但脸上却故意装出一种大义凛然的样子,那惟妙惟肖的反应,恐怕就是连神仙来了都看不出真假。

    何天涯自然也看不出来,所以,那心里就像是有一团烈火在燃烧一样。

    他也是很早就出来混的人了,怎么会看不出赵天涯眼里的那种害怕,显然,十万这种巨款,根本就没赵江川说的那么轻松。

    何天涯直视着赵江川的眼睛,他沉声问:“这可是十万,你能有什么办法解决?”

    “我爹是海关的科长。”

    “嗯。”

    “所以那些人才会让我帮他们送钱,不然年龄小的那么多怎么可能就找到我,就是因为有我爸的关系在,你说是不是。”

    “嗯,然后呢?”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我说我能解决就能解决,我跌是科长,他们不敢拿我怎么样的,最多就是我爹把我打一顿了事,你赶紧把钱拿上回去,别再这给我磨叽了。”

    几句话之后,何天涯就知道赵江川是在说谎了。

    因为,人的眼睛是心灵之窗。

    只要说谎的时候,眼睛往往会不受控制的左右乱飘,或者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

    而赵江川虽然说的好像跟真的一样,但是他的眼睛却不由自主躲闪着,最重要的是,他的话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