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四十二章 什么是兄弟(求推荐)
    特异功能?

    没有的,肯定没有的。

    事实上,赵江川要是不知道这些才会奇怪。

    当然,何天涯小时候蛋蛋被螃蟹夹到这种事情,他本人是肯定不会说的。

    何天涯跟着赵江川一起了十几年,自然而然的,那些他曾经立志要管一辈子的叔伯们,再也不需要去靠他打家劫舍去养活了。

    以巨石资本的能力,养上几个闲人根本就无所谓的事情。

    加上赵江川又父母双亡,所以相处下来,他也是真心把那些曾经的英雄当做了自己的叔伯辈,后来干脆就将他们全部接到了北美颐养天年。

    人老了,自然就容易怀念过去,平时没事碎叨碎叨那再正常不过。

    一碎叨,除了说到那些老兄弟当年的热血,何天涯从小干的好事坏事自然也是他们念叨的东西。

    什么掏鸟窝掏到了马蜂窝,被野猪追的躲到树上两天不敢下去,什么一有空就借口去看满子叔,然后就天天厚着脸皮往人家小花家的店里去。

    这种琐事,老人们天天唠叨,赵江川就是想记不住都难。

    可这些东西何天涯不知道啊,他就是打破脑袋也不可能想出来在什么地方见过赵江川。

    何天涯面皮抽了抽,不知道什么时候,赵江川居然顺手把胳膊都搭到了他的胳膊上,完全是一种熟到不能再熟的样子。

    而一向机敏的他,居然没发现。

    “你..”

    “天涯,你说为啥你掏鸟窝能掏到马蜂窝里呢,你不知道马蜂其实没有蜂蜜的么?”

    “你…..”

    “天涯,听说野猪发起疯来连老虎都怕,是不是真的,不过我听说野猪其实也有弱点,要是用枪打到它屁股眼里,一枪就撂倒了。”

    “……”

    被赵江川将胳膊搭到了肩膀上,何天涯心里要多腻歪有多腻歪,更让他吐血的是,这王八蛋吐沫星子喷个没完,尽捡他的馊事破事说个不停。

    草拟妹啊,你去打个野猪的屁股眼里试试看,要是不把你吓到屁股尿流老子跟你姓。

    接着,何天涯就悲催的发现,他根本就不知道赵江川姓什么。

    真是特么见鬼了。

    为什么完全没有印象呢?

    何天涯满肚子的疑问赵江川那是心知肚明,可这厮越说越顺嘴,根本就不给何天涯半点发问的机会。

    让你丫的刚才差点吓死我,看我憋不死你。

    何天涯早已经放弃抵抗了,他除了耳朵饱受摧残外,连幼小的心灵都快被说崩溃了,换成谁特么被人尽捡馊事说还没法还口,那也得崩溃。

    何天涯自然也想还口,可他到现在都没想起来赵江川到底是谁,哪里来的馊事给他还口。

    也算何天涯有觉悟,他发现,只要他不开口赵江川就不会一直说个没完,起码耳朵还能消停会。

    于是,他很明智的放弃了追问赵江川到底是谁的打算。

    终于,在赵江川连续不停的说了半个小时后,他的嗓子哑了,这家伙终于说不动了。

    何天涯觉得机会终于来了,一直想不起来对方是谁,而人家对他又知根知底,这种感觉简直快把何天涯给憋疯了。

    “你….”

    可惜,何天涯太小看了赵江川的无赖程度,他刚一开口就又被赵江川给打断了。

    “天涯,这又要过年了,满子叔他们的日子肯定更难过了,你这次出来是不是想弄点钱给他们送过去的。”

    何天涯张了张嘴,没说话。

    不是为了弄钱,我跟到你屁股后干啥,难不成专门跑来让你摧残的啊。

    特么的,这下可好,这劫是打不成了。

    不过这次,何天涯学乖了,他满脸幽怨的眨了眨眼睛,那意思是在说又被你猜对了,省的赵江川又啰嗦个没完没了。

    算你小子有眼色,这回放你一马,看你丫的以后还敢吓我不。

    接着,赵江川故意东张西望了下,一副做贼的样子看的何天涯是莫名其妙。

    “来,路人可能有人路过,咱们到果园里去。”

    何天涯不知道赵江川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明就里之下,满脑子问号的跟着赵江川跑到了路边的果园里。

    然后,何天涯就被惊呆了。

    钱,整整一书包的钱,全是一捆又一捆整整齐齐的百元大钞。

    何天涯长这么大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钱,以前出去干活撑死一次整个百八几十块的,就是后来去打劫一次最多也就抢个几千块钱。

    “卧槽,这么多钱。”

    “嘘,小声点,别被人听到了。”

    何天涯已经感觉脑子不够用了,他很想说,你难道不知道我是来打劫你的么。

    可是他却怎么也无法再把赵江川当成肥羊了,如果不是朋友,谁会拿着一背包的钱给他看,还有把他故意拉到这四下无人的果园里。

    这一次,何天涯真的相信赵江川是他的朋友了,尽管他其实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赵江川敢这么做,自然是对何天涯的性格一清二楚,而何天涯的反应更是让他偷笑不已。

    王八蛋,让你连你老大都敢打劫,这回非把你卖了还让你帮我数钱不行。

    “这是那家对赌行里的钱,他们看我年龄小,就让我帮他们送钱去别的地方,每次可以给我一百块钱报酬。

    这十万你拿回去过年,记住千万别被人看到了,现在这世道不安全,财不能外露。”

    冒着杀头的危险出来打劫是为什么?

    还不是为钱。

    像个孤魂野鬼一样徘徊在异乡是为什么?

    还不是为了钱。

    谁会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把钱给你,谁会在你最需要钱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

    谁会知道财不外露的道理,还毫无防备的把所有钱都给他看。

    什么是朋友,什么是兄弟。

    这就是兄弟啊!

    赵江川一句顺口瞎编的鬼话,只差没把何天涯眼的泪给骗下来。

    可是何天涯知道,这钱,他绝对不能要,他的兄弟如此对他,他又如何可以不顾他兄弟的处境。

    “不行,这钱我不能拿?”

    果然还是那个何天涯啊,赵江川暗笑不已!

    “为什么?这是真钱不是假钱啊,没钱你让满子叔华子叔他们今年的年怎么过,你说什么疯话呢,给我拿着。”

    (求推荐,求宣传,求打赏,求扩散,求加入书单,新书各种求,求支援!!!被人把菊花爆了两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