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三十九章 既抢劫,又杀人
    何超,他们的排长。

    在当年对越反击战中同样身负重伤,一条腿因为误入雷阵,而被炸的粉碎。

    但比其他战士幸运的是,他最终活了下来,在战后被安排到粤西省某一家兵工厂工作。

    对于当年跟随自己参加战斗的兄弟,何超一直心怀愧疚,他觉得都是他能力不够才让战士们损失惨重。

    所以随着生活逐渐稳定后,何超就拄着一根拐杖有儿子何天涯搀扶着寻找当年的兄弟。

    结果自然是,在战争中哪怕腿被炸碎都没流一滴泪的汉子哭了,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当年的老兄弟日子会过的那么凄凉。

    除了少数的兄弟安了家之外,那些身带各种残疾的兄弟一直孤单单一人不说,更因为身残连生活都难以为继。

    一帮三十多岁的人,苍老的就像是五十几岁,甚至有的被乡里邻居当成乞丐对待。

    这令本就愧疚的何超更是悲痛自责,如果不是这帮兄弟当年跟着他去参加战争,也许如今就不会是这种结果了。

    悲痛交加的何超自然不忍自己的兄弟为国奋战后落得这么一个下场,在知道真相后怒气冲冲找上了伤残军人安置的各个部门。

    可结果让他失望了,一个等字就让只剩下一条腿的他无计可施。

    何超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些兄弟们的生活会如此艰辛,各地后勤部的人员换了一波又一波,早就没人记得他们这些曾经浴血奋战的战士。

    他们是一群被遗忘的人。

    军人之间的感情一般人很难想象的,那种背靠背命换命中建立起来的感情,是最无私,也是最纯粹的。

    作为曾经的排长,何超如何忍心看着自己的一帮老兄弟为生活所困。

    没有人来管你们,我来管,只要我何超活着一天,我就一定会对你们负责。

    从那时候开始,何超就担负起了照顾自己一帮老兄弟的责任,任那些老战士如何反对,他都从来没有妥协过。

    一帮被人遗忘的英雄就这样相依为命的活着。

    但何超只是兵工厂的一名技术人员,收入本身就很微薄,可这份微薄的收入被分作十几份的时候,那种艰难可想而知。

    幸好何超的媳妇很是通情达理,自家男人心中的愧疚她一清二楚,她不但不计较何超将自己的工资全部给了那些无依无靠的战士,连她自己的工资也尽量挤出来一些拿了出来。

    可这些远远不够,一家人养活十家人,仅仅只靠微薄的工资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幸而总算有一些老兄弟还有些其他手艺,一帮人互相扶持着还能勉强度日,也只能勉强度日。

    何天涯早年也曾抱怨父亲干嘛那么傻,但由于何超腿脚不便,每年送钱送粮的活计就落到了他的身上。

    在一次次跟那些自己父亲的兄弟接触后,他逐渐理解了父辈之间是怎样一种感情。

    读书对于何天涯无疑是一件奢望的事情,那高昂的学费足以够一个人半年的生活费,早早就辍学的他就开始赚钱,用来帮助父亲完成他的心愿。

    但社会的结构早就注定了普通人劳碌一生也就是贫苦没有知识,没有技术,又没有经商的天赋,

    无论何天涯怎么努力,对于生活的改变也是微乎其微。

    年轻气盛的何天涯如何肯甘心,父辈为了国家的每一寸土地抛头颅洒热血,却落得一个如此下场,他感到深深的不公。

    何天涯出生在军人家庭,何超又是在兵工厂上班,枪械自然从小就是何天涯的玩具。

    也许是基因里的遗传,也许是熟能生巧的缘故,各种枪械到了何天涯手里几乎变成了活的一样。

    他常年又和一帮上过生死战场退役下来的老兵待在一起,军队的硬气功那是从小就练,更是有意无意中就学到了不少的格斗技巧。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格斗技巧,全是战场上磨炼出来的杀人技巧。

    这些东西也许在万人的大战中作用不大,但是在和平年代之中,如果将这些东西融会贯通简直就是一具暴力机器。

    在一次偶然中何天涯遇到了一帮抢劫的,在发现拜托不了后果断出手。

    结果没什么意外。

    一硬气功早就被何天涯练到棍棒打到身上都会断掉,他又精通各种格斗技巧,一帮白天是农民晚上是劫匪的普通人哪里会是他的对手。

    一帮抢劫的抢钱不成,反倒最后被何天涯抢了个精光。

    这一抢抢出了经验,这一抢也抢到了甜头。

    既然码头扛包改变不了什么,他觉得他应该做出些改变了。

    抢劫一般人不光抢不到钱,穷人又何必为难穷人,所以在觉得有所改变后,何天涯就将目标放到了一些有钱的人身上。

    人都是逼出来的。

    父辈的不公让何天涯本就有些仇视社会,而法律意识薄弱的时代里,他也不觉得抢劫就属于犯罪。

    更何况,人都快活不下去了,犯罪又算什么。

    何天涯甚至觉得,劫富济贫是在替天行道,那些有钱的有权的又有几个是好东西,他只是抢回本该属于穷人的东西罢了。

    有了第一次难免就会有第二次,在看到一帮叔叔伯伯们再也不用为了吃饭而为难的时候,何天涯更是觉得他的选择是对的。

    当然,这一切何天涯都是瞒着那些他的父亲和那些叔叔伯伯们,他知道老一辈的人墨守成规惯了,否则哪怕他们身体残缺,又怎么可能过的那么凄惨。

    粤东省和东南省是靠近沿海的地区,经济比内地繁荣自然就意味着有钱人更多,又离粤西省距离比较近,有着天然的地理优势,何天涯就一直在这两个省的各大城市随机寻找目标。

    十几年的相处,赵江川对何天涯早年在国内的经历那是一清二楚,所以他在意识到现在还跟何天涯不认识的时候那是吓得亡魂皆冒。

    因为何天涯抢劫的时候从来就不仅仅是抢劫,为了不暴露行踪从来都是杀人灭口。

    既抢劫,又灭口。

    何天涯迈着步子一步一步的朝前走着,那不紧不慢的样子似乎根本就不是出来抢劫的。

    但赵江川的冷汗几乎都冒了出来,他太了解何天涯了,这家伙从都是枪不离身,那装在裤兜的双手根本就不是耍酷。

    别看这家伙一脸硬汉的气质,若轮阴险程度,那绝对不会比他差上半分。

    赵江川敢肯定,何天涯已经将早已上膛的枪口对准了他,那裤兜异常的凸起就是最好的证明。

    也许下一秒,何天涯就可能会直接开枪先干掉他。

    赵江川忍不住暗骂。

    娘的,难不成老子要被自己人给干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