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三十六章 人间天堂
    张华不亏是能把对赌行能开到万邦楼上的人。

    在赵江川刚等的有些不耐烦时,他带着两个人抓着几个纸袋准时回来了。

    四个老人头的蓝色百元大钞,整整十摞,每一摞十沓,全部用草绳扎的整整齐齐。

    一百万。

    普通人就算要取十万二十万那怎么也得提前一天预约,可整整一百万,张华说一个多小时弄到钱,还真就弄到了。

    “小兄弟,这里是一百万,你看需不需要在这里点点。”

    “不用,不用,张叔你我哪里会信不过呢。”

    点点,开什么玩笑。

    就是银行会出问题,张华这种对赌行里也绝对不会出问题,一百万都拿出来了,怎么可能会少上几张或者弄其他什么手段。

    真要去点点,那不光是在给张华上眼药,也等于拿起巴掌打自己的脸。

    张华丢不起那人,赵江川一眼丢不起那人。

    “哈哈,小兄弟,你这话说的我爱听,不过这么多钱,你总不能就这么拿回去吧,现在这世道不安全,要不要我找人开车送你回去。”

    尽管张华之前恨不得赵江川出门就被打劫,可毕竟也只是想想,赵江川的钱怎么说也是从他对赌行里拿走的。

    真要出了点什么事,传出去肯定会被有心人煽风点火。

    只是赵江川哪里敢让张华安排人送他回去,天知道被张华摸清他的跟脚后会不会起什么心思。

    他将桌子上的钱麻利装到平时背着的书包里,笑着说:“我家就在曾厝那边,离这里没几步路,没事的。”

    赵江川姓赵,家在曾厝当然是这家伙顺口胡说的,在他没有真正自保的力量前,容不得他不小心翼翼。

    要知道,生命是无价的,但钱可是能买命的。

    可张华仍旧有些不放心,这几年人们的日子是比早些年好过了点,可世道反而没以前那么太平了。

    晚上入室盗窃、拦路打劫这些都不是什么新鲜事,甚至光天化日之下都有人持枪打劫。

    前不久,张华就听说粤东省发生了一起银行被人打劫的事。

    大白天,拿着枪,打死了两个人拿着钱就跑了。

    “小兄弟,真不用我让人开车送你回去,这两年日子可不是很太平啊,咱们鹭岛还好,你要是在东粤市敢背这么大个包上街,我敢保证出门五分钟就得被抢了。

    而且这眼看就要过年了,你别真个遇上打劫什么的可就不好了。”

    老小子,你当鹭岛人就一定要报厦大啊。

    赵江川那是铁了心不想让张华知道他的跟脚,张华越是这么说,他就越觉得张华这厮是想吓唬他,然后弄清他的来路。

    东粤市?

    这老小子真不是东西,以为年轻就没出过门啊,东粤市那里是人间天堂,到处都是美人一条街,怎么可能有他说的那么恐怖。

    赵江川不知道,他这次是真冤枉了张华。

    张华是多少有那么一点小心思,可也是真的担心赵江川的安全,毕竟任何行业都存在竞争,更别说对赌行这种全靠信誉的地方。

    所以他是确实不希望赵江川出点什么意外,那样的话,其他竞争对手肯定会帮他宣传的人尽皆知。

    至于张华说的世道不安全,倒也不是吓唬赵江川的,甚至事实上要比张华说的更为严重。

    在九十年代的东粤市,因为距离香江不算远,所以在那位伟人没有发话之前,就已经成为最先发展的城市之一。

    大大小小的工厂到处都是,当然也有几乎摆在明面的走私偷渡。经济在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时候,也像是打开了一个潘多拉魔盒。

    东粤市在聚集了大量的人口之时,难免三教九流都会混杂其中。

    什么飞车党,砍手党,皮条党各种下三滥,多不胜数。

    早年到过东粤的人都知道,当地各种帮派横行,比之电影中的古惑仔镜头更加惊人。

    最猖獗的时候,那些砍手党在街上专门物色带有金银饰品或者背包行走的路人,哪怕是光天化日之下,也是动手就抢。

    路人稍有反抗就是直接动刀,甚至连动枪也都时有发生。

    赵江川到底出生的比较晚,他所知道的小东京那是两千之后的东粤市,除了知道东粤市那里是人间天堂外,对九十年代初全国真正的治安环境他知道的并不多。

    毕竟当年他仅仅是一个学生,每天除了吃饭上学外,平时根本就不可能出远门,更不可能一个人就抱着一堆钱上街了。

    但如果是把赵江川换成他老爹赵东来,绝对会对张华的话深以为然。

    平时各地的治安就不是很好,小偷小摸什么的都不在少数,不然赵江川那次把自己家里伪装成入室盗窃,赵东来也不会轻易就信了。

    眼看年关将至,一些日子过不下去的人铤而走险再正常不过。

    赵江川哪里会清楚九十年代真正的社会环境,当年的他在这个时候不过是温室里的花朵。

    他忍不住想。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老小子,你跟我玩心眼,真当我是高中生啊。

    张华的话不但没有吓到赵江川,反而让赵江川一门心思认定了张华是想探探他的跟脚,以他的性格怎么可能会让张华再送他回去。

    “张叔,真不用麻烦了,就几步路的事情,哪会那么倒霉遇上打劫的。再说了,哪个不开眼的敢打劫我,我爹可是局长,分分钟弄死他们全家。”

    赵江川话一说完,立马就被张华归属到了傻币的行列里。

    他怎么之前就没看出来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是个白痴呢,那些敢大白天打劫的哪个不是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谁会管你是什么局长的儿子。

    别说你老爹是局长,你老爹就是市高官,也没什么卵用。

    这小子绝对是一向嚣张跋扈惯了,特么的,整个一白痴啊这是。

    张华也是老江湖了,三言两语他就突然明白赵江川为什么不让他派人送了,十有八九是在防着他呢。

    算了,不管这小子了,鹭岛治安一向不错,这小子应该没那么倒霉。

    “那小兄弟,我就不送你了啊,你路上小心。”

    赵江川将装好钱的书包往身上一背,大笑道:“张叔,你就放心吧,那咱们回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