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三十四章 冥冥中的感觉(求推荐票)

第三十四章 冥冥中的感觉(求推荐票)

    再高的山峰总有到顶之时,这是常识,是每一个人都知道的东西。

    金融市场的行情也是如此,谁都知道,涨的多了一定会见顶,跌多了也一定会见底。

    不管是什么样的利好,也或者天大的利空,从来就没有会一直涨个没完跌个不停的行情。

    国债323在短短半年的时间从98元一路上涨到了接近113元的价格,高达15元的价差,怎么可能还会一直涨下去。

    因为期货合约终究只是一种衍生品金融工具,它是绝不可能脱离现货市场独立存在的。

    所以国债期货上的价格,一定会跟国债最终的价格会非常接近。

    按照以往国债年化利率来算,一般国债的利率也就在百分之六左右,就算这次的三年期国债上会有所提高,110元这个价格也基本上到头了基本到头了。

    国家又不是傻子,即便说这次3年期国债会有一定的补贴,但也绝对不可能会提高太多,不然那国家岂不是就成冤大头了。

    赵江川一次在110元这里又买了三十张多单,加上他之前买的十张,那就是四十张多单。

    四十张合约,那绝对是大手笔了,这意味着只要再下跌一个点,赵江川不光要把赚钱的钱全部吐出来,还的把本金也亏进去。

    这就是张华哑然失笑的原因。

    年轻人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刚赚点钱就不知道自己姓啥名谁了,还真以为市场是他老子的局里不成。

    连市场有风险,入市须谨慎这八个字都不知道,真是初生肥牛不怕虎啊。

    可还没等张华脸上的笑容落下,国债那让人以为会一直平淡到天荒地老的价格动了。

    动的是那么的突染,动的是那么令人难以置信。

    国债323合约在半个小时内几乎走成“一”字型的走势,可很突兀的,就像是平静的水面被丢入了一个炸弹一样。

    一直在走织布机的国债323,价格瞬间有110元直接拉到了112元。

    在张华脸上的笑容刚落,在赵江川刚收到报单员打出来的回执单时,大屏幕上多出了一个“1”字型的九十度直角。

    好一个魏则西,果然是一字断魂刀。

    赵江川轻轻一笑。

    该来的终于来了。

    张华简直要疯了,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这特么怎么可能,眨眼的功夫都没有,国债323居然从110元变成了112.115元。

    荒谬、茫然、还有更多的难以置信。

    可惜市场似乎专治不服,在张华的难以置信中,开始一路疯狂走高。

    112.255元、113.355元,113.395元,直到一直突破了元的大关,竖立成“1”的走势才总算了有了短暂的停顿。

    仅仅一分钟,高达四个点的涨幅。

    这意味着,在这一分钟内,一张多头的合约如果多在110点的话,可以赚到4万的利润,而如果空在110元的话,则要亏损四万额利润。

    疯狂的行情带来死一般的宁静,对赌行里还剩下的几个人像傻了一样呆呆的看着那竖着的“1”字形,连半丝声音都没有发出。

    这怎么可能。

    几乎所有的人心里都是这个想法,这怎么可能。

    是啊,这怎么可能。

    国债又不是股票,国债被称为最稳定的投资工具那是有原因的。

    利润总会伴随着等额的风险,最稳定的投资工具,也意味着国债的风险很小,这个风险也等于说国债的波动不会很大。

    它是国家信誉为根本发行的债券,不存在到期兑付的风险,其主要收益是靠到期率贴补为主。

    但利率关系到货币的存量变动,一般国债的收益可以预期,就是这个最终利率上是不可能有太大变动的。

    可事实又摆在眼前,在所有人的不可能中,国债323以一条九十度的上涨走势,直接从110飙到了元。

    这种冲击,几乎令所有人都呆立当场。

    “啊,我发财了。”

    一声疯狂的叫喊,打破了对赌行里的宁静。

    这是一个年龄在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脸上有着毫不掩饰的激动和兴奋,手里拿着一张回执单使劲的喊着。

    在旁人羡慕和妒忌的眼神中,他拿着回执单走到了兑付的柜台,带着喜悦和激动将手里的多头合约获利了结。

    “啊,老王,你没事吧!”

    另一声惊呼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痛苦的捂着心口,脸上充满了悔恨和懊丧,正是他,在不久之前劝说别人跟着他一起做空。

    可谁曾想,不久之前还志得意满,如今不光把利润全部吐出还把本金也亏个精光。

    赵江川眼神平淡,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对于人性在金融市场里的体现,他早已经司空见惯。

    他深深知道,那一场又一次的疯狂行情,本就是一次又一次无声的战争,在那盈亏和利润之中,在那贪婪和恐惧之中,所有的人只能为自己的行为而埋单。

    所以他并没因为知道未来国债323会涨到一个天价而鄙视兑付利润的那个青年,也没有对捂着胸口满脸悔恨的中年人有什么同情。

    这就是资本的世界。

    只要有着充足的资本,只要有足够的利益,金钱永远会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

    财能通神,亦能杀人,从来都不仅仅只是八个字而已。

    既能杀别人,也能杀自己。

    更何况,无论是财富或者社会结构,注定了只有无数的失败者才能堆起其他人的辉煌,没有无数战死沙场的炮灰,又如何会有百战成名的将军。

    魏则西,则是现在国债中多头的那个将军。

    对于魏则西,赵江川的了解的并不算很多,当他成名之时,这个华国第一代操盘手,曾经华经开的主盘手,后来金永系的掌门人已经战死沙场。

    只留下了当年叱咤风云的种种传奇故事,和令人闻风丧胆的一字断魂刀这五个大字。

    这次亲身体会了魏则西的一字断魂刀,赵江川发现,魏则西能够在国内资本市场纵横十几年,绝不仅仅是靠着其背后的背景。

    一字断魂刀这种手法,绝对深谙兵法应用之道。

    赵江川冥冥中有一种感觉,如今身处90年代,他恐怕早晚要和那些纵横国内资本市场的大佬们之间发生碰撞。

    魏则西、袁天华、葛卫南…..

    (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