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三十一章 都不是好东西
    人的贱,有很多种。

    在没吃没喝的时候,几乎每天都是想的有肉吃多好,等到大鱼大肉吃多了,就特怀念当初没肉吃的那种日子。

    还有一种贱是,家里放着一个貌美如花的小媳妇,但总想到外面找个小妹子,没事还再去青楼勾搭下花姑娘。

    一边劝说花姑娘为何不从良,一边又专门喜欢翻别人家的墙。

    总之,人的各种贱那是说上几天几夜都说不完。

    就像还有种贱,很多人时候,一个大美女脱个精光未必就称心如意,反倒是欲盖弥彰**半露更能动人心魄。

    张华这种人跑了一辈子江湖,那是深知人的各种贱法。

    在察觉到赵江川听了他的话后眼神一亮,就知道这小子动心了,事情已经成了一半。

    如果是一般人,现在肯定会趁热打铁蛊惑赵江川继续做多,但张华不同,他深知,越是表现的主动,就越是会令人反感。

    特别是,他跟赵江川在利益上是完全冲突的,那绝对不能表现的太过急切。

    对于张华的小心思,赵江川那是心知肚明。

    他忍不住感慨,张华能够在这行混的风生水起真不是盖的,简直是洞悉人性之中各种的弱点,恐怕就是一些专门学心理学的也比他强不到哪里去。

    如果他没猜错,恐怕接下来就要给他演好戏了。

    为了不让张华失望,赵江川很配的问:“张叔,你的意思是做多?”

    “看你这小子蛮机灵的,怎么关键时刻就转不过弯了呢,国债都涨这么多了,肯定要跌的啊。”

    “那你刚才不是说,多头主力是华经开,人家的背景又那么大。”

    “华经开背景是大,人家万邦也不差啊,不然怎么可能成为咱们国内最大的证券公司,人家敢在空头上打出几十亿资金,那肯定是有原因的对不对。”

    “张叔,你不是体质内的人不清楚,我爸是局长,所以我听过不少这种事情,在咱们国内啊,大老爷们说啥才是啥,你再有才有钱也没什么卵用。”

    张华那是满脸的失望,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只差没有跺脚了。

    赵江川的脸上呢,就只差写着你是外行你不懂了,那种鄙视的眼神,那种嚣张的样子,哪怕是张华目的都达成了,都恨不得把他给轰出去。

    人家都说越看越耐看,这小子,真是特么越看越不顺眼。

    只是看不顺眼归看不顺眼,张华心里还是一突。

    他也是老江湖了,很敏锐的就从赵江川话里抓到了不少东西。

    难怪这小子能拿出这么多钱,果然是官二代,还是局长家的,不管是什么局长,那肯定不是好东西。

    哎,惹不起啊。

    可张华那里会知道,赵江川这是满嘴跑火车,扯起不存在的老虎皮充大气呢。

    能在对赌行里混,光凭能力哪里能做到张华这么大,还直接把对赌行给开到了万邦的大楼上。

    那黑道白道绝对都有不少关系,最差也是能够说得上话的。

    不拿点东西把张华给镇住,赵江川还真担心张华将来会翻脸不认人,那他赚的钱还找谁要去。

    信誉这东西,可是无价也无价啊。

    戏演到这个份上已经差不多了,再演下去怕是两人都得穿帮。

    赵江川突然道:“张老板,我怎么觉得不对啊,我赚钱的话你就的亏钱,你一个劲的让我做空,是不是….”

    “哈哈,我明白了,你是不是有什么消息知道要涨,才故意让我做空的。”

    张华眼神一滞,恼羞成怒道:“我张华是那种人么,你这小子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要不是看你小子顺眼,你以为我会给你说这些。还准备把我家玲玲都介绍给你认识?”

    “张老板,不管你怎么说,我这次做多做定了,凭华经开的背景,还不直接吊打万邦。”

    张华也是拼了,大功告成就在眼前,他甚至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不惜连女儿都给搬了出来。

    臭小子,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宝贝女儿,老爸这次对不住你了。

    不过你放心,等这小王八蛋亏光了,我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赵江川则平淡的多,这种交锋在他眼里简直跟过家家一样,陪着张华这么演义,无非是给自己找点乐子罢了。

    甚至一想到将来张华面对结果时的样子,赵江川还忍不住同情着。

    何必呢,这么费心费力的给自己挖坑。

    一只老狐狸,一只满脑子坏水的家伙。

    两个都不是好东西。

    …..

    “帮我再报五张国债323合约,价格108.585,多单。”

    有着五万的本金和四十万利润,赵江川在张华这里的本金已经达到了快四十六万。

    所以张华很奇怪,五千块在他这就可以做一手国债,四十六万都快能做一百手了,他也算是在金融市场混了两年了,还从来没有见过像赵江川这种人。

    别人不管是做股票还是做期货,那是生怕钱不够,可这小子倒好,明明有几十万,居然一共才只开了十手。

    “呦呵,你不是说华经开多牛逼多牛逼,那怎么才开这么几手啊。”

    张华是真的很好奇,他忍不住想试探试探赵江川到底是怎么想的。

    赵江川龇牙一笑,他小心将报单员递过来的回执单收起来,半真半假道。

    “这不是为张老板你担心么,万一我赚钱太多,你赔不起跑了怎么办。”

    张华怒了。

    对赌行一无执照,二无监管,能不能够做大全靠时间积累起来的信誉。

    赵江川这么说,无疑是对张华的不信任,往大了说,那简直就是在抹黑他这么长时间积累下来的信誉。

    “小子,你太看不起我张华了吧,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张华做这行这么久,谁在我这里没拿到过钱。

    黄厝那边的黄万生你听过么,去年在我这里赚了五百六十多万,我有没有少过他一分钱?”

    赵江川这么说无非是想再试试张华的底线,既然张华发火,他自然见好就收。

    赵江川赔笑道:“张叔,别生气,别生气,我这不是给你开个玩笑么,你也说了,国债涨了这么多,跌的面很大,我其实也怕啊。

    还有这不是要过年了么,也想出点钱办点年货什么的。”

    张华那个悔啊。

    难怪这小子有几十万才一共只买十手,原来全是刚才他嘴贱多说那句话给闹得。

    什么狗屁过年买年货。

    你一高中都没读完的小屁孩,买什么年货,这小子明摆着是想先把一部分利润落袋为安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