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三十章 人都很贱
    玲玲姐?

    张叔?

    我跟你这是第二次见面,我女儿你连见都没见过,我们跟你没那么熟好不好。

    你特么听不明白我说的话?

    赵江川的无耻已经刷新了张华的三观,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可以不要脸到这种地步。

    张华算是明白了,再这么跟这小子扯皮下去,以这小子的无耻,没准一会就特么又要改称呼了。

    张华懒得再跟赵江川扯皮下去,不然他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控制住脾气。

    他打了个哈哈道:“在魔都读书,没在鹭岛,等以后有机会可以介绍你们年轻认识下。”

    “没……”

    张华一看赵江川又要插话,他脸都差点绿了,以赵江川打蛇随棍上的嘴皮子,哪里还敢给他接话的机会。

    “小兄弟啊,我是过来人,比你多吃了几年饭,有的东西比你可能要懂得多些。

    这人啊,其实有本事的人不少。

    但为啥能力差不多的人,有的可以混的风生水起,又的就是那沧海一粟呢。

    如果不说背景什么的,其实跟运道有很大关系的。

    就像市场的行情一样,运气也是涨涨跌跌的,要想成大事呢,一定要在运气好的时候去做,运气不好的时候少做,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张华的目的很简单,他浪费这么多口舌甚至连脾气都不发。无非是希望赵江川暂时不要兑现走人。

    四十万啊,又不是四十万冥币,要是赵江川开口说要拿钱走人,他就得贴出去这么一大笔利润。

    没错,对赌行钱是挣得容易,可场地费、人工费、各种关系打点费用什么的,都是钱啊。

    所以只要有半点可能,张华都希望说服赵江川继续做下去。

    因为从理论上来说,做一次赚钱概率是百分之五十,再做一次赚钱的概率就是百分之五十的百分之五十。

    几何方式算下去,想要真的赚钱,那到最后能赚钱的概率简直就是微乎其微。

    只要赵江川继续做下去,那到最后基本上妥妥的再亏回来,这可都是张华自身的经验,不然他也不会开对赌行这种行当了。

    赵江川怎么可能看不出张华的打算,从他一进门就知道张华想放什么屁。

    不然以他无利不起早的性格,才不会跟张华在这里故意装傻充愣使劲扯皮。

    无非就是希望旁敲侧击了解下张华的背景和人际关系,不然这么多钱放到对赌行这种地方,那心里实在是没底。

    收获倒是有了,不过不大。

    张华有一个女儿,叫张玲玲,在魔都读大四。

    毕业后就会出国留学。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1978年到1994年,国内汇率实行双轨制,是人民币历史上贬值最厉害的时间。

    出国潮爆发和货币发行量加大,央行挂牌价的人民币从一块多贬值到了八块七左右。

    由于资本流出有管制,一些急需出国的人只能走黑市流通,黑市差不多走在十块钱兑换一美元的价格。

    也就是说张华的女儿如果出国,以美国的花销,估计几年下来百八十万肯定得要的。

    万邦大厦门前的那辆宾利,据说也是张华的,虽然是从海上过来的走私车,不过怎么也得值个百八十万。

    这些信息综合下来,赵江川很快就得出了结论,张华的身家保守估计在五百万以上,并且只会多不会少,不然根本就没法支撑这么庞大的开支。

    张华可能永远都想不到,他随意几句话就会被赵江川计算出这么多东西,否则他一定很后悔自己拉来这么一个肥羊。

    不过令赵江川稍感意外的是,他没想到张华居然会说出一番运气的理论。

    他当然明白张华这套说辞是什么目的,但张华能够说出这么一番话,已经很接近交易中的本质了。

    不过赵江川能感觉到,张华这么说无非是想忽悠他罢了,他可能根本就不知道,他这一通乱扯已经快接触到某种真相了。

    对于张华的打算,赵江川那是心知肚明,一想到将来张华知道了结果,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顺着张华的语气,赵江川忍不住调侃道:“张老板你不说我还没发现,在家的时候我爹打牌就是这样的,赢得时候一手烂牌都能赢,输的时候拿俩炸弹照样输,好像真跟你说的一样啊!”

    张华总算是吐了一口气,暗叹一声这小子总算上路了,也算是没白瞎他一番口舌。

    张华露出一种非常诚恳的笑容道:“要不是你小子叫我一声张叔,这种东西我才不会告诉你呢,这交易啊,就跟打牌其实一样,赚钱的时候尽量多做,亏钱的时候一定要少做。”

    丫的,这老小子一点亏都不肯吃嘛,刚才还一脸不情愿,现在就升级成叔叔辈了。

    赵江川暗骂一声。

    不过脸上却带上了最真诚的笑容,那种经过专门训练的表情,有时候连他自己都分不清真假。

    “张叔,那你说现在国债做多还是做空好,已经涨这么了多我心里没底啊。”

    赵江川语气里的诚恳连他自己都快信了,张华当然是也深信不疑。

    所以,他被吓了一跳。

    涨这么多肯定要跌的,再被这小子做空赚钱的话,他内裤不是都得亏出去。

    不行,得想个办法让他继续做多。

    “我听消息说啊,国债现在上面的多头大军是华经开,知道华经开是什么背景么?”

    赵江川一愕,转瞬在明白张华的意图后差点没笑出声。

    有这么给自己挖坑的么。

    “咳咳……”

    赵江川只能先把头低下去,在憋了好久才终于把想笑的感觉给憋下去。

    他很配合道:“不知道。”

    张华故作神秘的先是用手指了指天花板,然后才压低声音说。

    “知道为啥以前咱们国内有八十八家信托公司,现在就只剩下华经开了么,人家上面有人。”

    “你是说?”

    “财政部,还用我说么?”

    赵江川很“惊讶”的说:“那不是手眼通天了?”

    “你说呢?”

    张华这话说的那是很有水平,做了十几年的生意,他很清楚一件事。

    那就是,人都很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