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二十九章 喜鹊叫(求推荐票)
    赵江川那个怨啊。

    只是怨言归怨言,学还是得学,幸好当年理科打下的底子还在,在背数了各种公式后又慢慢找回了当年的感觉。

    也幸好平时没事能找些乐子,逗逗那个爱哭的同桌,欣赏欣赏那个养眼的班主任,不然赵江川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下去。

    可惜这两天那个可爱的同桌突然就不可爱了,对他总是爱理不理的。

    赵江川同学这就又坐蜡了,于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就又翘起课来。

    张华的涵养那绝对不是盖的,尽管心里在骂着赵江川早不来晚不来,但脸上那笑容和那语气之真诚,看到赵江川就跟看到了老朋友一样热情。

    赵江川也不是省油的灯,哪里会猜不出来张华的真实想法。

    面对张华的热烈欢迎,他故作诧异道:“张老板在等我,我保证金不够需要追加资金?”

    张华心里那个腻歪。

    妈的,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么,谁不知道这几天国债323暴涨,这小子真不是个东西,诚心膈应我呢。

    我等你,我是想等你亏光了再来。

    可惜,哪怕是心里有一万个不爽,张华也得捏着鼻子认了,钱亏了总不能面子也丢了。

    好歹给这小子留下个好印象,一会才好说服他继续做下去。

    “小兄弟,你真的不知道?这半个月国债大涨,连续涨了八个多点,你那五手多单这回赚大了,现在已经有四十多万的利润。

    能够买在低点的人不少,但能一直拿到今天赚这么多钱的,你还是我第一个见过的。

    我张华真的是佩服小兄弟这份能耐,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张华这话说的半真半假,就像他说的,市场里那么多人,总会有人可以买到价格的低点,但能够一直坚持到赚这么一大笔钱的,几乎是绝无仅有。

    在面对着市场那种无序的波动里,那种对未来的不确定,没有几个人可以坚守自己的本心。

    当然,这是张华说的真的地方,至于假的,那就是。

    他佩服个鬼的佩服,无非就是这小子运气贼好,就跟第一次打牌的人往往总能赢钱一样,天知道踩到了什么狗屎运了。

    赵江川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们学校最近正在补课,平时没时间出来,要不是张老板你说,我还不知道我赚了这么多钱呢。

    都是运气好,瞎猫抓个死耗子。”

    赵江川这话说的张华那是一愣,在明白过来后忍不住想破口大骂。

    他妈的,那怪这小子没有跟别人一样赚上万把几千块就来兑付了,感情是这小子被关到学校出不来了。

    这….

    这是什么狗屎运啊这是。

    可不知道为什么,张华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那种做生意长期锻炼出来的直觉让他似乎想抓住点什么。

    只是每次去细想的时候,总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张华也没有太过在意,说到底感觉这种东西都不怎么靠谱,很多时候哪怕有点什么感觉他自己都不信,哪怕很多次结果证明其实他的感觉是对的。

    但这次的感觉实在是太模糊了,他甚至连一点方向都没有。

    “小兄弟,你这话就太谦虚了,那天我一看见你就觉得你不是一般人。一表人才不说,那胆魄也非常人能比。

    像我当年跟你这么大的时候,哪里敢揣着五万块就出来拼了。

    以我看人的眼光,小兄弟你绝非池中之物,只要顺利恐怕过不了几年就能在国内有一席地位了。

    不过作为过来人,我有些话得提醒你。

    这人啊,能力是实力的一部分,运气也…..”

    没等张华把话说完,赵江川脸色一喜,他很突兀道:“张叔,你是想把女儿介绍给我认识?”

    张华脑子跟被人拿了锤子砸了一锤似的,整整停顿了两秒钟才算回味过来赵江川到底在说什么。

    张叔,谁特么是你张叔了。

    老子什么时候说要把女儿介绍给你了,这特么是什么混账话。

    这小子真不是个东西.....

    张华心里都觉得赵江川不是东西,赵江川不让他称心如意岂不是辜负了张华的期望。

    “张叔,我明白你的意思,难怪我早上出门的时候听到喜鹊叫,还想着有什么好事呢。

    不过张叔,我现在才读高三,那个不知道张小姐今年….”

    张华想打人了。

    在听到赵江川罗里吧嗦一通完全不着边的话后,哪怕是涵养如他也有一种想打人的冲动。

    什么叫你才高三,什么叫早上听到喜鹊叫,这大冬天的,哪特么来的鸟叫。

    奶奶滴,这小王八蛋居然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打我家玲玲的注意,真是是可忍叔不可忍。

    本来张华虽然有点不爽赵江川在他这里赚了几十万,可皮相到底是人直观的第一印象,赵江川怎么也算是一表人才,张华倒是对他没什么反感。

    现在,张华那是越看越觉得赵江川不顺眼,怎么看怎么觉得赵江川眼斜嘴歪的。如果不是还有理智,真他绝对立刻把赵江川直接给轰出去了。

    四十万!

    要不是为了这四十万,老子今天不揍死你个王八蛋我跟你姓。

    张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压下顺着脑门直冒的怒气,等他冷静下来后,他好像明白了为什么赵江川突然就把话题扯到了他女儿身上。

    一表人才。

    绝非池中之物。

    这些可不都是平时媒人介绍对象时经常用的几个词,不就是想忽悠这小子趁着现在运气好继续做下去么,他刚才怎么就脑子一热把这些词给用上了。

    不对,就算他用词不当,那小子这么快就联想到介绍对象上,平时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每逢大事有静气。

    张华在心里默念了几遍后,赶紧打断了赵江川的话。

    “那真是太可惜了,你现在才读高三,我家玲玲今年已经读大四了,明年就要出国留学,这….”

    尽管张华在心里恨不得把赵江川给轰出去,但场面话那还是说的滴水不漏,甚至连脸上都看不出来任何的异常。

    到了最后,还故意停顿到哪里不说,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我女儿跟你不合适,你少打她的注意。

    可惜张华绝对是低估了赵江川的无耻程度,更不知道这家伙不要脸起来连他自己都怕。

    “张叔,玲玲姐现在哪一所大学读书啊?”

    (PS:说个馊事,发生在中午。上午出去办事,突然肚子一疼,无奈,赶紧找个地方上厕所。遇到私立医院,遂进入。可惜,坐式马桶,医院人来人往,担心不干净,干脆不坐直接蹲了上去。哗地一声,在裤子脱下来的瞬间,马桶倒了,然后碎了一地。

    接着花瓣一疼,好大一条口子,血流一地。

    咋整,裤子一提,好似来了大姨妈,又不好意思去包扎,干脆回家了。

    路上,路人那古怪的目光,忍了。

    到家,尼玛,屁股疼的坐不到凳子上,换了裤子一看内裤都湿了。

    跟书友一说,丫的,这厮说,你是想太监。

    妈的,冷汗都下来了,之前都没意识到,差了五厘米,就要当太监了。

    难道这是老天对我上本书结尾太匆匆的惩罚,还是警告我这本必须好好写。

    心中甚难安,只好大声呼唤,朋友们,兄弟们,我其实真的不想太监,也没有任何一个作者想太监。

    所以,求支持。求推荐,求收藏,求安慰。

    冒血趴着码的字,奉献你的一片爱心,让这个世界少一个太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