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二十二章 霸气而又狂妄
    “川…川哥…”

    “刚才跑哪去了?”

    “哦,我刚才肚子疼,找个地方去上厕所了。”

    “上完了吧?”

    “嗯,刚才已经上完了。”

    “上完了那就把你脸上跟脖子上的口红印擦一擦,别回去被你爸给打死了。”

    赵江川的话让毛小伍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意识到什么的他赶紧看向了不远处的玻璃门上。

    果然,他的脸上、脖子上到处都是小美留下的口红印。

    这下馊大了,川哥什么都知道了。

    毛小伍惴惴不安的想着,更让他害怕的是,赵江川的神色太平静了,平静的让他总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毛小伍不知道,对于这件事赵江川是真的无所谓,反正这种事情毛小伍吃亏也吃不到哪里去。

    最主要的是,赵江川太了解毛小伍了。

    当年他们混迹全球资本市场的时候,如果他赵江川是被人忌惮的赵疯子,那毛小伍那就是被人恨不得把他皮给扒了的祸害。

    总之两个都不是好东西,但毛小伍那是坏东西里的极品渣渣。

    整个欧美有不知道多少名媛佳丽或者豪门女主人都被这家伙给霍霍了,甚至还沾沾自喜他只是做了爱做的事情。

    并且美曰其名,为了爱情。

    为了这种事情,当时赵江川没少帮毛小伍擦屁股,可那小子每次都说不再犯了,可每次都管不住裤裆。

    最后终于惹出了大麻烦。

    要不是毛小伍这小子一向滑溜,没准早就被人阉了然后扔到密西西比河河底去了。

    他们后来在沙特阿拉伯陷入到绝境,除了因为沙特阿美那百分之五的股份令人心动外,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毛小伍给闹腾出来的。

    就像卡佩家族和安德鲁家族。

    毛小伍这小子曾经在人家两大家族联姻的当天,把人家钢铁大王的女儿安德鲁.娜塔莉给霍霍了。

    如果仅仅是这也就罢了,凭当时巨石在全球资本市场的位置,钢铁大王大不了转头跟巨石联姻就行。

    可这毛小伍小子简直是个极品,应该说极品人渣,在祸害完了娜塔莉之后不知道怎么弄的又把卡佩.艾薇儿给弄到了床上去,还整了个三人大作战。

    这种事情那还得了,卡佩.艾薇儿按辈分可是娜塔莉的小姑子,原本在结婚以后的小姑子。

    虽然那事都是你情我愿的,但联姻当天自家新娘子被人睡了,连来参与婚宴的小姑子也被人一起睡了,以两大家族在欧美的地位哪里丢的起那人。

    那一场围剿之中这两大家族精锐出尽,百分百是因为毛小伍曾经干过的好事。

    不然凭巨石资本当时在华尔街的影响力,卡佩家族和安德鲁家族完全没必要参与那场埋伏,谁都知道赵疯子不是个省油的灯,跟巨石交好反而更有利于两大家族。

    可赵江川真的没想到,如今才17岁的毛小伍,居然一会功夫就把小美给勾搭上了,简直是毫无道理。

    难道这种事也有天赋?

    赵江川忍不住腹诽着,要知道像他当年这么大的时候,连特么喜欢一个人都不敢说出口呢。

    不然后来他也不会一直后悔当年没有把艾小爱给祸害了,那还是他都快二十五岁的时候才突然意识到当年艾小爱其实也喜欢他。

    真特么人比人气死人啊。

    “川…川哥,你不会告诉我爸吧。”

    呦呵,这小子居然也知道害怕啊,早干嘛去了。

    从出了华东公司后,赵江川一直就没怎么搭理毛小伍,这小子估计也知道自己干的不是什么好事,就开始忍不住嘀咕起来。

    算了,随他吧。

    赵江川算是知道了,这小子原来从小就是个祸害精,怎么上辈子这时候他就没发现呢。

    “你会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么?”

    毛小伍明白赵江川说的是什么,当时他看到那十五万巨款的时候差点没被吓死。

    “肯定不会,打死我都不跟别人说。”

    “你都不说,我会说么?”

    有了赵江川这句话,一直提心吊胆的毛小伍总算放松下来。

    “川哥,反正现在咱们没事干,要不还去打游戏呗。”

    “还打啊,刚才还没过瘾?”

    “嘿嘿….”

    “川哥…”

    “嗯?”

    “川哥…”

    “…..”

    “川哥….”

    “行了行了。”

    终于,赵江川受不了毛小伍跟复读机一样的重复叫喊,那幽怨的声音简直像是受委屈的小媳妇一样让他鸡皮疙瘩直冒。

    摆明了是又要去游戏厅打游戏,故意死皮赖脸的喊个不停。

    对此,赵江川也是无可奈何,谁让他这辈子也狠不下心来去教训这家伙了。

    “五十?”

    赵江川顺手从兜里掏出了钱包,从钱包里抽出一张五十块拿在手里晃了晃。

    五十?毛小伍以为自己听错了。

    但在看到赵江川拿在手里的五十块钱后,双眼就跟饿狼一样冒出了绿光。

    可惜没等他来得及说话,赵江川就将手里的五十块放回了钱包,又换成了一张十块的。

    “五十花不完?那十块吧。”

    我哪里有说五十花不完啊,毛小伍无泪。

    可还没等他辩解,赵江川手里的五十就换成了一张两块的。

    毛小伍这下子真急了,他连忙哭丧着说:“十块的,十块能花完的。”

    赵江川一下子乐了,他忍不住笑着摇摇头不再继续逗毛小伍,把之前那张放进钱包的五十又递给了毛小伍。

    “慢点花啊,别玩到半夜才回去。”

    两块一下子又变成了五十块,就像一个巨大的馅饼一样把毛小伍砸的晕乎乎的,直到他傻笑着把五十块钱小心翼翼装进兜里,才意识到之前赵江川是在逗他玩。

    “川哥,那我走了啊。”

    在毛小伍小跑着离开后,赵江川的眼里仍然充满着笑意。

    如果不是这个家伙当年陪着他一起面对那些人生中的风雨,也许当年家里的巨变时他就已经崩溃了。

    没有人能够明白赵江川对毛小伍是怎样一种感情,甚至当年巨石资本的核心团队里,都有人无数次质疑过赵江川对毛小伍的纵容。

    可那又怎么样。

    当赵江川转过身再次走往营业部的时候,他的眼神,霸气而又狂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