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二十一章 毛小伍的窘迫
    104.75元。

    赵江川并不是随意报出这么一个数字。

    在战争中,敌对双方力量相差不大时,往往会以各种战壕为防御线,并以各种战术上的骚扰来最大程度上消灭敌人的力量。

    而在投机市场中亦是如此。

    零和游戏的本质决定了多空双方是天生的敌人,只有另一方的失败另外一方才可能会有利润。

    从走势上可能,近期国债期货的价格很明显正围绕着105元价格做拉战。

    凭着丰富的经验,如果他是空方的主帅,就一定会想尽办法来打穿多方的技术和心理防御线。

    这个防御线就是105元整数位置。

    只有打破了多方阵营的防御线,才能够让那些处于摇摆不定的墙头草反向倒戈一击。

    因为市场的规则决定了所有的空头都是潜在的多头,所有的多头也都是潜在的空头,一旦105元的多头防御线被打穿。

    那些被迫出局的多头就会在平仓时变成空头,而一直在等待机会的投机者就会趁多头势弱而落井下石。

    而如果他是多方的主力,则一定会在105位置假装拼死抵抗,之后再故意示弱被多方打穿防御线。

    一来可以杀出多方阵营中意志不坚定的墙头草,为以后的反杀可以让力量更加纯粹;

    二来可以给空方的主力挖一个陷阱,将空方的部分主力陷入到105下方的杀阵之中,让空方的资金疲于奔波。

    赵江川没有去考虑多方会不会挖坑不成把自己给埋进去,更没有考虑一旦空方胜利他的资金就会随着多方的沦陷而烟消云散。

    因为他知道,国债期货这一场在不久后会被铭记于历史的行情,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空方会失败。

    这根本就是一场不公平的较量,而他则站在了一定会胜利的多头阵营。

    然而赵江川的一系列买卖,在张华眼里却是另外一个样子。

    他觉得,这个叫做“莫少言”的年轻人,还真是一只送来门来的肥羊。

    国债一个点的波动是一万元,323合约从98元上涨到了接近106元,高达8元的涨幅意味着,如果持有一张多头合约,涨幅已经有高达八万的利润。

    八万的利润,按照国债标准一手两万的保证金,就是四倍的利润。

    这么高的涨幅赵江川还去做多,可不就是自己跑上门来送钱的肥羊。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啊,一点经验都没有就想来赚钱,真以为钱那么好赚啊,要是这种菜鸟多点就好了!

    在边上泡茶的张华感叹着,很是满足有赵江川这种肥羊自动送上门,唯一让他有些遗憾的是,赵江川只买了10手,还有一半的钱没用完。

    这一点让张华颇有不解,有些不明白赵江川怎么不全部买,要知道往往来他这里买卖的人,哪个不是有多少钱就买多少钱。

    不过这样也好,省的肥羊一次亏个精光被吓到那就不好了,不留点念不久没下次了么。

    对赌行这种地方自然不像营业部里人山人海,没有多久,报单员就将回执单递到了赵江川手里。

    赵江川仔细的看了一眼回执单上的内容,在确认无误后小心的收了起来。

    “张老板,那我就先走了啊,你继续忙。”

    五万块的资金量,在对赌行里也算的中层客户了,张华带着诚恳的笑容将赵江川一直送到了门外。

    “小兄弟,合作愉快,希望以后多多关照。”

    话虽这么说,但张华心里却在想着,没想到居然还真是一只肥羊,就是这种自己送上门的肥羊实在是太少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张华心里的想法,赵江川古怪的看了他一眼。

    毕竟对赌行一向都是赚的客户的亏损,佣金什么的都是添头罢了。张华嘴里这么说,心里肯定想的是让他这次亏光下次再来了。

    “当然,只要张老板的信誉值得信任,那以后自然会继续合作。”

    赵江川同样笑的很诚恳,只是心里默默的补充了一句:“希望这句话以后你还能说出来。”

    ……

    “小伍,小伍,咱们该走了….”

    华东诚信财务管理公司外,赵江川不停的喊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的毛小伍,可喊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跟他一起来的毛小伍。

    这小子,哪里去了?

    在找寻无果后,赵江川只得又沿着原路走了回去,准备问问那个前台有没有看到毛小伍。

    然而让他诧异的是,那个一直充当花瓶的小美居然也不在,最后他只能找到了又泡起茶的张华头上。

    “张老板,你有没看到我朋友?”

    “那时候我还看见他跟小美在门口,你去问下小美就知道了。”

    “我…”

    赵江川刚想说他刚才也没看到小美,可突然间,一种诡异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不会吧…..

    “嗯….”

    五楼的一间杂物室里,毛小伍的嘴巴正在小美樱红的嘴唇在一顿乱亲,一只手则正在小美的胸口狂野的揉搓着。

    至于小美,她上半身的衣服早已丢在了地上,连裤子也被脱去了大半,一双眼睛饱含水意,脸颊鲜红欲滴,完全一副动情的样子。

    谁也不知道才仅仅十七岁的毛小伍是怎么就跟小美勾搭到了一起,但从他那生涩的动作上来看,明显是第一次接触女人的身体。

    更诡异的是,小美居然不但没有任何的反抗,反而任由毛小伍在她身上肆意妄为着,时不时发出一声轻哼声,似乎非常享受那种被人蹂躏的感觉。

    突然,毛小伍听到了赵江川的叫喊声,他吓得连忙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嗯….怎么了…”

    也许是太过投入的缘故,小美根本没有听到赵江川的声音,在感觉到毛小伍手里的动作停下后,忍不住难耐的问着。

    “我川哥在叫我,我得走了。”

    “不行,你现在怎么能走,人家还没….”

    小美一听不干了,她一把将只到她胸口的毛小伍按到了怀里,说什么都不愿意放过这个害惨她的害人精。

    “小伍…小伍…”

    赵江川的声音再次隐隐约约的传来,毛小伍是真的着急了,他使劲在小美的胸口咬了一下,痛的小美下意识就把他放开了。

    “我真的得走了,不然被我川哥知道会打死我的,下次我再来找你。”

    毛小伍的坚决让小美明白事不可为,她只能幽怨道:“可是你说的啊,你要是不来我就去你学校找你了。”

    “肯定来,肯定来,那我先走了啊。”

    毛小伍慌里慌张的将退到一半的裤子提上,可两腿之间的东西死死的挂住了裤裆,任他怎么用力也没法把裤子给穿上。

    那窘迫的的样子,让本有些生气的小美忍不住咯咯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