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十八章 对赌行(中)
    张华这种经营模式和后来人尽皆知的场外配资区别不大,都是通过杠杆的形式来进行交易。

    只不过在九十年代,国内的金融市场仅仅还在萌芽阶段,负责金融安全的三会一监也还没有全部成立,监管层在资金方面的监控完全是一片盲区。

    哪怕是有着证监会的存在,对于这种小城市的场外交易也是无可奈何。

    不像后来,场外渠道在平时叫做灰色地带,监管层一出手就立马变成过街老鼠,甚至搞不好会被处罚巨额资金。

    所以张华的生意还算不错,每天光明正大的混在各大证券公司物色客户,靠着一番伶牙俐齿说动那些想买股票或者期货的客户到他那里进行交易。

    甚至连一些资金实力比较大的老板,张华也毫不胆怯,用他的话来说,能够拿二两万的资金做二十万的交易,这种好事那绝对不能犹豫。

    有着客户资金承担市场的波动风险,拿着高出市场两倍的佣金,仅仅用了半年的时间,张华就将之前在市场中亏掉的几十万赚了回来。

    这还不算,又小半年下来,张华的资产就可以以几何倍数增长,甚至就把公司都直接搬到了万邦大厦的五楼。

    如果单单靠着佣金,光凭着张华手中的客户体量,就算是没有任何风险,也绝对不可能小半年的时间就赚到几百万的资产。

    但张华不是一般人,他在开始做场外垫资生意后,越发觉得,金融市场跟赌博没有任何的区别。

    那些个到市场交易的人,今天赚明天亏,每次总是小赚,亏的时候就是大亏,到最后赚的钱全部又还给了市场不说,还要缴纳一笔不菲的佣金。

    如果能够将客户的亏损也赚到手里,那岂不是要比只拿单纯的佣金要高的多。

    俗话说的好,只要胆子大,能让老师休产假。

    张华就是一个胆子很大的人,胆子不大的话,也不敢在很多人对证券市场避如蛇蝎的时候,就敢拿着大把的钱去做。

    胆子不大的话,也不敢在政府到处打压投机倒把之中,就成为浙东一代远近出名的皮革商人。

    结果证明,张华是对的。

    当张华将客户填写的报单偷偷隐瞒下来后,那些客户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即便是那些赚了钱的客户,也并不知道他们的报单其实全是废纸。

    对于亏了钱的客户,张华会跟他们聊天的时候表现出自己的同情和鼓励,并表示运气不好是偶然的,总会有运气好的时候再把钱赚回来。

    对赚钱的客户,张华也不吝赞美之词,并说服他们应该趁着运气正好的时间继续交易,那样就可以赚钱更多的钱。

    当然,如果客户坚定要出金走人,张华也不会有任何的犹豫,他深知只有信誉才能吸引更多的客户。

    事实跟张华判断的一致,即便是后来一次偶然间暴露出了他没有把客户的资金进入场内,但长期良好的信誉让他并没有因此而倒下。

    甚至因为在这一行信誉良好,一些客户还将朋友也介绍到了他这里。

    自然的,张华该少的好处必然不会少,在赚了口碑的同时,资产也以几何倍数开始疯狂增长。

    上半辈子在生意场上闯荡,这几年又在金融市场混的风生水起,张华在练就一双火眼金睛的时候也练成了一双顺风耳。

    从赵江川领着毛小伍刚走进万邦的营业部开始,张华就已经注意了他们,实在是这两个人的年龄跟这混乱不堪的营业部显得格格不入。

    两人身上的衣着打扮,不像是普通穷人家的孩子,中规中矩的样子应该家里多少有些闲钱。

    赵江川刚进门时的发愣,毛小伍眼神中的新颖和好奇,都表明他们是第一次到证券营业部。

    之后赵江川不经意见皱起来的眉头,很可能就是因为手里的钱不够才发愁的。

    所有的信息让张华判断出,这两个可能还在读书的小家伙,十有八九是听别人说股票能够赚大钱,就攒了一点钱想要来市场搏一搏。

    像这种人张华在营业部里面见得多了,至于结果他自己曾经就是最好的例子。

    不过这并不妨碍张华对他们的关注,因为只有这种人多了,他才能够赚到钱,不然有钱的都去正规的地方坐,他不得喝西北风了。

    果然,张华刚不动声色的靠过去,就听到那个年龄大点的人在说国债。

    到万邦这里说买国债,那肯定就是最近在市场中很活跃的国债期货了,而他那犹豫不定的样子,估计就是因为钱不够的缘故。

    毕竟国债一张合约接近两万块上下,一般工作的人都拿不出这么多钱,一十七八岁的学生拿不出也正常。

    两只肥羊啊!

    赵江川哪里知道,他刚进万邦的营业厅就被人注意到了,甚至还被人当做了待宰的肥羊。

    他在考虑要不要跟毛小伍两个人分别开两个账户,那样的话,将来就算赚了钱,两个人四个账户一平摊,就没那么显眼了。

    “小兄弟,你们刚才是在说国债期货吧,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说说看我能不能帮你们。”

    说这话的自然就是张华,他在确定了目标之后就果断的拉起了业务。

    那些个整天泡在营业厅的老鸟想赚钱都难如登天,这种一看就是新手的家伙,那跟上门送钱简直没什么两样。

    以张华的老道自然不可能放过这种送上门的肥羊,反正这种菜鸟到哪里都是给人送钱,与其拿到市场里连个响都听不到,还不如送给他没准还能记住点他们的好。

    张华的话让正在思考的赵江川稍微愣了下,他下意识打量起这个莫名其妙蹦出来的好心人。

    西装革履,一副成功人士打扮的样子,带着金边眼镜,似乎受过高端教育,嗯,还算不错的伪装,但漏洞实在是太多了。

    这人身上根本没有那种受过高等教育的书生气质,眼神飘忽不定的样子明显在打什么歪主意,身上也充满了一股商人的气息。

    难道是?

    “大叔,你是?”

    在有了大概的猜测后,赵江川不顾正拉扯着他的毛小伍,故意装出一副好奇的样子问。

    “哦,我公司就在楼上,这是我的名片。”

    名片上写着华东诚信财务资管管理公司,但具体的业务倒是没标注,这让赵江川一时不能确定是不是他猜测的那样。

    赵江川脸上的疑惑让张华坐不住了,他忍不住道:

    “你们是不是资金方面有点困难,这些问题我这里可以帮你们解决,只用五千块,在我这里就可以做一手国债期货。”

    张华这么一说,赵江川忍不住有些发愣。

    难不成还真是开对赌行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