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十六章 国债
    沿海路是鹭岛市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周边新建的高楼成群,商铺办公楼林立,是绝对的中心地段。

    万邦证券,正座落在沿江大道的最中央,也是赵江川这次的目的地.

    四个蓝色大字的广告牌,让赵江川的眼神很复杂,这四个字曾经一度见证了国内金融市场的历史变迁。

    哪怕是赵江川,也都无法对万邦后来的结局做出评价。

    毕竟站在已经知道的历史上看事态发展很容易知道对错,但站在当下的时候,谁都不知道一个决定到底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万邦证券创建于1988年年初,曾一直是国内最大的证券公司,其在一级市场承销业务占华国总份额的60%,二级市场经纪业务也占到全国总份额的40%。

    美国、英国的权威金融机构机构,一致评定万邦证券为华国第一大证券公司。

    万邦的负责人官平生更是打起了“万邦证券,证券王国”的旗号,声言要令万邦成为华国的野村、美林。

    1992年年底,万邦证券与李真诚合作,一举收购香江的上市公司香江大众,完成了大陆证券公司首次收购境外企业并成为控股人。

    一次又一次的壮举令万邦不断成长,如果没有意外,也许万邦真的有可能成为华国的美林。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

    天心难测!

    作为如今全国最大的证券公司,万邦在鹭岛的营业部非常豪华,楼上楼下整整四层,都是万邦一家的地盘。

    然而当赵江川走进营业部后,立刻被里面的情景给弄傻眼了。

    “神马实业报三手….”

    “东方明珠卖出十手…..”

    “帮我报三手新世界的买单….”

    “快,快点把我手里的乐川电力全部出了…”

    “听说爱建股份最近接了一单大业务,我估计肯定要大涨的,老张,你跟我买点,肯定能挣钱的…..”

    “老李啊,眼看就要过年了,人们肯定要去备年货是不是,你前几天不是也去福联商场买东西了,所以啊,这福联商场最近肯定要涨的…..”

    “妈的,永久的股价怎么会跌了,这么好的公司股价怎么还会跌,亏我前两天还特意去买了一辆自行车….”

    “……”

    万邦证券的营业厅内,穿着红马甲的报价员不停在黑板上写着行情,喊单员则不停的吼着客户交代的报价单,以便话务员给交易所内的红马甲进行买卖。

    一帮年龄在四五十岁的大叔大妈则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时不时的聊上两句自己对股市的看法。

    也有不少人人靠在一起交头接耳,说着一些自己知道的内幕消息,希望自己和朋友都能够趁机赚上一笔。

    柜台上的客服人员也是忙个不停,不停的从客户手里拿过填写好的报价单,一边进行核准一边给交易所的红马甲打电话进行买卖。

    更多的则是围在证券公司提供的大屏幕前,看着那不停闪现的股票价格。

    整个营业厅里,到处都是噪杂的叫喊和说话声,甚至时不时有人会因为股票的涨跌怒骂几句,哪怕是最大的菜市场或者游乐场,恐怕也没有证券营业厅这么热闹了。

    在整整愣了一分钟,赵江川才意识到,1994年的时候,国内的证券公司还在进行人工报单,像电脑这种东西,只有交易所的红马甲才能够直接使用。

    直到1997年香江回归后,一些高科技的东西才开始逐渐进入大陆,即便是那时候,也只有证券公司大户室的人才能用电脑操作。

    赵江川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早前他忽略了时代所对交易的影响,以目前只能在交易行填写报价单的形式,他很难隐藏自己的根脚。

    营业厅里这么多人,只要他填写报价单肯定就会有人知道。

    一旦他在市场中赚到了海量的资本,那绝对分分钟就会传出去这里出现股神期神什么的,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闷声发财才是王道。

    什么股神之类的头衔,除了会招来麻烦外,还容易被有心人或者监管层给盯上。

    对于这种情形,赵江川也是无可奈何,就算他想办法从香江或者其他地方弄来一台电脑,能不能联网接入市场恐怕都成问题。

    更何况他也知道,现在的电脑少说三万多一台,还是那种他看了都嫌碍眼的配置,就他手里目前这点资金实在是不能那样拿去糟践。

    从进了万邦的营业部后,毛小伍就一直没有说话,他早被营业部内的环境给吸引住了,放在平时,他哪有机会来这种地方。

    要知道,能来买股票的人每一个都是有钱人,别说是他们这帮学生,就是很多成年人也都玩不起股票这种东西。

    营业部里,所有人的脸都带着兴奋、颓丧、激动和紧张。

    毛小伍深深的好奇,他不明白为什么就那些花花绿绿的数字,这些大人怎么好像比打游戏还刺激。

    直到赵江川停了脚步,毛小伍才意识到为什么赵江川之前跟他说等下就知道了。

    “川哥,你是想买股票?我听我妈说,这都是骗人的….”

    骗人?

    毛小伍的话让赵江川忍不住一乐,他很想说,财富的聚集到分散本来就是个骗局,社会几千年不变的金字塔结构,早说明了一切。

    但在看到毛小伍那关切的眼神后,赵江川不忍让他现在就懂得太多,作为过来人,他要比太多人更明白。

    青春的宝贵,在于无知而又纯粹。

    赵江川笑了笑说:“不是,咱们买国债。”

    国债两个字,让毛小伍一直小心翼翼的表情放松下来,因为,国债带了一个国字。

    国债,顾名思义是国家发型的债券,它的基础是中央政府的信誉。

    一般的国债包括,国库券、国家重点建设债券、财政债券、特种债券、定向债券、保值债券、转换债券等。

    有着国家和政府作为信用基础,国债的发行往往是一票难求,在九十年代,想要买到比银行利率高的国债,没有一点关系可是很难买到的。

    可以说,国债是一种稳赚不亏的投资。

    毛小伍平时在家没少听他母亲唠叨,希望毛爱党找找关系买点国库券或者别的国债,还经常埋怨毛爱党死要面子,稳赚不亏的东西都不知道去买。

    可毛小伍并不知道,赵江川说要买的国债并不是他所听说过的国债。

    而是一种金融衍生工具,国债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