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十五章 未雨绸缪
    俗话说的好,千防万防家贼难防,不然赵江川也不可能连赵东来藏在旮旯角里面的小木箱也能找到,然后给他来个连锅端。

    毛小伍也是半点不含糊,偷起他爸放在抽屉的东西那也是丝毫不差。

    赵江川仅仅等了半个小时,毛小伍这小子就拿着厚厚一沓身份证跑来了,那脸上的表情啊,就像是成功进行了卧底最终得手一样骄傲。

    “川…川哥,拿来了,你看够不够用,不够我再回去偷,我爸抽屉里还有。”

    还没等站稳,喘着气的毛小伍就将一摞身份证递给了赵江川,在毛小伍看来,这是赵江川第一次让他帮忙,说什么都要办好了。

    一共十六张身份证,年龄全都跟赵江川说的一样,在十八到二十六岁之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这十六张身份证里面还有几个是女的。

    “川哥,你要这么多身份证干嘛?”

    “你等会就知道了。”

    让毛小伍帮忙弄一些身份证,赵江川是早经过深思熟虑的。

    在赵江川的世界里,赚钱最快的地方无疑是金融市场,有着前世在这个领域的丰富经验,又有着对未来大势的精确认识。

    对赵江川而言,这个世界上再不会有比金融市场赚钱更快的地方了。

    只是以他现在的学生身份,很多事情还不能放到台面上,隐藏身份那是必然的选择。

    在没有足够的保护力量下,钱,很容易成为催命符的。

    当然,赵江川也有未雨绸缪的考虑。

    国内的金融市场此时正是萌芽阶段,在后世很多人认为,九十年代初期的华国金融市场,就像一块未开发的处女地。

    只要入进去,就一定能见红。

    但赵江川很清楚,这个世界上只要跟钱扯上关系,那就绝对没有看到的那么简单。

    当初第一批在国内市场赚到大钱的人,很多都是有些手眼通天的关系,否则是很难保住那种巨大的财富。

    财能通神,亦能杀人!

    自古以来因为财富丢掉姓名的人多不胜数,甚至他当初也是被国外那帮资本联合逼的走投无路,才让毛小伍投放核弹跟那帮家伙同归于尽,还不也是因为财帛动人心。

    所以赵江川不想过早将自己的根脚暴露出去,更不想引来一些有心人的注意。

    至少在他没有足够的力量之前,绝对不能被人轻易盯上。

    但要想在金融市场赚钱,不管是股市或者期货市场,只要资金进去就一定会留下痕迹。

    如果只想当个小富则安的富家翁当然没问题,可一旦资金积累到一定程度,那就一定会被人注意到。

    唯一的办法就是将资金分流,用多个账户来做掩护交易,这样就可以很大程度上避开那些大佬的目光。

    江海北路的一家银行里,柜台上的工作人员正在不停办理着业务。

    “小伙子,这是你的身份证么?怎么跟你不太像啊?”

    银行人员是一名三十五六岁的女性,手里正拿着一张身份证在跟柜台前面的客户做着对比。

    身份证上的年龄是二十二岁,可眼前这个小伙子怎么看也就最多二十岁,甚至连脸型都似乎不是一个人。

    责任让这名工作人员忍不住问出声,但其实她也不敢确定身份证和面前这个小伙子是不是一个人。

    毕竟身份证上面的照片都是大头照,连她自己的身份证都跟她本人有很大区别。

    那小伙子似乎早走预料,他滋着牙笑了下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大姐,这是我前年办的身份证,别说是您了,连我自己都认不出来这是我自己呢。”

    小伙子的话让银行工作人员也忍不住笑了,可不是嘛,她早些年办的身份证,现在也是连她自己都快不认识身份证上的人了。

    不过这小伙子嘴巴也真甜,居然是喊她大姐而不是阿姨。

    这名工作人员也没有再多想,他接过小伙子填好递过来的资料问。

    “你是办理存折对吧,存五块钱就可以了。”

    “那个可不可以帮我连银行卡一起办了,存折的话有时候带起来不方便!”

    “办银行卡的话得预存五百块钱,不出远门的话用存折就行。”

    也许是小伙子给这名工作人员的印象不错,末了她又小声补充了一句。

    “办银行卡划不来,一年得缴二十块年费呢。”

    这小伙子不是别人,正是冒用别人身份证的赵江川。

    可他没想到假冒身份证没啥问题,多说两句话,对面这个好心的阿姨反而劝起他来。

    赵江川哭笑不得的从怀里掏出两万块钱,他忍着笑瞎编道:“大姐,这是我们厂里需要的,也不差那二十块的年费,您就帮我办了吧。”

    银行工作人员这才恍然大悟,她朝赵江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那你稍微等下啊,我这就帮你办。”

    十几分钟后,赵江川很顺利的拿着银行卡和存折走了出来,令他稍微诧异的是,比他这里距离稍远的毛小伍,早就坐在不远处的台阶上等着他了。

    “川哥,你怎么才出来,我可等你半天了。”

    “你怎么这么快,那边没人问你?”

    “问啥?我把资料一填几分钟就给我办好了,后面一大堆人排着队呢,人家哪有空来看你像不像。

    再说了,咱是存钱又不是取钱,也没去问的必要啊!”

    毛小伍的话让赵江川忍不住挑了挑眉毛,怎么刚才他就刚好碰到一个责任心强的工作人员。

    不过确实如毛小伍所言,如今的人们对个人信息根本没什么概念,反正办卡是存钱,谁还去费那个事对比是不是本人办的身份证。

    再说了,就是比,那自己都认不出来自己的身份证,也根本就比不出来个一二三。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容易了很多,在转换了时代的思维定势后,赵江川干脆一股脑的把手里所有的身份证都给办了存折银行卡。

    甚至连那几张女的身份证,都一起给办了。

    借口简单的赵江川都难以置信,仅仅随便报了一个厂名说是办工资卡,就很顺利的搞定了。

    赵江川不仅感叹现在的人们也太纯朴了点,也难怪后来有些银行会出现当事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背负了巨额贷款。

    他也意识到,习惯性思维有的地方得变变了,不然很多本是常识的东西,他反而会想的很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