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十四章 游戏厅
    一个时代的经济环境好坏,往往跟这个时代的娱乐项目多寡呈正比关系,很多时候,娱乐行业的收入能够从侧面证明经济的好坏。

    所以,有人开玩笑说,小姐收入的多少要比各种经济数据更能反应当下的经济。

    在九十年代里,人们的娱乐项目并不是很多,成年人在消遣时多少泡泡舞厅之类,而青少年,则多是泡在游戏厅里。

    一家连名字都没有的街机室里,室内烟雾缭绕,混合着噪杂的骂娘声,一片乌烟瘴气。

    毛小伍嘴里叼着一根从他爸抽屉里偷来的香烟,双眼紧紧的盯着屏幕,两只手在街机的按键上拍的噼里啪啦。

    操作着游戏角色捡起一把草莽剑,对着游戏里的对手吕布一顿狂砍,很快,吕布发出一声惨叫身首异处,这个游戏中的大BOSS之一就被他这一波流利的操作给干掉了。

    “哈哈……傻逼吕布……,老子一滴血都没掉。”

    虽然这款游戏已经玩了很久了,可像这回连一滴血都没掉就把吕布干掉,那还是头一次,毛小伍自然很是兴奋。

    可还没等毛小伍继续兴奋下去,一个巴掌就不轻不重的胡到了他的头上。

    “妈的…谁….”

    正兴奋的时候被人一巴掌胡到脑袋上,毛小伍还没转身就准备骂人了,可当他转头看清楚是谁打他后,骂人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川哥,你怎么来了,你们三年级不是要继续上课么?哈哈,我知道了,肯定是逃课来打游戏的,是不是?你别买币了,我早上偷了我爸两块钱,买了二十个,给你。”

    对于赵江川,毛小伍一向觉得很亲切,哪怕赵江川仅仅只比他大了一岁,他还是真心实意的把赵江川当成了亲哥,比亲哥还亲的哥。

    在学校里有人欺负他,赵江川总会帮着他出头,哪怕是打不过,也会拼命把欺负他的人打个头破血流;

    在家里被父母教训,赵江川就会偷偷带着他到游戏厅打游戏,这在毛小伍眼里,恐怕亲哥也不过如此了。

    毛小伍这番话说的赵江川是有感动又想笑,感动的是当初毛小伍为了他跟父亲决裂,跟着他在全世界东奔西走,甚至陪着他一起疯狂,投下了那颗核弹。

    在赵江川当初看到毛小伍先他一步毙命时,心里是充满了愧疚的。

    想笑的是,赵江川一直想不明白,从小就这么贪玩的毛小伍,怎么就能莫名其妙成为全球最顶尖的黑客之一的。

    小时候打游戏,大了玩女人,赵江川眼里的毛小伍从来都是不务正业的,可就这个不务正业的家伙,却成为当初巨石资本在信息安全上的最强防御。

    窃听其他金融机构和大佬的机密,盗取对方在市场中持有的头寸数据,给对方的交易系统种植木马程序。

    可以说,赵江川在上一世能够在全球资本领域横冲直撞,除了赵江川卓越的判断能力外,毛小伍起到的作用也是功不可没。

    难道,这就是真正的天才?

    赵江川收起复杂的情绪,将之前准备教训一番毛小伍的打算也抛之脑后,他接过毛小伍递给他的几枚游戏币,陪着毛小伍在游戏厅里面打起了他早已毫无兴趣的游戏。

    “川哥,吃那个,吃了加能量,快快,别让老货发大招….”

    二十个币,两个人一打就打到了下午两三点,直到出了游戏厅的大门,毛小伍才感觉肚子饿的咕咕直叫。

    毛小伍也不跟赵江川客气,嬉皮笑脸道:“川哥,我早上偷得的钱都打游戏了,你请我吃饭呗。”

    能够把这种话说的如此理所当然,估计也只有毛小伍了,赵江川忍不住再在他的脑袋上来了个爆栗。

    “以后别偷大人的钱了,不然下次被你爸知道还不……”

    说着说着,赵江川感觉好像有点说不下去了,他在劝毛小伍别偷大人的钱,可上午的时候他干脆给他老爹来个一锅端。

    心虚啊。

    一想到将来赵东来知道了真相,赵江川就感觉屁股有些发烧。

    甚至就连中午在家吃饭,他吃的都是胆颤心惊,生怕不小心被赵东来看出来,那就万事休矣。

    懒得再继续劝毛小伍不要学坏,有这么一个儿子在,他老子毛爱党也够喝一壶的,也算是为当年的事情给他找点小麻烦。

    有些事赵江川捋的很清楚,当年赵东来违法乱纪是一回事,毛小伍跟他的关系也是一回事,后来毛爱党带人去抓赵东来又是一回事。

    前世以赵江川掌握的力量没有灭了毛爱党,就是因为毛小伍的存在,但这不代表赵江川心里没有疙瘩,他很乐意让毛小伍帮他问毛爱党收点利息。

    一家不大的饭店,毛小伍抱着一只鸡腿狂啃着,满嘴流油的他口齿不清道:“川哥,要不下午你就别去上学,反正你成绩那么好,去不去都没啥区别,咱们还去打游戏呗。”

    毛小伍打的什么鬼注意,赵江川怎么会看不出来,这小子一准是兜里没钱了换着法子问他要钱打游戏呢。

    不过这种小事赵江川也懒得计较,他这次特意来找毛小伍,下午就没打算再去上课。

    “小伍,你上次说你爸抽屉里有很多身份证,有没有二十来岁的,有的话能不能偷几张拿出来给我。”

    九十年代的治安不像后世那么好,在那些年,各种混混流氓那是很多年轻人最觉得有前途的职业。

    身在警察系统的毛爱党,平时没少抓一些小偷小摸的混混仔,那些家伙不知道怎么弄来的身份证,一来二去就到了毛爱党手里。

    至于毛爱党调到纪检委,那还是后来几年的事情,赵江川对这些事一直都没忘。

    毛小伍听到赵江川要让他回家偷东西,这家伙的反应很是有意思,他不但不说不行,反倒是打起了包票。

    “川哥,我跟你说啊,我爸抽屉里不光有身份证,还有一百多快钱呢,要不我也顺便偷点,咱们下午去打游戏怎么样。”

    赵江川也是被毛小伍的话给逗乐了,他没好气道:“不跟你说了别再偷你爸的钱了么,你就偷几张身份证就行,记住啊,只要二十岁左右的。”

    毛小伍还是有些不死心,他幽怨道:“那咱们就没钱去游戏厅玩了啊。”

    “行了,行了,别给我耍小聪明,你要是想打游戏机,我以后让你打个够,一会我去三里口等你,趁你爸现在在上班,赶紧回去偷身份证去。”

    末了,赵江川不忘补上一句:“记住别偷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