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十一章 家里遭贼了
    考试,很多时候是检查一个人能力的唯一标准。

    但全世界所有学生加起来考试的次数,可能都比不过华国那些莘莘学子所经历的考试多。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摸底考试,抽考,模拟考试,周考、月考,其中考,期末考…..

    各种各样的考试,让很多人甚至有一种错觉,似乎在学校学习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应对考试。

    可以说,华国的学生,是全世界最会考试的学生。

    然而有意思的是,某位华清大学出国留学的高材生在留学期间被退学,因为,这位高材生除了考试之外什么都不会。

    对于国内的教育体系,赵江川一向嗤之以鼻,用固定的成绩来决定人无限可能的思想和能力,就跟在外星人说生命的诞生离不开水和氧气一样可笑。

    以过去赵江川曾经的身份,如果被某某学校请去讲课,这番话可能会让教育局的大佬们若有所思或者有所警醒。

    如今只是一个学生的他,在拿到了老师发下来的模拟考卷后,除了发呆就只能发呆了。

    十几年已经过去了,那些书本上的智商早遗忘了大半,面对着每一个字都认识的化学试卷,他只能在发呆之余感觉无可奈何了。

    直到这时,赵江川才意识到,他好像忽略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

    无论在学校读书对他有没有必要,可是,复旦大学绝对不是他现在的水平能够考进去的。

    没有任何的意外,赵江川这次期中考试成绩很反常。

    当然,这个反常是对老师而言。

    在老师们眼里,数理化一向数一数二的赵江川发挥失常,考出了从高中以来最差的名字,几乎已经进入倒数行列。

    可神奇的是,平时赵江川只能算是很一般的语文和英语,居然只差两分就是满分。

    这个结果,赵江川倒是没有太大意外,数理化能够勉强及格他觉得已经烧高香了,那点小意外是来自,英语他居然没有拿满分。

    赵江川很奇怪,以他的英语水平,别说是高中考试,哪怕是大学里面也不可能有人比他的英语水平更高,这包括老师在内。

    可偏偏居然高三的一次期中考试,他居然还被扣了两分。

    赵江川有些好奇,到底是在什么地方他居然会出错了。

    可当最后拿到试卷后,答案上那一个红色的叉号让赵江川哭笑不得,他发现,老师打个叉号并没有错,他的答案也没有错。

    那只是一个简单的语法顺序问题,但如果按照国内英语的理解上,他的答案就是错了,所以老师打叉号并没有错。

    但如果按照英语在国外的实际应用上,赵江川的答案才是正确的。

    ……..

    自从升了科长后,赵东来最近的日子过的非常惬意,抽烟喝酒都是中华茅台不说,以前紧巴巴的日子也宽松起来。

    体制内的事情,做了八年的科员,赵东来很清楚,哪怕仅仅只是海事管理局上的一个科室,里面的水都很深。

    因为黑白并不简简单单的就是黑白,有时候,白的就是黑的,黑的就是白的。

    用三个字来解释的话,就是站错队了。

    以前,赵东来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他兢兢业业的工作也得不到升迁,直到在明白了什么是白与黑后,才觉得是大彻大悟。

    他缺少一份投名状啊!

    果然,在第一次胆战心惊私下拿到了好处后,在科室里趴窝了整整七年的职务动了,一向看他不顺眼的领导居然将他提拔为了科长。

    这个结果让赵东来有一段时间心里滋味难明,因为,他并不像这样的。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再有了三次四次后,赵东来发现,其实这个结果似乎也很不错。

    家里的日子好过了,不管是吃的用的都不缺了,哪里还用像以前一样,每天得精打细算着那点工资过活。

    钱也有了,官也升了,这一切,好像说明他的选择才是对的。

    唯一让赵东来有些遗憾的是,那心里啊,总有那么一丝不得劲,也许,那就是良心的谴责和对法律的恐惧吧。

    科员的工作平时可能会忙点,但升了科长后,赵东来反而轻松很多。

    到单位先泡上一杯茶,然后过不了多久属下的科员就会送来一份当天的报纸,再安排下一天的工作,只要领导们中间没有事情找他,这一天晃晃也就过去了。

    东南日报,是赵东来每天必看的报纸,里面报导的东西说不准就会跟体制内沾上点关系,有时候,报纸里的文章甚至可能代表着一种形式。

    “铃铃铃….”

    正在赵东来再仔细琢磨报纸上写的一篇文章时,他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爹,爹…咱们家里遭贼了…..”

    电话是赵江川打来的,他的声音似乎很急迫很惶恐,但赵江川的话,让赵东来心一下也变得惶恐了。

    顾不得安慰儿子的情绪,赵江川急切道:“小川,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在学校么…..”

    “上午我们去领了试卷,老师就说上午不用上课了,我想着没事就先回去,谁知道一到家就发现咱们家的门被人撬了,屋里头翻得乱七八糟的…..”

    没等赵江川继续啰嗦,赵东来就赶紧问:“家里有没有丢东西?”

    “好像没有吧,我刚看了下,咱们家最值钱的电视机还在呢,就是你跟我妈的屋里被翻得乱七八糟,被子衣服扔了一地。”

    “还有别的么?”

    哪怕是隔着电话,赵江川也能够感觉到赵东来这一句带着的小心翼翼,他疑惑道:“什么别的?咱们家里最值钱的不就是电视么,要是你跟我妈屋里没放钱,应该没别的吧。”

    赵东来早已是一个头两个大,看不到家里的样子让他担忧不已,可偏偏有些话现在还不能直接问赵江川。

    “爹,你看咱们要不报警吧!”

    赵江川的话让赵东来像被踩了尾巴一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急忙道:“别,千万别,小川你等我回来,记得千万别报警啊。”

    赵东来挂了电话后还是有些不放心,跟领导打了个招呼就急急忙忙往家里赶,他担心万一赵江川年幼不懂事忍不住报警,事情就大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