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十章 李若彤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次那件事得缘故,李若彤最近心绪有些不宁,特别是,她总感觉赵江川每次看她的眼神跟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赵江川和很多学生一样,每次看着她的眼神总会带着些厌烦和敬畏。

    但现在的赵江川,他的眼神和视线总是有意无意的往她身上某些地方瞄。

    在讲课的时候,其他同学都是看着黑板或者她的眼睛,只有这个赵江川,眼神似乎总有意无意的在看她的胸口。

    当她转身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也总能够感觉到一双肆无忌惮的眼睛,在她的臀部上扫来来去。

    女人对异性的感应何其的敏感,何况是天生就非常敏感的李若彤,赵江川那种毫不掩饰的目光,让她的背后总会有一种灼热的感觉。

    一次两次,李若彤还觉得可能是错觉,次数多了,李若彤就知道,她感觉并没有错。

    甚至不由自主的,她就会想到那一晚,那一次不该有的接触。

    无论是生理上或者心理上,女人往往都会比男人早熟的多,那天晚上跟赵江川的无意中接触,哪怕李若彤还未经人事,但哪里还不知道那顶着她背后的硬度是什么。

    只是当时的情况和老师的尊严,都让李若彤有意无意没有去提,可她哪里会想到,从那一天开始,赵江川每次看着的她眼神就开始变了。

    那种毫不掩饰的眼神,完全都不像是一个学生的眼神,至少,在她曾经那个年龄段时,从来没有见过想赵江川那种肆意的眼神。

    这两天,李若彤一直在后悔一件事,她觉得在那天感受到赵江川的反应后没有及时处理,才让正处于青春期的赵江川变得胡思乱想。

    那晚上,那个令人无法直视的画面连她一想都会面红耳赤,更何况血气方刚的赵江川。

    每个人都是从那个年龄过来的,李若彤自然知道正处于赵江川这个年纪,那正是对异性最有幻想的年纪。

    在那种直接的刺激下,难免会对异性浮想翩翩。

    在大概想明白赵江川最近为什么眼神突然变了后,李若彤在后悔之余在犹豫着该怎么补救。

    她是一个老师,她的职责是让学生们努力学习。

    只是李若彤并没有考虑好到底该怎么劝说赵江川,才能不伤害他的自尊又能让他把注意力放到学习上,毕竟事关男女之事,她也一时难以开口。

    等期中考试成绩出来看看再做决定吧,李若彤暗自想着。

    然而李若彤哪里会猜到,赵江川虽然还是那个赵江川,但现在的赵江川也不是过去的赵江川了。

    先看胸、再看大腿和腰,是一个正常男人观察女人的顺序,可这种顺序往往是会随着年龄阅历而改变的。

    赵江川恐怕自己都没想到,因为他的眼神太直接、太放肆,居然会让李若彤产生那么多想法。

    如果赵江川会知道这些,他一定会大呼女人的直觉恐怖如斯,仅仅是眼神的区别就会让李若彤感觉到他的前后差异。

    当然,赵江川一定会大叫冤枉。

    并且大喊一句,小妞,你不觉得你想太多了么,我那就是随意看两眼罢了!

    ……

    时间一晃,半个月过去了,在有人紧张有人发愁之际,这一年年底的期中考试即将来临。

    “赵江川,你有没有发现最近李老师总在看你,是不是那天老师让你去补课你没去啊?”艾小爱最近发现,平时一向严厉的班主任似乎总在盯着自己的同桌赵江川,那眼神的复杂程度令还懵懂无知的她甚是不解。

    只是以艾小爱对李若彤的理解,被她盯上肯定没什么好事,轻的被叫去训一顿,严重的被叫家长都是可能。

    哪怕艾小爱的成绩一直是班上最优秀的,对于这个严厉的班主任,她还是有点怕怕的。

    根本不知道啊什么原因的艾小爱,也许是是出于对朋友的担心,也可能是是好奇就顺口问了出来。

    是朋友而不是同桌,这是赵江川亲口对她说的。

    赵江川自从那天迟到后就似乎变了,再也没有故意将她的头发打结了,也再没有故意拿手拍她的大腿了,甚至还亲口跟她说出了朋友两个字。

    但其实艾小爱很是不习惯赵江川的突然改变,更令她感觉奇怪的是,赵江川不欺负她她应该高兴才对。

    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发现赵江川真的不再欺负她后,心里总会有一种淡淡的失落。

    不过既然赵江川说两个人应该是朋友,艾小爱觉得应该提醒一下他,班主任那么看他,肯定不是好事吧。

    艾小爱都能够感觉到李若彤的视线,作为赵江川本人自然不会没有察觉。

    开始的时候,赵江川也没在意,可次数多了,赵江川也发现李若彤的眼神总是有意无意的在看他。

    甚至还有好几次,他还和李若彤的视线碰触到了一起,尽管李若彤在发现他的目光后立马就避开了视线。

    赵江川当然不会认为李若彤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了他,哪怕他其实并不拒绝来一段师生恋。

    以赵江川的阅历,稍微一琢磨就猜到李若彤为什么总盯着他看,眼神还那么复杂。

    听了艾小爱的话,赵江川苦笑着想:“还不是因为去了才这样的。”

    当然真正的原因赵江川肯定是不能对艾小爱明说的,他随口岔开话题问:“小艾,明年就要高考了,你打算报哪个大学?”

    小艾,小爱。

    艾小爱也听不出赵江川到底是在叫小艾还是小爱,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的她脸红了下才说:

    “当然是华清大学啊。”

    这个答案赵江川没有任何的意外,在他的记忆中,艾小爱是当年他班里唯一一个考上华清大学的,从哪以后两个人就再也没有见过。

    “你呢?”

    “我?我准备报复旦大学。”

    “哦!”

    赵江川没有注意到,艾小爱在听到他回答准备报考负担大学的时候,很不自然的将头低了下去。

    更没有注意到,那一声轻哦,包含着隐隐的失望。

    此时的赵江川,在说出复旦大学四个字后,脑海中尘封的记忆逐渐清晰,那曾经的欢声笑语、那过的记恩怨情仇在他的脑海中一一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