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八章 人无横财不富
    南方沿海各省,在国内的经济发展中一直走在前沿,很多后来的大品牌大企业都发迹于这些沿海城市。

    由于占尽天时地利,在那天翻地覆的发展中,这些大城市占据先机,很多最终成为国际化的大都市。

    没有多少人还会记得,在那位总设计师没有发话之前,不光内地人民的日子不好过,后来被内地人羡慕不已的沿海人日子也不好过。

    因为地理环境的原因,东南地区的粮食产量并不高,如果只靠从土地里来的那点收货,很多人连饭都吃不饱。

    吃米的东南省,很多人其实一辈子连一碗米饭都没吃过,那种顿顿都是稀饭的日子,哪怕是到后来,都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改变。

    渔业在补充了一些肉食之余也为东南沿海的人增添了一点经济收入,但这并不足以改变什么,只是仅仅让日子好过一点罢了。

    然而到了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期时,这一切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早年因为各种原因流落到异国他乡的人,到了晚年的时候思念家乡就回到了故土,然后就发现,自己的故国还是那么的贫穷而又落后。

    只是没过多久有人就发现,他们随身携带那些在异国他乡很普通的东西,到了大陆居然可以价值千百倍。

    一个闭塞之外的世界被打开了,井底之外世界的繁荣在催生了出国大潮的同时,也令走私行业开始崭露头角。

    王二喜本是一个老实巴交的渔民,白天打渔晚上卖渔是从他父亲一辈就开始的生存之计。

    但在看到认识的人一个个靠着走私突然就发财了后,老实巴交的王二喜也开始动心了。

    同样是在海上作业,同样是冒着可能遭遇海上风浪的生命危险,凭啥人家一天就能挣那么多钱,他王二喜却穷的连媳妇都娶不上呢?

    在各种各样的原因之下,王二喜跟着同村的人一起走上了走私的道路,哪怕他知道走私是犯法的。

    只是跟走私获得的好处相比,犯法又算什么呢。

    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

    先从走私玩具开始,再到走私香烟洋酒,从吃的穿的到娱乐影碟机。

    仅仅用了两年的时间,疯狂的暴利就让王二喜把家里的房子翻新了,小舢板也换成了烧油的动力船,甚至老婆也都娶来了。

    王二喜的生意开始做的越拉越大,利润也变得越来越丰厚,而如今,他的经营范围已经从那些不上档次的东西,转移到了家电产品上。

    一台电视进价几百块,往岸上一带价格就是小两千块;一部移动电话进价三五千,往大陆一带那就是上万的利润。

    而人们的平均收入,一年撑死也就是千把两千了。

    可最近王二喜发现,他的生意赔钱了,准确的说,是血本无归了。

    前不久,王二喜刚跟到岸的一批货就被海关给查了,如果不是王二喜果断,恐怕连他本人都得折进去。

    满满一船的货价值十几万,就这么一下子就没了,王二喜一想就心痛的滴血。

    最让他心烦的是,最近海事管理局开始加强夜间的巡逻力度,他一连遭遇了几次这样的损失,如果再这样下去,那就是他王二喜的灭顶之灾了。

    早先能够一直顺风顺水,王二喜也不仅仅是运气好,粗中有细才是他能够越做越大的根本原因。

    很快,王二喜就发现,在一些同行接连跟他一样遭遇的时候,有的人照样混的是风生水起,这让王二喜立刻就意识到这里面有猫腻。

    果然,在王二喜的一番观察打探下,那些混的风生水起的人似乎跟海事管理局的人有着不同寻常的接触,而他们的货到岸时,海上巡逻队伍总会在某个不固定的时间错过某个地点。

    一番琢磨和打听下,王二喜就接触到了刚升职不久的赵东来,在几次多番试探中,他觉得事情可能有了转机。

    这次带着两万块钱上门,是王二喜早就思量好的事情,而赵东来并没有把他当场轰走,王二喜就知道恐怕有戏。

    可令王二喜暗暗着急的是,从进门到现在都一个多小时了,赵东来除了一直劝他喝茶外,对他三番五次的暗示都没有任何的表示。

    这让第一次做这种事的王二喜一时抓不到头脑,他不清楚赵东来这到底是什么个意思。

    “赵科长,那个…..”

    王二喜坐不住了,品茶这种事情他这种人懂个屁,要是平时他也不介意跟赵东来再耗一会,可再过几个小时他就有一批货要到岸了,哪里还能再这么磨蹭下去。

    所以,王二喜忍不住再次暗示赵东来,手也不动声色的碰了碰桌子上放着的报纸。

    可让王二喜吐血的是,赵东来对他的暗示仍然视而不见,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他放在桌子上的那一厚厚纸包。

    王二喜有些不解,那可是整整两万啊,难道这个赵东来嫌少,还是他真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

    他一个刚升上来的科长,应该没那么大的胃口吧?

    “东来,这都十点多了,你说小川怎么还没回来,这路上黑灯瞎火的….”

    正当王二喜准备直接点明他这次来意的时候,一直坐在旁边没插话的黄雅娟开口了,让王二喜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下去。

    “就这么远一点你担心什么,又不是女娃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老师都爱拖堂,估计再过一会就回来了。”

    “可平时也没有拖这么久啊……”

    黄雅娟的话音刚落,一阵门锁转动的声音响起,接着,赵江川就推开门走了进来。

    “妈,我回来了。”

    “你这孩子,不是早就放学了么,怎么现在才回来,是不是又跟小伍去游戏厅打游戏了?”

    赵江川一边低头拖鞋一边说:“哪里啊,赵老头今天又拖堂…….”

    如果是今天之前的赵江川,这么晚回来的话肯定是黄雅娟说的那样打游戏去,但如今,他自然不可能再去玩什么游戏。

    对于后半生都在金融市场搅风搅雨的赵江川而言,这个世上再也没有比那更有意思的游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