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七章 穷则思变
    在任何时代,男女偷情都不可能是光明正大的事情。

    哪怕是众所周知混乱不堪的影视娱乐圈,一旦爆出劈腿偷人的八卦,那些戏子的结果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尽管其实很多人都知道某某女明星是什么货色,也或者其实她的家人也清楚,但背地里的龌蹉和被别人知道那绝对是两个结果。

    口水,也是能杀人的。

    在九十年代,偷人那绝对是最不能见光的东西,一旦传出去,到最后闹出几条人命再正常不过了。

    比如某某男知道自己的老婆出轨,也许平时可能为了家庭为了孩子,选择了做缩头乌龟,但一旦被人知晓,那绝对会闹他个鱼死网破。

    虽然赵江川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但他跟校长康有为还有那女老师又没什么仇怨,犯不着为了一点道德上的正义感就将人家逼到死路上去。

    至于两个人之间的破事,在赵江川熟悉的那个年代里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所以除了开始稍微震惊校长和老师的身份外,那是连半点反应都欠奉。

    赵江川忍不住瞄了瞄眼神飘忽不定的李若彤,他觉得可能是小觑这小妞的情商了,能够叮嘱他不要说出去,显然是也想到了可能出现的后果。

    只是以李若彤现在的状态,赵江川遗憾搞定这小妞的计划这次肯定泡汤了,希望有了这档子事,这个一副上进心强的女老师能放他一马。

    家里还有个老爹等着他拯救呢,一天天的哪里有时间全耗在学校里。

    “那,我先回家了?”

    李若彤现在哪里有心情去搭理赵江川,魂不守舍的她现在只想冷静冷静,毕竟对于她而言,刚才那种视觉和道德上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一个是在她心里德高望重的校长,一个是平时如同姐妹的老老师。

    两个人那种背离道德的媾和,让从未经历过人事的李若彤心乱如麻,到最后她连赵江川是什么时候走的她都没有发现。

    只有那荒唐到不忍直视的画面,在她的脑子里怎么赶也赶不走。

    高中时代,很多学生已经开始选择住校,毕竟并不是所有学生都是城里人,也不是所有学生家就刚好在学校附近。

    赵江川能够在高中时期一直住校,自然是从家里到学校的距离比较近,走路的话也就二十来分钟。

    “砰砰…,赵科长在家吗?砰砰….”

    晚上九点多,赵家的大门响起了一阵很有节奏的敲门声。

    三短两长,很有节奏,像极了某种接头的暗号。

    吱呀一声轻响,门被打开了一条缝,赵东来的媳妇黄雅娟将头探了出来。

    门外站着的一个男人,借着屋里的灯光,可以看到他的皮肤黝黑,健壮,似乎是长期在太阳底下干活的苦力人。

    “你是?”黄雅娟有些疑惑的问。

    “嫂子,你好,我叫王二喜,是王厝的,有点事情想麻烦下赵科长,赵科长在家么?”

    那汉子一边笑一边说明来意,露出了一口被烟熏的发黄的牙齿,脸上的笑容,很是谄媚。

    黄雅娟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在低下头看到汉子手里用报纸包着的物件后,眉头就皱得更紧了。

    自从自家男人升为鹭岛市海关科的科长后,就总有一些认识不认识的人找上门,和这个门口的汉子一样,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不同的东西。

    黄雅娟知道,这些人都是来送礼的,自家男人升为科长后,或多或少在海关上有些权利。

    只是这种事情总是让人提心吊胆的,特别是她某次看到报纸下面包着的两千块钱,差点没有被直接给吓死。

    那可是两千块啊,过去一家人一年省吃俭用恐怕也攒不了这么多钱,这…….

    黄雅娟背后也跟赵东来谈过几次这种事,只是看样子并没有什么用处,别看平时赵东来在别的事上都似乎很怕她,但男人的大事她一个妇道人家哪里管得了。

    “娟子,谁啊?”

    没等黄雅娟回答,站在门口的王二喜就连忙答道:“赵科长,是我啊,王厝的王二喜。”

    “哦,王二喜啊,你进来吧。”

    自家男人都发话了,黄雅娟尽管不喜还能怎么办,心不甘情不愿的还是将门给打开了,等到王二喜走进屋里后,她叹口气反手将门再次关上。

    屋里头,赵东来正坐在凳子上看电视。

    17寸的黑白电视,里面正播着一套在东南卫视正火的连续剧,《射雕英雄传》。

    “老王啊,来,坐,娟子,把我屋子里的茶叶拿过来。”

    王二喜连忙道:“赵科长,不用麻烦不用麻烦的。”

    官场之中诸多禁忌,所以哪怕赵东来知道王二喜来是干嘛的,也自然不会率先开口,甚至连他手里用报纸噎着的东西,都似乎没看见。

    “来,喝茶,这是我老丈人前段时间过来帮我带的正山小种,味道还不错。”

    “…….”

    “……..”

    喝茶,是东南人一直以来的习惯,无论是大家小家,家家户户都会摆弄一套茶具,喝功夫茶。

    武夷山大红袍,正山小种那都是能叫声名号的茶叶。

    据说,武夷山原始第一颗茶树上的茶叶,一斤的价值超过百万。

    喝茶是一件陶冶情操的事情,特别是在某岛国学去之后,更是延伸成为一种道的深思。

    只是对于王二喜这种人,喝茶在他眼里跟喝酒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用来攀谈关系进而获利的一种姿态罢了。

    和黄雅娟猜测的差不多,王二喜是一个整天在太阳下做苦力的人,主要营生是在海上靠着打捞渔业维持生计。

    当然,这是黄雅娟猜对的方面。

    黄雅娟猜差的是,在白天的时候王二喜是在海上打渔的渔民,到了晚上,则有一份兼职工作。

    一样是在海上,一样是用渔船来作业,那就是走私。

    是的,就是走私。

    走私的历史在华国长达几百年之后,最著名的莫过于在明朝时期海禁的那段历史里。

    但哪怕是明朝有着严苛的律法,走私一旦被发现就会是杀头的罪名,也无法阻挡一些人从事走私的行当。

    有句话叫万恶穷为首,倒不是说穷了就一定会为恶,但穷又确实是很多人选择犯罪的原因。

    因为穷则思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