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四章 习惯性动作
    赵肆低着头,不说话,他很努力才不至于让自己笑出声。

    他其实看的出来李若彤脸上的凶狠是装出来的,甚至也清楚为什么李若彤要故意装作很生气的样子。

    这小娘皮责任心还挺强啊….

    赵肆想着。

    可赵肆还是想笑,因为他知道他接下来的话一定会让李若彤真的暴跳如雷。

    “怎么不说话?你说啊,你倒是说说你今天怎么又迟到了。”

    是你让我说的啊!

    “早上睡过头了。”

    “你….”

    果然,李若彤似乎没想到赵肆会这么说,而且说的是那么理直气壮,一下子就被气的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可让李若彤憋到胸口都要炸开的是,她居然找不到再训赵肆的理由。

    她知道,赵肆这次说的全是真的。、

    这怎么训,难道训他不该说实话?

    “你…”

    怒火攻心下,李若彤气的整个胸口都快速起伏着,甚至连外面穿着的妮子大衣都已经无法遮再掩盖那一片凸起。

    这让正有意无意瞄着那里的赵肆,开始担心那里会不会突然炸开。

    “呼….”

    李若彤深深的出了口气,来平复那被赵肆给气坏了的心情,在觉得终于可以保持老师应有的威严后。

    李若彤冷着脸说:“放学了来我这里补课,马上期中考试了,别给我拖班里的后腿。”

    补课?补英语?

    我的李老师,你能不能换个套路。

    开什么玩笑,赵肆能够在国外混的风生水起,英语法语哪一样不是信口拈来。

    不是赵肆看不起李若彤这种大专毕业就来教学的英语老师,哪怕是大学的英语老师比起他那正宗的纽约腔,恐怕都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要被这么一个说着华国语调的英语老师补习,赵肆心里那是要多腻歪有多腻歪。

    可偏偏这话又不能说出口,赵肆只得无奈点头应是。

    “下次不要再迟到了,赶紧进去,把同学的笔记借来看看先提前补习下…..”

    ……

    教室里第四排,赵肆很随意的将书包往桌子上一扔,就惫懒的靠到了背后的桌子上。

    “赵肆,这是昨天你让我写的作业。”

    声音有些细腻,脸色有些苍白,怯生生的样子似乎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受惊的小兔子,哪怕是在跟赵肆说话,也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艾小爱,一个名字怎么读都一样的女孩,她是赵肆在高中三年的同桌。

    看着艾小爱递过来的作业本,艾小爱这种像经常受气小媳妇的样子,让赵肆很无辜的摸了下鼻子。

    赵肆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所以他自己也觉得很无辜。

    “原来自己以前挺不是个东西啊。”

    记忆穿过时光在赵肆的脑海中回放,在和艾小爱同桌的三年里,这个倒霉的同桌备受她的欺凌。

    让她帮忙写作业这些都是小事,恶作剧般作弄她更是日常节目,甚至还故意把她的头发打成结,然后看着她哭的稀里哗啦的样子。

    这种缺德加冒烟的事情,是赵肆在高中三年经常干的好事,到如今,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

    不过,过去的赵肆不明白自己当年为什么这么坏,只是如今的他哪里还不明白。

    其实曾经,他喜欢过这个叫做艾小爱的同桌。

    或者说,曾经,他对这个胆小怕事受了惊就跟小兔子一样的同学有好感。

    少男少女最纯真的年代,莫过于在那段似懂非懂的懵懂岁月里,那种异性之间的天然相吸,那种想要接近但又放不下尊严的抗拒,让很多人会做出跟自己真正想法完全相反的事情。

    或者说,在那段茫然若失的青春岁月里,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做。

    等赵肆再看向艾小爱的时候,他突然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还是那个班级还是那个他,可是如今的他再也不是当年的那个他了。

    从艾小爱的手里接过那几本作业本,赵肆在想到这些后下意识觉得,该为过去的自己表示下歉意。

    然后……

    鬼事神差一样,赵肆将手放到了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他的艾小爱头上,先是将她的头发拢了拢,又顺手在她的脑袋上,轻轻捋了捋……

    那动作,就像是,就像是在安抚一只安静的猫咪。

    艾小爱呆住了,她哪里会想到赵肆突然会有这种动作,从未有过异性接触的她,身体瞬间变得僵硬,甚至连躲避都似乎忘记了。

    赵肆也好不到哪里去,等他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后,也是整个人都傻眼了。

    前不久赵肆还在埋怨习惯不是个好习惯,可这才过没多久,养成了习惯的习惯不由自主就又露出来了。

    这种按着女人脑袋轻抚的动作,是赵肆某种养成多年的恶习,在和女性朋友进行某种上唇对身体的亲密活动时,他总会习惯性轻抚她们的脑袋。

    给予鼓励。

    “真是见鬼了….”赵肆心里暗骂着。

    可还没等赵肆理清楚怎么习惯现在又出来了,他就感觉到,艾小爱的脑袋轻轻的左右晃了晃,那动作和表情,像极了那正在跟主人求安慰的猫猫咪。

    赵肆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

    可他的手却丝毫没有闲着,在感受到艾小爱的那种顺从的反应后,他的手,很熟稔的又在艾小爱的脑袋上抚了抚。

    就像是,在对艾小爱的反应给予鼓励。

    ……

    当两个人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的时候,很快就打断了这种莫名其妙的身体接触。

    艾小爱就像是被蜂蛰了一样,吓得赶紧把脑袋挪开了,而她的脸,则像是刚刚擦完了胭脂一样,一下子就红到了脖子根。

    赵肆倒是没有脸红,以他的脸皮厚的程度早就不知道脸红为何为。只是哪怕脸皮厚如赵肆,也有一种说不上的尴尬。

    在艾小爱缩开脑袋的时候,表面很自然心里有点不自然的赵肆,干笑着将手放回了桌子上。

    “难不成自己有做人渣的潜质,不然怎么连这么小的女孩都下手。还是重生一回品味就特么变差了?”

    赵肆自嘲的想着。

    似乎是第一次认识自己的同桌一样,赵肆趁着艾小爱不敢抬头的时候开始细细打量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