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超凡卡神 > 67、蛮神界(求收藏!)
    走出文渊殿,季鱼又去瞧了瞧旁边的几个房间。

    整个星源阁一层总共有5个房间,除了星陨殿、文渊殿,还有万物殿、五行殿和造化殿。

    另外三个房间他并没有进去,一是贡献值不允许,二是看多了徒增烦恼,还不如先把幽血骨碎片拿到手里。

    心念及此,季鱼推开星陨殿房门走了进去。

    光影变幻,入眼全是碎片。

    这是季鱼第二次进入星陨殿了,虽然早就知道里面放满了碎片,可看到后他还是会忍不住的震撼。

    “咦,季鱼,你怎么来了?”

    这时,旁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是蛮小虎,他一脸诧异的看着季鱼,正打算去找季鱼呢。

    季鱼也很惊讶,蛮小虎不是在关禁闭吗,怎么在星陨殿?

    随即他算算时间,10天过去,原来是禁闭结束了。

    “哈哈,小虎,你出来啦?”季鱼笑着走过去,发现蛮小虎比十天前多了点变化,好像气势更加浓烈,快要突破凝真一样。

    “是啊,终于出来了,这十天简直就是遭罪啊,我早就想出来了!”蛮小虎郁闷的说着,说完他话音一转,问向季鱼,“你怎么来星陨殿了?我正打算去找你呢!”

    “找我?”

    季鱼先是一愣,旋即笑着说道,“我来兑换碎片的,你找我有事吗?”

    “啊?季鱼,我不是跟你说过等我出来了找你玩吗?”蛮小虎一脸不高兴的看着季鱼,“你不会忘记了吧?”

    说道后面蛮小虎有点生气,他把季鱼当朋友,季鱼却忙着兑换星源碎片,不就是幽血骨碎片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哈哈小虎,瞧你说的,你的话我当然记得啊,只是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出来,所以先来星陨殿看看。”

    季鱼一脸陈恳的解释,当然不会承认他确实忘了这茬,幽血骨碎片对他关系重大,而且他还以为蛮小虎当时随口说说的呢。

    “好吧,你确实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出来,我原谅你了!”

    蛮小虎闷闷的说着,又递过来一块闪着幽光的碎片,“诺,这是幽血骨碎片,换你上次给我的影髓碎片!”

    幽血骨碎片!!

    季鱼眼睛一瞪,心底莫名的闪过暖流,没想到蛮小虎一直记着这事,并且还是先来兑换碎片再去找自己玩。

    “小虎,谢谢你!”这一刻,季鱼不再把蛮小虎当成可有可无的人,而是朋友,需要诚心以待的朋友。

    “客气啥,咱俩可是兄弟,应该的!等我贡献值多了再来帮你兑换几块!”蛮小虎笑着把碎片塞给季鱼。

    看着手里的幽血骨碎片,季鱼十分激动,他自己还有21点贡献值,可以兑换2块碎片。

    凑齐3块,再加上幽血兽掉落的那一块,刚刚好可以衍化了!

    “小虎,你先等等我!”

    季鱼说着大步跑向幻属性碎片区域,花费20点贡献值买下2块幽血骨碎片,至此,他终于凑齐了所有神煌枪的衍化材料。

    “哈哈,季鱼,这十天你赚了多少贡献值啊?”

    看见季鱼用贡献值兑换了两块碎片,蛮小虎顿时反应过来:季鱼这段时间应该衍化了不少星卡。

    “嘿嘿,21点,刚好够用,还要继续衍化...哎,糟了!我忘记找玉蓝姑娘接后面的衍化了!”季鱼说着敲了敲自己脑袋,很是郁闷。

    刚才忙着问星源阁的事去了,竟然忘记了接后面的衍化。

    “嗨,我还以为多大事儿呢?”蛮小虎拍拍胸膛,自信的说道,“包在我身上!”

    “玉蓝姐姐人很好说话的,你不用担心,当然,如果惹恼了她,她也是很凶很暴力的!”

    说到这里,蛮小虎似乎想起了什么,先是缩了缩脖子,然后又嘿嘿一笑。

    如此一幕,看得季鱼云里雾里的:不是说雪玉蓝很凶很暴力吗,怎么还笑起来了?

    他摇摇头,赶紧追问道:“小虎,你可以帮我接任务?”

    “是啊,走吧,咱们去找玉蓝姐姐,顺便我还要和你打一架!”

    “???”季鱼。

    .......

    打一架?

    季鱼表示很懵,无缘无故为什么要打架?

    跟着蛮小虎往阁楼东边跑去,不一会儿,又出现一座庭院。

    这座庭院比季鱼住的那座要大,庭院周围树木稀稀拉拉的,将一块圆形擂台包裹其中。

    “季鱼,你先等等,我叫人过来!”蛮小虎说着掏出一块玉简,朝玉简里说道,“蛮烈大哥,我是小虎,玉蓝姐姐说叫你过来下...”

    蛮小虎说完捏碎玉简,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一旁,季鱼茫然的看着蛮小虎,被他搞糊涂了:先是打架,然后又叫蛮烈过来,这都闹的哪一出啊?

    “小虎,你这是要干嘛呀?”季鱼问道。

    “嘘!”

    蛮小虎拉低声音,看了看四周,然后神叨叨的说道,“季鱼,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替我保密哦!”

    “恩,你说?”季鱼点点头。

    “事情是这样的,玉蓝姐姐是雪族二公主,原本和蛮烈大哥是指腹为婚,这次来我们寒霜部族是为了请我爷爷办件事,顺便在这里呆了大半年。”

    蛮小虎说着说着脸上闪过焦急,那是一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神情,季鱼在电视里见过很多次。

    “结果呢,他们俩明明都有好感,却始终不挑明,搞得我在中间穿线搭桥的,还有一次害得蛮烈大哥被玉蓝姐姐狠狠揍了一顿,那场面,啧啧,现在想起来都惨...”

    听着蛮小虎摇头晃脑的讲了七八分钟,季鱼总算是明白了:敢情人家蛮烈和雪玉蓝情投意合,根本就是蛮小虎一个人在瞎操心。

    咸吃萝卜淡操心!

    “可这和打架有什么关系啊,小虎?”季鱼很懵圈的问道。

    “打架?”

    蛮小虎被季鱼一打断,不禁愣了一下,“打架就是打架啊,我想和你打一架,不行吗?”

    蛮小虎锤锤胸膛,“砰砰砰”的气势惊人,“季鱼,这几天我可是认真的磨练了一下修为,就差去蛮神界突破凝真了!”

    蛮神界、突破凝真?

    接连两个信息让季鱼心中猛的一跳!

    蛮小虎要突破凝真了?

    还有他说的去蛮神界突破凝真又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