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超凡卡神 > 65、雪族(求收藏!)
    眼前女子的声音很好听,让人如沐春风。

    季鱼点点头,笑着说道:“在下人族季鱼,还未请教姑娘姓名?”

    既然她也住在庭院,那么以后便是邻居了,所以季鱼主动问起对方姓名。

    “雪族,雪玲珑!”雪玲珑轻轻回了一句,指着庭院角落说道,“那里有间空房,玉蓝姐姐说给你留着。”

    雪玲珑,名字倒是挺好听的。

    季鱼默默记在心里,然后顺着对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庭院角落有一个虚掩着的房间,想来就是他的住处了。

    “多谢玲珑姑娘!”

    季鱼拱手谢道,见对方没有继续说话的意思,便自顾自的走向房间。

    房间不大,约莫十几个平方,除了一些洗漱用品,就只有一张床了,很简单、也很干净。

    季鱼对此毫不在意,修炼之人本就随遇而安,这个房间已经算很好的了。

    关上房门,他坐在床上整理着以后的思路。

    首先,要赚取贡献值,争取早点把神煌枪衍化出来,看看那“毒液”的后缀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其次,修炼不能落下,不论是修为还是炼体都要同步进行。

    说实话,来到蛮荒大陆后,季鱼感觉压力山大,随随便便拉出一个人都是凝真境修为,甚至还有像蛮烈这种可以挑翻凝真四阶的猛人,他必须努力一点,跟上节奏,要不然就被淘汰了!

    最后,关于如何返回璇玑界域,这点估计要从大祭司那里入手,因为只有他知晓人族和苍穹圣族,肯定也知道如何离开蛮荒大陆,但是,大祭司估计不会平白无故告诉季鱼的,而想要许以诱惑又太难太难了。

    活到大祭司那个岁数的人什么没见过,季鱼不认为自己有打动对方的东西,所以最后一点只能边走边瞧,车到山前必有路的。

    当务之急,还是衍化!

    收起思绪,季鱼打开雪玉蓝给的储物袋:十件枯木甲星卡和数量齐备的星源碎片。

    季鱼从储物袋里拿出6个金鬃碎片、3块玄石之精碎片和1件枯木甲星卡,其中金鬃碎片呈淡黄色,玄石之精呈土黄色,枯木甲则像一件蓑衣战甲,不同的是把蓑衣换成了一种奇特的枯木。

    【枯木甲:黑铁上品,枯木逢春,护体防身,降低8点伤害,+3点抗性。】

    枯木甲的属性一般般,季鱼晃眼看过,拿起星源碎片缓缓靠近星卡。

    屏气,凝神!

    下一刻,碎片被牵引着一点点没入星卡之中。

    “嗡~~”流光转动,慢慢由黑变青,最终凝成青铜色泽。

    衍化成功了!

    【玄木甲:青铜下品,木玄之力,御神清心,降低15点伤害,+3点精神抵抗,+3点/分钟星力值回复。】

    衍化后的玄木甲效果还算不错,特别3点精神抵抗,是非常稀有的属性,可以抵挡一些精神类的攻击。

    也不知道这件玄木甲能值多少个贡献点?

    把玄木甲收起,季鱼拿出材料继续衍化。

    这一次仍然成功,但和刚才不同的是,当衍化成功的那一刹那,季鱼忽然感觉头晕目眩,差点站立不稳!

    什么情况?

    赶紧查看自己的状态,不一会,他白着脸陷入沉默:难怪雪玉蓝会给他5天的时间,原来衍化还要消耗精神力?

    以前季鱼并未察觉,因为他总共只衍化过一次,今天接连着衍化两次后,他的精神力亏空,顿时各种负面状态都出来了。

    不能再衍化了,季鱼收起第二件玄木甲,慢慢回复精神力。

    精神力的回复很慢,比伤势的回复还要慢上一大截,几个小时过去,恶心乏力感慢慢消退,这期间,季鱼拿出聚星灵阵,一边修炼一边回复精神力。

    日落月升,转眼到了晚上。

    精神力恢复得七七八八,季鱼并不打算衍化,此刻星月之光皎洁,正是淬炼肉体的时间。

    虽然衍化很重要,但星月体术的修炼也不能落下。

    ......

    很快,五天时间很快过去。

    这几天里,季鱼除了衍化就是修炼,中途还被雪玲珑叫出去领了几份吃的。

    如果不是雪玲珑叫他,他肯定一个人窝在屋子里吃着以前的烤肉,哪里有机会品尝到蛮族的美食。

    不得不说,蛮族的美食和璇玑北域完全不同。

    有几种珍贵灵果揉成的大团团,模样像窝窝头,相当好吃,吃完后口齿生津,回味无穷;也有一种叫赛叶枝的树枝,蕴含丰富的星源,入口脆生生的,格外爽口,还有蛮族自己酿造的猴儿酒,沁人心脾,一口喝下去全身舒畅...

    各种各样的美食,让季鱼在修炼之中多了几分调剂,不至于枯燥无聊。

    当然,他也会偶尔和雪玲珑聊上几句,听听蛮荒大陆的见闻,了解一下各族的风俗人情。

    据雪玲珑说,蛮族好战,影族诡异,雪族最为单纯。

    其中,雪族是一个只有女性的种族,初听时季鱼完全不信,如果没有男人怎么繁衍?

    雪玲珑说:她们既可以和其他种族繁衍,也可以喝下一种名为玉神液的圣水,然后自行繁衍后代。

    季鱼当时就懵了,心想那不就是女儿国嘛,果然是大千世界,什么样的事情都能碰到。

    ......

    第五天,季鱼衍化完十件玄木甲,起身前往阁楼,在阁楼外凉亭里,雪玉蓝果然在那里下棋。

    季鱼缓步走过去,站在五六米外静静等着雪玉蓝下完棋,虽然他不懂棋子,但这种一人分饰两角还下得如此认真的人,最好不打扰为妙。

    这时,雪玉蓝抬头瞥了一眼季鱼,复又自顾自的下棋去了,此刻棋盘上黑白两色棋子杀的不可开交,她正在琢磨着如何取胜呢。

    十几分钟后,白子以微弱的优势取胜,雪玉蓝轻轻一笑,结束了棋局。

    “找我什么事?”雪玉蓝淡淡的问道,虽然刚才季鱼的做法让她感觉挺舒服,但实力的差别以及平常积累起来的气势还是让她习惯了如此说话。

    “玉蓝姑娘,你好,我已经衍化完十件玄木甲。”季鱼说着递过去一个储物袋,就是雪玉蓝最开始给他的那个。

    “恩!”

    雪玉蓝点点头,脸色平静的接过储物袋。

    五天时间,衍化十件玄木甲,看来眼前这个叫季鱼的异族精神力一般般嘛,也就比头脑发达的蛮族强上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