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超凡卡神 > 62、蛮玄天(求收藏,求推荐!)
    阳光明媚,鸟语花香,花园里处处透露着春天的气息。

    前一刻还在冰雪覆盖的寒霜领,下一刻就换了地方,季鱼惊讶的看着眼前一切,感觉很不真实。

    “小虎,这里真的是星源阁?”季鱼疑惑的问道。

    “是啊季鱼,这里就是星源阁,刚才我们经过了一个传送阵,现在具体的位置我也不清楚。”小虎解释道。

    传送阵?又是传送阵!

    “如果没猜错的话,我就是被蛮龙布下的传送阵传来蛮荒大陆的吧?”季鱼暗暗想道。

    蛮龙是烈龙部族的大祭司,而蛮小虎爷爷又是寒霜部族的大祭司,难道所有蛮族大祭司都会这一手?相当厉害呀!

    “小虎,如果我进了星源阁,要做些什么?”季鱼想了想问道。

    “季鱼,你是衍化师当然负责衍化,先赚取贡献点,然后在星源阁兑换星卡或碎片。”蛮小虎说道。

    季鱼点点头表示了解,说白了就是给寒霜部族干活,只是不知道报酬有多少?

    “那如果我想离开寒霜城呢?”季鱼又问了个关键的问题,他可不会一辈子呆在寒霜领。

    “哈哈,季鱼你放心,星源阁可不只你一个异族哦,你们随时可以走的!”蛮小虎明白季鱼的担心,笑着解释道。

    “好!”季鱼笑笑,只要到时候蛮族放人就行。

    两人又聊了几句,穿过花园,前方出现一栋三层精致小楼。

    在阁楼外的一个凉亭里,一名身着白色绣花长袍的女子正坐在那里下棋,可惜没有棋手,就她一个人。

    走近一点,女子忽然抬起头来,葱白玉指上夹着一枚黑棋,静静的望着蛮小虎和季鱼。

    这名女子长相普通,皮肤白皙,头顶生有一对小巧鹿角,显然不是蛮族或季鱼见过的任何种族。

    虽然没有见过,但季鱼一下子就猜出了对方的身份:皮肤白皙胜雪,周身散发着万载不化的冰霜气息,肯定是雪族吧。

    “玉蓝姐姐,你又在下棋呀?”蛮小虎朝女子打着招呼。

    “小虎,你这几天走了,姐姐耳朵里可是清净了好多呀,你今天怎么又舍得回来啦?”雪玉蓝先将黑棋弹在棋盘空位上,然后站起来打趣的说道。

    雪玉蓝不站起来还好,一站起来立刻让季鱼感觉自惭形秽。

    好高的女人!

    至少将近3米,原本她坐着时季鱼就觉着很高了,现在站起来直接秒杀他。

    想他1米8几的大好男儿,结果来了趟蛮荒大陆瞬间变成了矮子,莫非蛮荒大陆的人都发育得这么好吗?不管蛮族、雪族还是影族,个个人高马大的。

    “玉蓝姐姐,你嘲笑我!蛮烈大哥平常欺负我也就算了,你不是说过要站在我这头的吗?”蛮小虎愤愤不平的说道。

    “好好,是我不对,我以后坚决站在你这头!”雪玉蓝轻轻一笑,不再打趣蛮小虎,“快进去吧,大祭司现在心情还不错。”

    雪玉蓝说着多看了季鱼几眼,表示没有见过这样的异族,她知道蛮小虎是蛮烈找回来的,既然蛮烈同意异族进入星源阁,那就证明异族通过了蛮烈的检测。

    “恩,我们先去找爷爷了,玉蓝姐姐你继续下棋吧,或者去找蛮烈大哥也行哦,他现在肯定很空虚、很无聊....”

    说道最后,蛮小虎一脸坏笑,拉着季鱼马不停蹄的冲进了阁楼,留下身后雪玉蓝满脸通红的站在那里吼道:“蛮小虎,有本事你别跑!”

    “我和蛮烈什么事都没有,你可不要乱说!”

    ......

    蛮烈和雪玉蓝?

    一个高达威猛,一个气质出尘,倒是很搭配。

    季鱼收起八卦之心,和蛮小虎一起走进阁楼,他的目的是幽血骨碎片,才不会去管别人的事情。

    整个阁楼有三层,风格古朴淡雅,经过四五间大大小小的屋子后,两人顺着楼梯来到二楼。

    相对于第一层,上面要空旷一点。

    蒲团、茶几、镂花雕刻,幽香、珠帘、兽纹密布,很简单,也很神秘。

    在茶几旁边的蒲团上,一个头发虚白的蛮族老者正在盘坐冥想,老者身披兽裘,左侧静静摆放着一根三四米长的赤红节仗,节仗不时闪着幽光,让人不敢忽视。

    他就是寒霜部族的大祭司吗?看样子挺普通的呀。

    季鱼只是晃眼看了一下,然后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此时大祭司正在修炼,最好保持安静。

    反观蛮小虎却没有那么多顾忌,他快步走过去跪倒在大祭司跟前,拉着大祭司干枯的手撒娇道:“爷爷,小虎回来啦。”

    “你看,我还给你带了北蛮山脉的特产哦!”

    蛮小虎说着掏出一朵蓝色幽花,那是北蛮山脉随处可见的一种野花,季鱼记得蛮小虎回来时顺手摘了一朵,当时他还不明白原因,现在顿时反应过来。

    敢情蛮小虎是想拿花讨好大祭司?呵呵,这想法倒是不错!

    下一刻,只见大祭司猛的睁开双眼,刺目精光如闪电一闪而逝。

    “轰隆~~~”刹那间,季鱼耳中雷霆轰鸣,巨大的雷声震得他气血翻腾,差点站立不稳。

    但诡异的是,阁楼里根本没有雷声响起,蛮小虎还在那里一个劲儿的傻笑呢。

    什么情况?

    难道是幻觉,或者只有他一个人能听见?

    季鱼满脸惊骇的望着大祭司,不明白对方为何要给他一记下马威?搞得他现在雷声绕耳、骨膜刺痛,恐怕都流血了吧?

    “想不到数千年过去了,又有人族来我蛮荒大陆,小子,你是从璇玑北域还是璇玑东域而来?”大祭司蛮玄天看着季鱼缓缓说道。

    季鱼闻言目瞪口呆,全身颤抖,再也顾不得耳膜的刺痛:眼前大祭司竟然知道人族,竟然知道他的来历?

    这可打了季鱼一个措手不及,让他想好的说辞毫无用处,而且他被大祭司深邃的目光盯着,心里生不起半点狡辩的心思。

    “小子季鱼,来自璇玑北域!”季鱼躬身说道。

    “喔,璇玑北域,那里离苍穹圣域倒是很近!”蛮玄天摸了摸胡子,语气充满缅怀沧桑之意。

    “说说你怎么来蛮荒大陆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