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超凡卡神 > 52、暗影祭坛(祝大家新年快乐!)
    这里是墓穴吗?季鱼表示疑惑,他打起精神左看看右看看,什么也没看出来。

    这时,只见余飞平游向祭坛,先在祭坛周围摸了摸,然后眼中闪过邪笑:“陈不凡、武天!”

    “余师叔,弟子在!”两人看着余飞平,快速说道。

    “你们知道这是哪里吗?”余飞平指着祭坛,脸上布满虔诚。

    陈不凡和武天相互对望一眼,十分茫然。

    “余师叔,弟子愚钝,并不知道这是哪里,还望师叔告知一二。”武天拱手说道。

    陈不凡也低下头很是不解:这余师叔不找墓穴,问祭坛干嘛?

    仿佛知道武天和陈不凡答不上来,余飞平指着祭坛激昂的说道:

    “这个祭坛叫暗影祭坛,我且问你们,你们可愿意掌握无上的力量?”

    暗影祭坛?无上的力量?

    前者先不提,后者有谁不愿意拥有?

    武天和陈不凡只不过是千机宗的低阶弟子而已,能否进阶凝真还是未知之数,现在突然有人问他们愿不愿意掌握无上力量?

    答案肯定是:愿意!

    “余师叔,无上力量我们肯定愿意掌握,可和眼前的祭坛有什么关系?”武天直接问出关键问题。

    “当然有关系!”余飞平眉头一拧,大声说道,“只要你们信奉暗影,就可以和我一起进入祭坛!”

    信奉暗影,进入祭坛!

    “可,可是余师叔,我们不是来找衍化师墓地的吗?”陈不凡有点摸不着头脑,心里还有点慌。

    “祭坛里面就是墓地,你们先回答我愿不愿意信奉暗影?”余飞平颇不耐烦的问道,要不他手下无兵,还看不上武天和陈不凡呢。

    “愿,愿意,余师叔!”陈不凡迟疑的回道。

    “弟子也愿意!”武天算是看出来了,如果不答应余师叔,后果恐怕难以预料。

    “哈哈哈,好,很好,既然如此,你们去把那姓季的小子抓来活祭了吧!”余飞平语笑癫狂,终于露出真实面目。

    活祭!?

    武天和陈不凡一震,情不自禁的看向季鱼,却见季鱼一脸平静,仿佛被吓傻了一样。

    “余,余师叔,季兄弟可是衍化师啊!”

    陈不凡直接省下了“学徒”两字,言下之意是:得罪了衍化师不好吧?并且季鱼是他找来的,现在说要活祭,把他也吓得不轻。

    “哈哈哈,没错,要的就是衍化师,因为只有衍化师的灵魂碎片才能打开祭坛!”

    余飞平狂笑着往祭坛上一拍,岩洞上方顿时“轰隆隆”的掉下一块巨型石板,石板封住出口,岩洞内的海水纷纷倒流回去,不一会,海水流干,和陆地上一模一样。

    做完一切后,余飞平胸有成竹的望向季鱼,但季鱼却稳若泰山,面不改色?

    什么情况?难道被吓傻了?

    余飞平眉头一皱,心底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他立刻朝着武天和陈不凡吼道:

    “你们俩还愣着干嘛?快去杀了那小子!”

    武天没动,陈不凡也没动,两人不断用眼神交流着什么,似乎在等对方带头。

    这时,只见季鱼踏前两步,淡淡的问道:“你们当真想杀我?”

    瞧他那副淡定的模样,陈不凡心中着急,都这个时候了还不求饶?

    完了完了,季鱼肯定完了。

    果然,余飞平手掌一翻,青铜星卡幻化出一头三米多高的铁皮傀儡。

    【无定傀儡:生命值:566/566,攻击力:60-70。】

    有青铜傀儡掠阵,余飞平底气十足:“区区蝼蚁,杀了你又如何!”

    “武天,陈不凡,我再给你们十息时间,若敢不从者,死!”

    巨大的“死”字在岩洞内炸响,久久不绝。

    陈不凡哆嗦着看向武天,后者脸上闪过残忍,毫不犹豫的冲了出去。

    不就是杀一个蜕凡六阶的衍化师嘛?为了活命,为了力量,他什么都愿意做,再说了,他和季鱼非亲非故,下起手来一点也不含糊。

    或许是有人带头,陈不凡咬咬牙也跟着召出一具两米来高的傀儡,并操控傀儡攻向季鱼,事已至此,他也不再纠结了。

    “风行”、“风盾”!

    连续施展两个术法,季鱼猛的撞向武天,赤妖枪后发先至,荡开长刀斜挑而上。

    电光火石间,武天险险躲开长枪,然后暴退数米。

    好快的速度!好恐怖的威力!

    枪头仅仅擦过胸膛,就有一股死亡的恐怖袭上心头,武天压下恐惧,朝后方吼道:“陈不凡,一起上,这人相当诡异!”

    武天手一挥,一具铁皮傀儡从季鱼头顶砸下,季鱼闪身躲开傀儡,连人带枪刺向武天,同时祭出“风刃”打向对方背部。

    -91!

    武天惨叫着翻身倒地,手掌猛拍地面,一根根地刺刺向季鱼,击穿护盾。

    与此同时,陈不凡板着脸斩出一剑,剑音清鸣,剑气化为鸟兽在季鱼身旁爆炸开来。

    这些鸟兽并不直接攻击,而是靠爆炸后的音波伤敌,让人防不胜防!

    -33!

    季鱼忍着耳朵里雷霆轰鸣,死死咬住武天,“星月灵咒!”

    这时,两头傀儡“咚咚”逼近季鱼,挥拳砸来,一拳过后傀儡猛的践踏地面,大地破裂,狂暴星力冲天而起。

    受星力和碎石的震荡,季鱼步伐凌乱,攻势骤停,但前一头傀儡刚放完“地震波”,另一头又接着放,让他相当烦躁!

    等到季鱼靠近武天时,对方已经脱离禁锢,反手一刀斩出烈焰,同时一道红光从黑铁星卡上掠过。

    红光击中季鱼,在季鱼身上泛起一股腐朽气息,削弱20%抗性,紧接着火焰“腾”的一下卷起两三米高,吞噬季鱼。

    看见季鱼被火焰吞噬,余飞平脸上露出残忍笑容:

    ‘蝼蚁就是蝼蚁,怎么可能翻身?’

    ‘刚才那股不好的感觉,肯定是幻觉。’

    余飞平放下心来,开始琢磨祭坛,他这个人平常有个爱好,喜欢钻研稀奇古怪的典籍,年代越久远的越喜欢。

    有一天,余飞平无意间在典籍上发现了暗影力量,他被暗影力量的强大所折服,情不自禁的沉醉其中,随后他破解了典籍上的秘密,发现了祭坛所在,可惜尝试好几次都没打开祭坛,潜心研究一番后,他得出个结论:

    必须用纯粹的灵魂碎片激活祭坛!

    人死后,灵魂会崩溃成大大小小的碎片,用灵魂碎片来激活祭坛,这可是要杀人啊!

    但余飞平毫不在意,他关心的是谁的灵魂纯粹?

    思来想去,唯有衍化师的灵魂纯粹!

    虽然余飞平自己也是衍化师,但总不可能把自己给灭了吧?所以他把目光放在了其他人身上。

    既要灵魂纯粹,又要便于控制,干脆找个衍化师学徒吧!

    于是乎,就找到了季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