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超凡卡神 > 49、衍化师学徒(求收藏推荐)
    日落月升,空气里透着丝丝凉意。

    翻过几座大山,前方出现城镇的影子,一排排高大的城墙犹如巨兽缩在黑夜里,让人看不清楚,走近一点,城墙上有灯火,还有士兵巡逻。

    季鱼换了身衣服,让自己看着更加像一个翩翩公子哥。

    走向城门,一道喝声响起:“来人止步!”

    三四名身穿赤红铠甲的士兵走了过来,士兵实力不高,蜕凡四五阶的样子,看见他们的铠甲,季鱼轻轻一笑,果然是大唐王朝。

    “官爷们好,小的季鱼,想进临安城。”

    官爷、小的?

    士兵们脸上泛起古怪,相互对望一样,嘴角含笑,眼前的公子哥可是蜕凡六阶啊,竟然叫他们官爷,还自称小的?

    哈哈哈,不错不错!

    士兵们虚荣心爆棚,拿捏着说道:“恩,你是武者,进城需缴纳十个星币!”

    其实哪里要什么星币,实力越强的武者他们越要巴结,明显就是敲诈啊!

    季鱼给了星币,顺利走进城门,他虽然看见了士兵们嘴角的笑意,却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名堂,并且身在大唐王朝,他这个前大秦士兵收敛点比较好。

    穿过城门,入眼一片灯火通明,此刻虽然是晚上,还有很多人在街上闲逛,摆摊的、耍杂技的、赌坊、拍卖行...应有尽有。

    一路过来,凡人和武者各占一半。

    整个临安城很大,季鱼前前后后穿过三四条街道还没走到尽头,他干脆找了家客栈走进去。

    客栈里人很多,粗略望了下,十七八个人,这还是楼下一层的,上面还有两层。

    刚走进客栈,就有一个身披白斤的店小二笑着迎了过来。

    “客官住店还是吃饭?”

    “先吃饭,后住店!”

    这段时间老是烤肉烤肉的,季鱼都快吃吐了,好不容易有个改善伙食的地方,当然要犒劳下自己。

    “好勒,客官请上二楼!”店小二说着就把季鱼引向楼上。

    “哎,楼下不还有位置吗?”季鱼指着角落处三四个桌子问道。

    “这位客官,小的一看你就是个武者,武者是在二楼吃饭的,三楼是住宿。”

    哦,感情还有这样的说法?季鱼点点头跟着小二上楼,二楼人不多,十几张桌子空了一大半。

    随便找了个靠窗的,季鱼坐下来问道:“小二,你们这里有啥拿手菜呀?”

    小二眼睛一亮,开始报菜名:“客官,咱们有酱魔牛蹄、清蒸冰刺鱼,红烧五彩花蛤....”

    小二念了一大通,足足十七八个菜名,听着很有食欲。

    季鱼随便要了三个,随即想到有菜无酒,不够滋味:“有酒吗?”

    “有的,有的,本店自酿的二十年份朱果酒,客官要不要来一葫?”小二赶紧说道。

    “好啊,来一葫吧,菜要上快点!”

    “好勒,客官请稍等!”小二说着飞一样的跑下楼,然后冲进厨房。

    不怪他不激动啊,季鱼点的菜价格很贵,他光拿提成就有一两个星币,一两个星币足够他去胭脂院挥霍一通了。

    几分钟后,开始上菜,摆满整整一桌,有鱼有肉还有酒,季鱼顿时胃口大开。

    开动,他先夹了一块鱼肉喂进嘴里,唔,入口即化,汁液满腔,味道相当不错,比烤肉好吃几十倍!

    再来一块牛肉,劲道十足,爽口弹牙,好吃!

    接着季鱼又喝了口朱果酒,入口醇正,回味甘甜,跟前世的鸡尾酒有点类似。

    边吃边喝,享受啊!

    就在这时,旁边忽然传来两个声音,让季鱼产生了兴趣。

    “陈师兄,听说武师兄最近在打听衍化师学徒的事情?”

    “没错,我也听说过,好像是某个师叔下令的。”

    “咱们千机宗不是有衍化师吗?还要学徒干嘛?”

    “那我就不清楚了,反正听说奖励还不错,星源碎片任挑!”

    “这么好?如果我有星源碎片,早就回宗门找衍化师衍化星卡去了,哪里还会呆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

    “哎,李师弟,咱们不过低阶弟子,能接到任务就不错了!”

    “....”

    衍化师学徒、千机宗、衍化星卡?

    季鱼听得迷迷糊糊的,只抓住了一个关键:星源碎片任挑!

    敢夸下这个海口的,怎么滴也该有点家底吧?就算不是衍化师肯定也是非富即贵。

    季鱼心痒痒的,万一碎片里有他需要的材料呢?

    俗话说多一个途径多一份希望,虽然季鱼也疑惑为什么不找衍化师,但权且去看一下吧,大不了多留个心眼,如果没有他要的碎片再走就行了。

    至于千机宗,季鱼在典籍里看到过:大唐王朝最厉害的宗门,位于皇城长安郡里。

    千机宗以傀儡、炼器著称,宗主是大唐王朝圣师,名声极响,他们宗内似乎有独特的衍化之法,制作出来的傀儡星卡和器物星卡非常出名。

    心念及此,季鱼起身走向旁边桌子:“两位师兄好,在下季鱼,冒昧打扰下!”

    两名千机宗弟子原本正在说话,却突然冒出个人来插嘴,他们哪里会高兴?其中一个男子脸色不悦的问道:“有什么事,快说!”

    “两位师兄,刚才听说贵宗在找衍化师学徒?刚好季某就是!”季鱼平静的说道。

    其实他哪里是什么衍化师学徒?根本没受过专业的教导,只是略懂一点皮毛然后衍化过一次而已。

    如果到时候要考验,他就推脱衍化需要安静的地方,然后用裂变开启衍化之法,就算一次不成,多弄几天总会成功,反正大家都知道衍化不可能一次性成功的。

    耗时耗力,无可厚非。

    “你是衍化师学徒?”李姓弟子惊呼道,表示不相信,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他们刚还在讨论衍化师学徒,现在就蹦出个衍化师学徒?

    陈师兄也诧异的看着季鱼,眼中验过疑惑。

    “没错!”季鱼点头确认。

    李师弟和陈师兄相互对望一眼,似乎在征求对方的意见,快速交流完毕,陈师兄起身拱拱手笑道:

    “想不到季兄弟还是衍化师学徒,真是失敬、失敬啊!”

    这陈师兄不笑还好,一笑都让人看不见眼睛了,和旁边李师弟的大眼方额完全是两个极端。

    “好说好说,如果能帮到贵宗师兄,可是季某的荣幸!”季鱼打着哈哈说道。

    “既然如此,季兄弟现在方便跟我们走一趟吗?”

    陈师兄显然是个急性子,饭还没吃完就要邀请季鱼跟他一起走,至于要去哪里他却没说。

    “好啊,走吧!”季鱼也不多问,爽快的答应道,他自持实力比眼前的两人强大,所以并不担心,再加上现在是夜晚,正是他实力最为鼎盛的时候。

    陈师兄叫来店小二付完钱,三人快步离开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