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超凡卡神 > 48、峡谷
    因为月影术法没有恢复,所以季鱼没能逃过冰火雨的攻击。

    一滴滴冰火雨如同子弹打进肉里,一滴便是一个小洞。

    季鱼忍着痛冲向冰火魔熊,说实话他最怕的就是这个时候,一下秒不掉妖兽就进退两难了。

    进?不知道拼不拼得过;退?呵呵,冰火魔熊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呢。

    想停战根本没门!

    于是乎,季鱼只能绷着脸继续战斗!

    魔熊狂暴、熊爪乱拍,嘴里还不断喷着冰火吐息。

    “嘣嘣嘣~~”爆炸连连,魔熊就像拆迁队请来的临时工,走哪拆哪。

    借助“风行”的力量,季鱼辗转腾挪,时而风刃、时而赤妖枪,终于拖到月影恢复。

    “月影!”这次季鱼选择从天而降!

    赤妖枪如同陨石砸向冰火魔熊头部,“砰~”

    枪头震碎头骨,冰火魔熊哀嚎着身体逐渐变淡。

    “轰隆~~”重物倒地,震撼山林。

    脚下原本漆黑的皮肉逐渐变淡,季鱼踩在一个肉乎乎的东西上,顺手摸过去,抓起一把熊毛。

    联想到魔熊变淡的情景,季鱼顿时有了个猜测:冰火魔熊会隐身?或者说像变色龙那样和周围环境同化?

    难怪刚才他采集玄玉芝时没有看见东西,很有可能魔熊当时就在那里。

    收起思绪,季鱼不禁有些犯难:怎么取妖丹啊?这看不见的只能靠猜了。

    摸着魔熊的身体部位,季鱼在胸膛周围用赤妖枪破开,本来一眼就能看到的东西,足足摸了三四分钟,弄得满身都是血。

    取完妖丹,季鱼又切了两块熊掌和一块熊腰肉离开了,至于剩下的尸体谁要谁拿去吧,反正他也懒得弄了。

    ......

    几个小时后,季鱼来到峡谷边上。

    一眼望去,两侧至少上百米宽,这个宽度可过不去啊!

    月影术法有使用间隔,并且最多50米远,靠它显然行不通。

    再看看峡谷下方,近千米高,这个高度摔下去哪怕他是武者,哪怕掉进水里,都只有一个字,死。

    该怎么跨越峡谷呢?

    季鱼沿着峡谷边缘走去,想看看有没有近一点的地方,可惜从下午走到天黑也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反而越来越宽,无奈的他只好返回最开始的地方,打算从那里通过。

    刚才在打量峡谷深渊时,季鱼发现峡谷下方水流当中有一块突出水面的石头,如果闪烁到石头上,应该可以通过。

    仔细琢磨一番后,季鱼幻化出赤妖枪站在悬崖边上,深吸一口气,纵身跳下悬崖。

    狂风嘶吼,强烈的失重感让人头晕目眩,季鱼忍着不舒服的感觉喝道:“月影!”

    目标,崖壁!

    “噌~”赤妖枪闪电击出,枪头没入崖壁七分。

    巨大的下坠之力拉着他狠狠坠落,连带着手中赤妖枪在崖壁里划出一道长长的枪痕。

    季鱼死死握紧枪柄,不敢松手,如果松手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终于,下坠之力消失,他整个人悬挂在悬崖上,晃晃悠悠、来回摆动。

    好险好刺激啊!

    望着下方波涛汹涌的河面,季鱼脸上泛起酡红,这种生死之间的大恐怖让人心悸。

    稍微休息一会儿,再来....如此反复十几次后,季鱼吊在岩石上方不远处。

    先等“月影”恢复。

    几十秒后,季鱼双脚用力下绷,然后借助崖壁的反弹之力猛的跃向江面。

    “咻~~”两米、三米、五米....眼看着就要掉进水里时,“月影!”

    季鱼穿梭虚空稳稳的站在岩石上,看着脚下翻滚的河水,他情不自禁的笑了。

    很好,成功了一半!

    接下来就是最关键的时候了,休息片刻,季鱼先助跑两步,随即飞出水面,“月影!”

    赤妖枪破空而出,“噗嗤”一声插进崖壁,第一步完成。

    之后,季鱼凭借着“月影”一步一步飞上悬崖,成功落地。

    落地后的季鱼面色激动,心想真不容易啊,要不是有“月影”术法,他连想都不敢想,竟然以这样的方式跨过了一座上百米宽的峡谷。

    看着峡谷巍峨、风景绝美,季鱼不由豪情万千:修炼的魅力,正在向他逐渐揭开!

    ......

    生火,烤熊肉,吃完熊肉刚好裂变恢复。

    季鱼再次裂变妖丹,果然,还是不行。

    在拿到赤蛟妖丹时他就尝试过,当时没动静,他还以为是星源不够的原因,可现在2万多星源,就算星源不够也该有点提示的。

    想不通原因,季鱼放弃裂变妖丹,转而拿出小还丹,现在他身上除了小还丹貌似也没啥可以裂变的了。

    要么星源不够,要么卡在衍化的节骨眼上,很尴尬啊,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他的家底太薄了,没有其它东西可以裂变!

    裂变完小还丹,季鱼又开始淬炼星月之光。

    一夜无话,第二天,季鱼钻进森林,快要接近中午时他从森林里走了出来。

    前方是一片望不到边际的草原,绿草茵茵,约莫膝盖高,穿过草原季鱼来到一个村落附近。

    落日的余晖映在房屋和栅栏上,显得格外静溢,时不时传来的狗叫和鸡鸣表示这里有人居住。

    稍微犹豫一下,季鱼朝最近的一户人家喊道:“有人在吗?”

    不多时,一个皮肤黝黑的汉子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他手上提着镰刀,显然正在忙着什么农活,汉子打量下季鱼,然后颇为紧张的站在栅栏后面问道:

    “你找谁呀?”

    看季鱼的模样像士兵,而汉子还是头一遭和官爷打交道呢,难免有些紧张。

    “大哥你好,我叫季鱼,因为一不小心迷路了,想问下最近的城镇怎么走?”季鱼整理了下衣服笑着说道,他的笑容亲切,让汉子情不自禁的放下心来。

    这士兵,好像不讹人!

    汉子挠挠头,指着北边告诉季鱼:“官爷,最近的城镇就是临安城了,离这里还挺远的哩,要朝北方直走七八十里路的!”

    临安城?七八十里路?

    季鱼点点头,这点路并不算远,以他的脚力也就是一两个小时的事情,趁着现在天色未黑,倒是可以去临安城落脚。

    “大哥,谢谢你了,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请收下!”

    想到这里,季鱼从储物袋里掏出一枚星币递给汉子,他身上总共有上千枚星币,全是收缴来的战利品。

    拿人恩惠,必须还以同等的东西,这是季鱼的做人准则。

    “啊,兄弟使不得、使不得!”

    汉子虽然眼睛都快泛光了,但还是坚持不要,他不过区区平民而已,哪里敢要官爷的东西?

    季鱼笑笑,将星币弹进栅栏里,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他的速度很快,汉子刚刚打开栅栏就变成了一个黑点,让汉子目瞪口呆。

    良久过后,汉子摇摇头将星币视若宝贝般的藏了起来,嘴角喃喃自语道:

    “谢天谢地,这下娃子终于可以上学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