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超凡卡神 > 45、凤灵(求收藏!)
    血月之下,一行十人大步朝着西凉军营方向逃去,刚才连续两声爆炸季鱼已经猜到了原因:自爆!

    第一声是陈老,第二声...是王爷!

    当一个人的境界超过凝真后便可以聚集全身星力摧毁自己,和敌人同归于尽。

    季鱼以前听徐长春讲过,再联想到昊天的行为终于想了起来。

    只是这样一来王爷恐怕已经死了,而那罗刹说不定正在追来的路上,必须抓紧时间。

    他们先是沿着官道逃跑,可惜没跑多远又有魔物埋伏,所有禁西军留下来抵挡魔物,掩护季鱼和昊天逃走。

    一路翻山越岭,季鱼和昊天刚钻进西凉山脉不久,还是被罗空给追上了。

    “哈哈,两条小虫子挺能跑的嘛!”

    罗空一脸戏谑的笑道,没有谁能从罗刹一族手中逃掉,哪怕他被自爆伤得不轻,追杀两个蜕凡境蝼蚁还是轻轻松松的。

    看着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罗空,季鱼面如死灰:这下完了,连归元境都不是罗空的对手,他拿什么抵挡?

    反观昊天却是仇人见面,也不管打不打得过红着眼就召唤出虚影。

    “哞~~~涅!”

    镇山符印呼啸着飞向罗空,还没靠近就被对方一个响指击碎,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很好,你是我见过最勇敢的蜕凡境蝼蚁,为了奖励你的勇敢以及你妖帝余孽的身份,我决定让你多活三个呼吸!”

    看着红了眼的昊天,罗空大笑连连,敌人越是挣扎碾压起来才越有劲,现在祖器已经到手,他有的是时间清算下圣族对妖帝一脉的仇恨。

    至于另外一个蝼蚁?罗空转头望向季鱼,淡淡喝道:“死!”

    一指点出,光芒如太阳刺痛季鱼双眼,无穷无尽的力道压迫季鱼,让他浑身无力、动弹不得。

    要死了吗?

    季鱼瞳孔涣散、恍恍惚惚,可心底怎么还有一股想要活下去的欲望?

    没错!

    他不甘心就此死去,他季鱼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他不服,他拼了命的调转星力!

    “月影”、“啸月之力!”

    “轰隆~~~”爆炸响彻山林,激起火光直冒。

    一击过后,罗空脸上泛起古怪:“咦,你这蝼蚁竟然还会空间术法?”

    罗空说着身形一动,闪电般扑向季鱼出现的地方,在那里,有空间波动!

    下一刻,季鱼刚刚现身就被一股巨力拍飞,五脏六腑移位,吐出大口鲜血。

    -135!

    【罗空的生命层次高于你两个等阶,你受到的伤害+40%。】

    【罗空的道法为162,你的道法为43,...道法判定失败,罗空的道法为你的3倍,本次攻击将额外造成60%碾压伤害,扣除抗性减伤...你受到135点伤害。】

    很显然,罗空没有用全力,否则季鱼根本抗不下一击,他对这个会空间术法的蝼蚁产生了一点点兴趣,决定对季鱼施展幻术,说不定能榨出点什么秘密呢?

    信步走向季鱼,罗空两眼变白,虚幻之力悄然而生,一秒、两秒...正当罗空即将撬开季鱼的秘密时,一道赤焰从天而降!

    “啾~~”

    赤焰化形,凝成火凤将罗空轰出三四十米远,撞断十几根巨树。

    季鱼神情恍惚,使劲摇了摇快要炸裂的脑袋,只听见罗空的咆哮:

    “该死的凤族,有朝一日,我魔族定会杀上你苍穹圣域!”

    .......

    头好痛!

    这是季鱼唯一的感受,其次是活下来了,没有被罗刹杀掉。

    努力撑起身体,季鱼看见一个火红身影从天上飘了下来,然后,他眼神瞬间凝固:

    好美的女子!

    容貌倾城、黑发如瀑、眉若青烟、星眸闪烁似点点星光,宛若天上谪仙!

    季鱼看呆了,一直到女子走近他们他才回过神来。

    “罗刹逃了!”女子轻声说道,声音婉转,有如珍珠掉落玉盘。

    季鱼有点发蒙,一时竟忘了回答,反倒是旁边昊天躬身一拜,诚恳的说道:

    “多谢姐姐的救命之恩,我叫方昊天,这位是季鱼季大哥!”

    女子点点头,稍微打量下四周,毫不在意的说道:“举手之劳而已,现在魔族已退,我走了!”

    女子说完就走,仿佛救下季鱼他们只不过是一件平淡至极的事情。

    “哎,姐姐,我可以问问你的名字吗?”

    昊天叫住女子,救命之恩虽然他现在没有能力偿还,但会永远记在心里,说不定哪天能帮到对方一二。

    季鱼眉毛一动,也颇为关注的听着。

    “我?我叫凤灵!”

    凤灵轻轻一笑,随即破空而去,留下季鱼和昊天目瞪口呆。

    御空,竟然能御空!

    刚才他们还以为凤灵是借助外力从天上飞下来的呢,哪知道凤灵根本什么都没用,直接飞走了。

    季鱼和昊天相互对望一眼,眼中闪过惊讶:这叫凤灵的凤族女子不过十六七岁而已吧,她是归元境强者?

    要不要这么恐怖?

    因为只有归元境强者才能凭借自身星力御空而行!

    .......

    稍微休息片刻,季鱼和昊天继续出发,穿过重重山脉,花费三天时间他俩终于赶到西凉军营。

    可入眼一片狼藉,随处可见断臂残肢,哪里还有军营?根本就是修罗地狱!

    昊天没忍住,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家没了,父王母妃没了,现在连父王最后的寄托也没了?

    这个9岁男孩瞬间崩溃,哭得声嘶力竭。

    季鱼默默守在旁边一动不动,他心中从来没有如此恨过一样东西:魔族,该死!

    .....

    日落月升,夜幕笼罩天穹,昊天麻木的坐在地上,眼神呆滞。

    “啾~~”

    突然,一声鹤鸣划破长空,巨大黑影从天而降。

    有人来了?

    季鱼打起精神,紧紧盯着缓缓降落的仙鹤:在仙鹤身上骑着两个人,一个头发虚白、面容清矍;另一人则是个六七岁大的小女孩儿。

    女孩模样俊美,古灵精怪,她直接跳下仙鹤,朝着昊天脆生生的喊了句:“昊天哥哥!”

    这女孩儿认识昊天?看来是友非敌。

    季鱼松了口气望向昊天,昊天脸上还是没有神采,似乎对女孩儿的出现无动于衷。

    见昊天不理她,女孩儿凑过去不停喊着“昊天哥哥、昊天哥哥...”

    可惜昊天心门紧闭,哪里会管她?

    见此情况,女孩儿嘟囔着嘴站在那里生着闷气,不知道为什么昊天哥哥不理她?

    这时,老者从仙鹤上跳下来,叹气道:“莉娜,你昊天哥哥现在心里难受,别惹他生气!”

    “哦,知道了师傅!”莉娜小声应了一句,靠拢昊天默默的站着,在她小小的心思里昊天就是她的所有。

    听着师徒俩的对话,季鱼瞬间反应过来:莉娜?这小女孩儿难道就是昊天的未婚妻莉娜?而莉娜的师傅则是大圣师--元清阳?

    大圣师,一国之师!

    季鱼仔细看了看老者,发现对方就像一个普通的老农一样,平平淡淡、十分普通。

    元清阳也淡淡看了一眼季鱼,把目光放在昊天身上:“昊天小王爷,老夫来晚了!”

    语气沉重,还有几分自责。

    见昊天不为所动,元清阳继续说道:

    “王爷一生戎马,没想到被魔族残害,确实让人悲叹!”

    “我知道小王爷你心有不甘,你若想要报仇雪恨....我可以帮你!”

    元清阳人老成精,只几句话就把昊天的渴望唤了起来。

    “当真?”昊天眼睛恢复神采,捏着拳头站了起来。

    “千真万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