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超凡卡神 > 42、妖帝之器!
    红月当空,万籁俱寂。

    西塘山上,季鱼站在一座坟前闷不做声,带他来的府兵在寒风中打着哆嗦,一抖一抖的,要不是看在储物袋的份上,府兵早就走了,哪里会陪季鱼在坟前呆了两三个时辰?

    又过了一阵,只见季鱼轻叹一口气坚定的说道:

    “徐大哥,你把青蛟珠给了我,自己却埋在了这里!”

    “你对季鱼有再造之恩,季鱼在此起誓,定要杀尽魔物替你报仇!”

    “欠你的白银星卡我永远记着,下次再来,定是履行诺言之时!”

    说完,季鱼叩首,再认真看了一眼坟头转身就走。

    旁边府兵紧了紧铠甲赶紧跟上,还没走出几步,他们就听见一声怒吼炸响山林。

    “吼~~~”吼声似狮似魔,让人心底一颤。

    魔狮?

    季鱼脸色一沉,死死盯住声音传来的地方:一头魔狮摇头晃脑的从树林里走了出来。

    “啊~~~凶,凶兽,蜕凡九阶凶兽!”府兵吓得浑身发软,瘫在地上疯狂的吼着。

    “闭嘴!”季鱼大喝一声,整个人消失不见。

    “月影”、“星月灵咒!”

    遥遥星月之光定住魔狮,随即枪影绽放,一枪、两枪!

    死!

    魔狮眼中闪过迷茫,随即力量消散、意识模糊。

    “轰隆~~”尸体撼动山林,惊起无数飞鸟。

    看着凶兽倒地,府兵目瞪口呆,也不叫也不吼,就那么傻傻的盯着季鱼?

    秒杀蜕凡九阶凶兽?

    他,他....他真的是府兵?莫非我碰见鬼啦?

    想起旁边就是一个坟头,府兵吓得翻身爬起,头也不回的逃了,一边逃还一边鬼哭狼嚎:“妈呀,鬼呀!”

    如此一幕,让季鱼十分无语:这什么心理素质啊?怎么当上府兵的?

    季鱼摇摇头瞥了一眼魔狮尸体,大步走向王府,月光如练,丝丝缕缕倾洒下来。

    今晚的月亮好红啊,季鱼从来没见过红得滴血的月亮,让人心中烦躁。

    .....

    一个小时后,回到王府,王府里人来人往,一派繁忙景象。

    这是干嘛?

    季鱼随意问了个人,原来是王爷决定连夜赶路,大家正在收拾东西呢。

    又要回军营?

    季鱼一顿,不想再回军营,他想去外面闯荡,仔细想了想,他决定去找昊天摊牌,看看要什么代价才能离开王府。

    至于王爷,应该看不上他吧?

    想到就做,季鱼问了问人,朝王府内院走去,昊天还在内院,当然,王爷和王妃也在。

    穿过内院,天空突然光线大变,原本还有点清澈的世界变成通红一片,树木红了,池水红了,甚至连人影都变得嫣红?

    一股腐朽气息缓缓升起,似乎要和那天上血月交相辉映!

    不对劲!

    季鱼眉头直跳,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下一刻,内院里传来“呜呜~”嘶吼,惊起牲畜乱窜,季鱼看见一头白猫跳上了围墙,然后“嘣”的一声化成了糜粉!

    如此一幕,让人眼睛狂跳!

    怎么可能!

    刚才的白猫....好像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轰碎了?那股力量,是敌是友?

    季鱼尝试着扔了一块石头过去,“啪~”的一下同样化成糜粉,可以想象如果人靠近围墙,恐怕也会直接爆炸吧?

    好诡异、好恐怖!

    季鱼黑着脸赶紧退回外院,却见府兵和丫鬟们像无头苍蝇四处乱串。

    “啊,死人啦~~~”

    “快去通知王爷!”

    “一队府兵,赶紧集合!”

    “.....”

    季鱼远远便看见府门上流转着一道红光,那模样,和天上的血月如出一辙,看来整个王府都被红光笼罩了起来。

    季鱼不敢贸然冲出红光,他刚才看见好几个人被红光杀死,事到如今,唯有和王爷他们在一起才会安全点。

    急忙返回内院,王爷一行人和众多禁西军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方烈山板着脸,和陈老一起望向头顶。

    “季大哥,快过来!”这时,昊天发现了季鱼,连忙招呼他过去,季鱼也正好要依靠王爷他们,所以毫不迟疑的跑了过去。

    刚走近圈子,就见陈老抬手朝天印出一掌,掌风呼啸,磅礴星力刺向天穹。

    好强大的攻击力!

    随手一掌就有开天辟地的气势,这陈老,绝对不是蜕凡境武者。

    “砰~~”掌印被一层红光挡住,如雪消散。

    陈老脸色一沉,对着方烈山说道:“王爷,大事不妙啊!”

    方烈山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天上血月和王府外的封印,陈老可是归元境强者,以他的实力都无法破开封印,确实糟糕到了极点。

    但方烈山好歹也是坐镇一方十几年的王爷,并未慌乱:“陈老,若是以祖器之威,能破开封印吗?”

    “这....王爷,你打算使用祖器?”陈老惊讶道。

    祖器一物,轻易不能见光,否则大秦王朝根基难稳!

    “没错,既然连你老都破不开封印,如果不动用祖器,咱们到头来还是要死!”

    方烈山瞬间想通其中的关键,既然有人能把他们困在封印里,肯定实力非凡,破开封印还有一战之力,破不开则万事皆休。

    “也对!是老夫太过迂腐了,那么老夫...斗胆借王爷祖器一用!”

    陈老身体半躬,双手虚空上举,似乎在朝拜着什么东西。

    祖器!

    季鱼听得迷迷糊糊的,搞不懂什么是祖器?但既然王爷有破解之法,他且拭目以待就好,知道太多了反而不妙。

    而且听王爷的语气,莫非陈老比王爷还要厉害?

    这时,王爷手指一点,一块巴掌大小的五彩碎片从他储物袋里飞出,碎片凌空,散发出无穷光芒。

    五彩斑斓、如梦似幻,这种颜色季鱼从来没见过。

    就在陈老将要拾取碎片时,一道狂妄笑声蓦然响起:“哈哈哈哈,果然是妖帝之器!”

    妖帝之器?

    众人一惊,抬头望向天空,只见封印之外,一个红袍男子凭空而立,要不是他那一对硕大的翅膀偶尔拍打几下,几乎和人族一模一样。

    但是...来人非人!

    陈老收下祖器,失声吼道:“魔族,罗刹!!!”

    能让陈老如此惊讶,可见罗刹的恐怖。

    方烈山脸上阴沉如水,他也听说过罗刹的威名!

    据传,罗刹乃是魔族三大圣族之一,很早就销声匿迹了,没想到现在突然出现。

    联想到最近一连串的事情,方烈山终于反应过来,原来西凉山脉魔物暴动,全都是罗刹在搞鬼,而罗刹所觊觎的,正是大秦王朝的祖器!

    妖帝之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