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超凡卡神 > 41、祖器(求收藏!)
    13小队营帐,昊天从外面走了进来,把正在修炼的季鱼和薛天峰叫了出去:

    “季大哥,薛大哥,有个事情要和你们说下!”

    “小王爷请说!”季鱼和薛天峰相互对望一眼,有种不好的感觉,一般情况下昊天很少单独找他们的。

    “刚才我被父王传了过去,他说王府被魔物偷袭,死了不少人!”

    王府被偷袭!?

    季鱼和薛天峰一惊,这可是大事啊!

    “知道死了哪些人吗?”季鱼赶紧追问,他担心徐长春和原来的府兵兄弟们。

    昊天摇摇头,一脸沉重的说道:“不清楚,信上没写。”

    “因为父王叫我准备下和他一同回府,所以我来问问你们的意见。”

    “你们可以和我一同回府,也可以留在军营!”

    “我要回去!”季鱼毫不犹豫的说道。

    昊天点点头,又看向薛天峰,薛天峰想了想,他在王府没什么值得牵挂的人,回去意义不大:“我就留在军营吧!”

    “也好,反正最后我们还会回军营的!”

    “季大哥,你去收拾一下,我们一炷香后出发!”

    昊天说完又钻进帐篷里交代了一番。

    季鱼没有什么要收拾的,除了军需处的青铜星卡,他赶紧跑到军需处出示勋章兑换了一张青铜器物星卡,然后又用训练奖励的战功买了几颗丹药。

    【锁心甲:青铜下品,飞锁密布,护心凝神。降低15点伤害,+2点/分钟星力值回复速度。】

    收起锁心甲和丹药,季鱼赶回营帐,见他回来,昊天点点头带着他走向军营深处,在那里,王爷和两百禁西军已经整装待发。

    昊天和季鱼跳上金鬃马,做好准备。

    “出发!”

    一声令下,大部队缓缓离开军营,留下一群送行的士兵们在寒风中挺直腰杆。

    ......

    日落月升,一轮皎洁明月高高悬挂。

    转眼两天时间过去,季鱼一行人快马加鞭,终于在第三天晚上接近王府范围。

    这期间,季鱼找机会裂变了一颗小还丹用以保命,至于送给徐长春的锁心甲他尝试过裂变,可惜星源不够。

    不知道为何,想到徐长春他心中老是闷得慌,“希望徐大哥没事吧!”

    半个多小时后,前方出现王府轮廓,灯火通明,看来还没到最坏的情况。

    方烈山轻轻松了口气,跳下金鬃马,在他之后,禁西军、昊天和季鱼也从马上跳了下来。

    “啊~~是王爷,王爷回来了!”

    一道高昂的声音划破夜空,整个王府沸腾起来,“真的是王爷,快去通知王妃和陈老。”

    府兵们顿时忙开了,一人上前牵住方烈山的马,还有两人分作两个方向通知王妃和陈老。

    方烈山和昊天大步走进王府,向着内院走去,而季鱼则拉住一个府兵问道:

    “兄弟,我是第三队的府兵季鱼,麻烦问下徐长春他们人呢?”

    “第,第三小队的?”府兵似乎想起了什么,顿时脸色惨白。

    看见府兵的表情,季鱼一颗心跌落谷底,他一把将府兵提起,吼道:“快说,徐长春他们人呢?”

    府兵的脖子被季鱼勒住,呼吸困难,他想掰开提起自己的手,却发现眼前男子就像一堵墙般纹丝不动。

    “我,我说...你,你先放手!”府兵艰难的说道。

    季鱼放开手狠狠瞪着对方,那模样,恨不得一下子读懂对方的记忆。

    府兵赶紧喘息几口,生怕惹怒了炸毛的季鱼:

    “五天前,轮到徐队长和第三小队的府兵值班,那一晚很安静,听不到任何声音,我连上茅房都感觉渗的慌。”

    “然后第二天早上巡逻时,发现了一,一地的尸体....好惨啊,没有一具完整的,其中徐队长被人钉在了门上!”

    “就,就是那个府门!”

    府兵说着,颤抖的指向府门。

    季鱼看向府门,只见门上有一个拳头大小的孔洞,那就是徐大哥死的地方吗?他死死拽紧拳头,一字一顿咬牙说道:“王府那么多人,没一个人发现不对劲吗?”

    “是,是的,没人发现!”府兵颤抖着回道,对面男子就像一头凶兽,气势骇人。

    季鱼深吸一口气,瞬间想到西幽山上的血池:“那尸体呢,如何处理的?”

    其实他是想问尸体在哪,但想到好几天过去,肯定早被处理了。

    “埋在后山!”

    “带我去后山,这个储物袋里的东西就是你的了!”

    季鱼扔过去一个储物袋,那是绞杀大唐士兵的战利品,他查看过里面就一些凶兽材料和星币,可有可无。

    府兵接过储物袋精神透入里面,下一刻他脸上泛起喜色,如小鸡啄米般说道:“好,好,季府兵跟我来!”

    季鱼看了一眼整齐站列的禁西军,沉着脸和府兵一起走向后山。

    ......

    与此同时,西塘山深处。

    一只羽毛通红,长有2个头的大鸟飞进山谷,大鸟停在一颗树上“咕咕”说着什么。

    不一会儿,罗空点点头望向天空,只见天上明月不知何时蒙上了一层血色?异常妖艳!

    “哈哈哈,血月横空,终于要开始了!”

    “双喉,你速速前往西幽山通知羚天极,就说血月最红之时一起动手!”

    双喉鸟闻言振翅飞起,翅展足足二三十米宽,竟然是一头妖兽!

    ......

    王府里,王爷方烈山端坐在主位上,旁边王妃俏生生的立在那里,仿佛找到了主心骨。

    下方,陈老正缓缓汇报着情况,不一会陈老说完,方烈山眉头一拧问道:

    “陈老,按你所说,你当时感觉十分虚幻,然后紧接着第二天就出事了?”

    “没错,王爷!”陈老平静的说道。

    “看来事情很严重啊,连陈老你都没能察觉。”方烈山敲敲椅臂,脸色严肃。

    “既然如此,马上返回军营吧!”

    “玉儿,你速去通知下人收拾东西,我们待会儿就出发!”

    “王爷,用得着这么着急吗,你刚刚回到府上?”王妃一愣,有些诧异。

    “玉儿,快去吧!我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王爷拍拍王妃的手不太确定的说道。

    “好!”王妃知道武者的预感一般都很准,所以不再多问,快步退下议事殿。

    这时,陈老又开口问道:“王爷,要把祖器带走吗?”

    “哎,带走吧!”

    方烈山起身,在议事殿正中的一副壁画上重重按了一下。

    “当年皇兄要我这一脉带走一件祖器,也不知道是对是错!”

    “十几年来,也就昊天通过祖器激发了天赋血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