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超凡卡神 > 25、风起云涌(求收藏!)
    一圈、两圈....三圈!

    训练场上,狼牙小队的士兵们艰难的跑着,汗水打湿他们衣衫,洒落地面久久不干。

    几分钟后,有两个人熬不住了!

    一个牛大山、一个昊天。

    前者实力稍微差一点,后者年龄太小,可他们都没放弃,咬着牙忍着眩晕继续跑!

    第四圈很快结束,第五圈牛大山放慢了脚步,昊天的步伐也开始凌乱,呼吸变得费力,但他还在坚持。

    季鱼努力保持着步伐和呼吸,看样子跑完5圈没问题。

    其他人都喘着粗气,借助强大的意志力驱动脚步。

    不一会儿,5圈完成。

    继续跑,没有一个停下来的!

    如此一幕,让周围士兵们齐齐动容,狼牙小队的人好拼啊!

    他们明显看出有几个人歪歪扭扭,快要坚持不住了,好像随时都要倒下,却没一个人倒下。

    尤其是昊天,让他们在敬佩之余,满是心疼。

    又过了几分钟,牛大山率先倒下,面色惨白坚持不住了,接着是徐飞鸿、刘峰、薛天峰...

    当跑到第七圈时,还剩三个人,李凉飞、季鱼和昊天。

    季鱼朝着前面李凉飞小声吼了一句,俩人默契的停下来不跑了。

    昊天恍惚的看见他们停下来,也跟着停了下来,然后...摔倒在地上。

    周围士兵们发了疯一样的冲过去,替昊天解除沙袋、运转星力....一时间场上围满了人。

    季鱼和李凉飞被人群推到一旁,自顾自的恢复体力。

    半个小时后,季鱼感觉手脚终于有了点力气。

    打开属性面板,没有任何提示,他有点失望,还以为会增加属性呢。

    如此高强度的训练都不增加,看来身体潜能的挖掘也不容易啊!

    另外,昊天已经醒了,由于还没恢复状态,所以训练暂停。

    狼牙小队的人个个都在休息,而周围士兵们也在默默的等着。

    又过了一会儿,训练继续,接下来是身法和实战项目。

    昊天又把难度提升了一些,同样的有战功奖励。

    狼牙小队的人十分卖力,表现出来的身法和战斗力让大家刮目相看。

    其中季鱼三项训练都表现不错,获得10点战功奖励,其他人也得到8点至10点不等,收获颇丰。

    训练结束,昊天当众宣布会选取十四名士兵加入小队,这一消息顿时让看热闹的士兵们摩拳擦掌、蠢蠢欲动。

    如果能加入小王爷的队伍,那可是荣誉和战功的象征啊!

    当然,在加入狼牙小队之前,他们还要向各自的队长申请,至于能不能批准下来就不清楚了。

    吃完饭,季鱼返回营帐,因为下午没有训练,所以他打算继续修炼。

    盘坐在床上,季鱼深吸一口气缓缓进入状态。

    修炼不知时日,转眼又到晚上,七八个小时下来,又有1800多星源入账。

    季鱼还是跑到老地方--茅坑里裂变!

    这次他裂变的是青泉枪,因为星源不足无法裂变道法星卡和基因星卡,所以他决定把青泉枪的品阶提升上去。

    【尖翎枪,黑铁中品,尖牙为骨,翎作飞羽。攻击力:8-9,破甲+1。】

    裂变后的尖翎枪和原来差不多模样,季鱼稍稍看了眼便融进体内,之后他返回营帐,接着修炼。

    一夜无话。

    第二天,训练继续。

    同样是一番苦练,大家又比昨天强大了几分。

    ......

    与此同时,西凉军营最中心处,十几个人正在商议着什么。

    坐在当中的是一位魁梧男子,约莫三四十岁左右,鼻梁高挺、棱角分明,一双鹰眸配上其不怒自威的气势,让人不敢直视。

    他就是西凉军统帅,王爷方烈山。

    此刻方烈山脸上阴晴不定,显然有什么事情困扰着他,而在他周围十几个人面色严肃,静静等候他的表态。

    下一刻,方烈山抬起头来,问向一名断臂男子:

    “苗队长,这是第几起了?”

    “启禀王爷,据狼牙中队报道,这已经是第五起了,魔物神出鬼没,恐怕数量不少啊!”断臂男子肯定的说道,

    “而且凡是魔物出没的地方,必定血流成河,甚至我们还发现了大唐士兵的断臂残肢。”

    “我们西凉军可有伤亡?”方烈山沉声问道。

    “到目前为止,没有因为魔物而伤亡的!”苗队长说道。

    方烈山闻言点点头,手指轻轻敲打着椅臂,过了一会儿,他又问向左边一个白胡子老者:

    “范老,你意下如何?”

    白胡子老者摸了摸胡须,建议道:“王爷,既然西幽山上有魔物出没,便请专门的人来对付它们吧!”

    “你是说...灵族?”

    方烈山坐直身体,眼中闪过精光。

    灵族,遍布整个璇玑界域,他们是一群信奉自然、仇恨魔族的势力。

    以拯救苍生、追杀魔族为己任。

    数百万年来,死在灵族手上的魔族不计其数,从而奠定了灵族在璇玑界域里的崇高威望。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势力也和魔族势不两立,比如典籍中记载的苍穹一族,可惜苍穹一族经常避世不出,所以知道的人不多。

    “没错,就是灵族,灵族实力强大,是绞杀魔族的不二人选!”白胡子老者说道。

    “也好,灵族最是忌恨魔族,相信他们不会推却的,麻烦范老替我休书一封转交灵族!”方烈山表示赞同。

    “王爷请放心!”白胡子老者应道。

    见事情有了解决方法,断臂男又问方烈山:

    “王爷,既然请灵族出手,那我们这段时间如何安排?”

    “一切照旧!”方烈山毫不犹豫道。

    “是!”

    ......

    与此同时,远在万里之外的西凉山脉深处,罗空躺在一颗巨树上不时摇晃着脚,十分无聊。

    树下,半人半羊的羚天极正在刻画着符咒,还经常咬破舌尖喷出精血,精血没入符咒,闪烁着诡异黑光。

    “我说羚天极你行不行啊,都七八天了还没弄好吗?”上方传来罗空烦躁的声音。

    “哼~~~罗空,你行你来呀?你以为魔都七煞阵那么容易吗?”

    羚天极立刻顶了一句回去,虽然罗空是罗刹族的后起之秀,但他毫不畏惧,给罗空十个胆子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

    “羚天极,快点做好你的事,否则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罗空威胁道。

    “罗空,用不着你来催,我明天就会把阵法刻好,然后我们各管各的。”

    “哈哈哈哈,这样最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