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超凡卡神 > 18、斩敌(求收藏!)
    【你的风刃命中要害,本次攻击为暴击!】

    -78(暴击)!

    【你的霜刀命中要害,本次攻击为暴击!】

    -78(暴击)!

    秒杀!

    疤脸男直挺挺的倒在地上,鲜血喷出老远。

    旁边,季鱼静静的站在那里,任由月光环绕周身,旋转、闪耀!

    月影遁术果然恐怖,仿佛穿梭虚空,让人防不胜防。

    季鱼的动静顿时吸引敌人注意。

    一个蜕凡七阶,眼神似鹰般锐利的男子杀了过来。

    季鱼眉头一挑,毫不畏惧。

    “风行!”迎上去,杀!

    鹰眼男子速度极快,一剑又一剑刺向季鱼,招招不离要害。

    季鱼辗转腾挪,霜刀配合风刃神出鬼没,他虽然境界不及对方,但挡住片刻没问题。

    眼看季鱼区区蜕凡三阶就能挡住自己,鹰眼男子大喝一声,快速斩出八剑。

    每一剑都有剑光相随,八剑融合、纵横山林。

    “呜呜~~”剑啸低鸣,季鱼头皮发麻。

    这剑接不下,也不能接!

    “月影遁术!”身躯化影,遁法随心。

    伴随体内星力一空,季鱼整个人消失不见。

    瞬移?

    鹰眼男子瞳孔一缩,赶紧抽剑回防!

    但是....人在哪里?

    突然,只听“嗤”的一声细响从头顶传来?

    鹰眼男子仓惶躲开,却慢了半拍。

    “噗~~”

    鹰眼男胸膛被劈出一道恐怖伤口,甚至看得见里面跳动的心脏。

    -72(暴击)!

    “啊~~~”

    鹰眼男惨叫着跌倒地上,本能驱动他剑光一返,“铛”的一下挡住霜刀。

    竟然挡住了?

    季鱼大喝一声,得势不饶人,趁人病要人命!

    他现在星力亏空,只能用霜刀攻击,绝对不能让对方回过神来。

    “铛铛铛~~”连续几刀。

    季鱼拼着腹部承受一剑,斩中鹰眼男。

    “吼~~”

    火焰巨狼从霜刀里冲向鹰眼男,疯狂撕咬。

    -36、-15!

    遭此一击,鹰眼男速度骤降,又被季鱼拼下两刀,如此反复几次后,当季鱼还剩92点生命时,鹰眼男倒在血泊里。

    “呼哧、呼哧~~”

    季鱼霜刀杵地,呼吸急促,连番的大战让他体力耗损严重。

    幸好此刻没人找他麻烦,他才能喘息几口。

    抬头望向战场,双方打得异常惨烈!

    昊天一个人迎战三个蜕凡八阶精兵,丝毫不落下风。

    要不是经常有怪鸟骚扰,他早就拿下那三个人了。

    而操控怪鸟骚扰的人远远躲在密林里,身穿黑袍,看不出男女。

    如此一幕,季鱼想到他们进入山林时,惊走了很多一模一样的怪鸟。

    难道那些鸟是被人操控的?

    很有可能!

    用鸟来监视周围,确实相当隐蔽。

    再看战场上其他人,相互交错,打得不可开交,双方死伤都很惨重,活下的不足一半。

    季鱼粗略看了下,敌人数量占优,情况不容乐观啊!

    如果狼牙小队覆灭,他恐怕也无法活命。

    心念及此,季鱼果断运转星源,喝道:“突破!”

    “哗啦~~”磅礴星源涌入经脉血肉,化为星力疯狂流转。

    冲刷、冲刷!

    【叮,你当前处于突破阶段,持续30秒,期间无法使用术法、无法进行攻击...】

    感受到身体状态的不稳定,季鱼连忙查看提示,随即脸色一沉,十分意外。

    竟然不能攻击?

    季鱼赶紧后退几步,躲在一颗大树后面,想不到蜕凡四阶的突破和前面完全不同?

    看来以后要注意下了,不能想当然的突破,必须找到安全的地方。

    就在这时,有敌人发现了季鱼的行踪,还以为他要逃跑呢?

    秉着不留活口的想法,马上就有人追了过来。

    一名蜕凡六阶,皮肤黝黑的大唐精兵。

    敌人的速度很快,眨眼扑向季鱼。

    季鱼绷着脸连番后退,有“风行”辅助,他的速度并不慢!

    加上不断变幻方向,黝黑男追了半天也没追到。

    黝黑男雷霆震怒,疯狂劈出刀气,斩断无数枝丫。

    很快,30秒过去!

    【叮,你突破至蜕凡四阶,全属性+1点,自由属性+2点,星力值+20点。】

    【叮,你突破桎梏,生命值、星力值额外增加20点。】

    连续两道提示,季鱼快速查看完,并将自由属性加在道法上,随后他猛的停下脚步,霜刀斜斜向下。

    “打爽了吧,现在该我出手了!”

    黝黑男先是一惊,接着嘴角露出不屑:

    “呵,我说你怎么不跑了,原来突破到了蜕凡四阶?这就是你停下来的底气吗?哈哈哈,简直愚蠢!”

    “蜕凡四阶妄想挑战蜕凡六阶?下了阴曹地府后,记得多带点脑子!”

    季鱼脸上波澜不惊!

    对于呱噪之人,杀了便可,没必要纠结!

    “风盾!”

    风之力包裹周身,季鱼脚下猛地一踏,如离弦之箭撞向黝黑男。

    黝黑男狞然一笑,瞬间斩出四刀,四道火焰之气凭空而生,组成火狱困住季鱼。

    熊熊烈火,灼烧风盾。

    趁着风盾还没破碎,季鱼挥刀斩出。

    一刀、两刀、三刀....火狱破碎,风盾被烧成灰烬,连带着损失了36点生命。

    季鱼恍若不觉,三步并作两步冲向对方。

    霜刀,斩!

    寒芒爆射,黝黑男举刀硬抗。

    “铛~~”

    一记拼杀过后,黝黑男脸色阴沉,好像谁欠了他几十万星币一样。

    好恐怖的力道!

    黝黑男虎口发麻,死死握紧长刀。

    ‘不可能,区区蜕凡四阶,为何攻击力道比我还强?’

    不顾黝黑男的震惊,季鱼招式骤变,刁钻诡异。

    黝黑男立马抽刀回防,左手凝练术法。

    突然,他感觉腰间一痛,好像被什么东西破开个大洞?

    “风刃!”

    趁着黝黑男防守之际,季鱼操控风刃从对方背后杀出,让人防不胜防。

    腰部受创,黝黑男顿时落入下风,手上法术仓促甩出,想要逼退季鱼!

    但季鱼却像杀红眼的狼,咬住对手死死不放。

    再次祭出“风盾”,他的攻击连绵不断,中间没有丝毫停顿!

    一刀刚过下一刀便接踵而来,打得黝黑男手忙脚乱!

    一步错,步步错!

    几十个呼吸后,黝黑男惨叫着被火狼咬死,死不瞑目。

    而季鱼也耗空星力,剩下19点生命。

    好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