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超凡卡神 > 13、惨胜(求收藏!)
    风盾!

    季鱼想也不想,果断用出风盾。

    红光袭来,击碎风盾,继而余势不减轰向他腹部。

    “噗~”-41!

    好痛!

    季鱼眉头一拧,差点叫出声来,那种痛苦就像被钝刀子砍过,皮开肉绽。

    【魔狮的魔血冲击对你造成69点伤害,扣除风盾和抗性减伤,你受到41点伤害。】

    “魔血冲击”命中季鱼以及周围四五名府兵。

    惨叫连连,其中更有个府兵被魔狮三两下拍死。

    4打1!

    4个府兵对付一头魔狮。

    还有一头和薛天峰在厮杀,一头被小王爷拖住。

    没错,就是小王爷昊天!

    季鱼也被吓了一跳,昊天才蜕凡六阶吧?

    虽然他旁边有几名府兵帮忙,但主力是他,这点季鱼不会看错。

    蜕凡六阶挡住蜕凡九阶?

    实力强大啊!

    听到这边连续传来惨叫,昊天眉头一皱,大声吼道:

    “你们去那边帮忙,我一个人顶得住!”

    “不行,小王爷,魔狮太恐怖了!”

    府兵们显然不敢让小王爷独自面对魔狮。

    “快去,军令如山,否则家法伺候!”昊天快速吼道。

    家法!

    想起王府的家法,几名府兵哆嗦一下,赶紧奔向季鱼那里。

    西凉府的家法源于西凉军的军法,不犯则矣,犯之必定刻骨铭心。

    于是,大战再起!

    八名府兵围攻魔狮,但占据上风的却不是府兵?

    只见狮爪残影翻飞,每一爪必定拍中府兵,凶威赫赫。

    “风行!”

    风之力托着季鱼如鬼魅般辗转腾挪,霜刀“唰唰”斩出。

    “风刃!”

    风刃划过虚空,跳跃着钻进魔狮腹部。

    -34!

    “嗷~~~”

    连续遭受重创,魔狮怒吼着扑向季鱼。

    蝼蚁,该死!

    狮爪一翻,红光射出。

    “咻咻~~”

    两道光束,一道落空,一道擦中他肩膀,如果没有风行增强身法,他恐怕躲不开任何一道攻击。

    看着魔狮扑向季鱼,其他府兵迅速围杀过来。

    府兵们虽然诧异于季鱼的强大,但现在来不及多想,一切以杀死魔狮为重。

    与此同时,战场另一边。

    薛天峰和魔狮打得难分难解,谁也奈何不了谁。

    昊天手舞长刀,刀刀环绕周身。

    别看他年龄小,实力却是超乎想象的强大,一步一刀、攻防有道。

    过了一会儿,或许是不想再拖下去了,昊天手腕一振,长刀荡开狮爪,青铜卡片飞出体内,蓝光熠熠。

    “呜呜~~”

    蓝光凝成人形虚影,显现三头六臂,其中一双手臂快速掐诀,三头齐喝:

    “哞~涅!”

    “轰隆~~”

    箴言掠过,虚空震荡。

    一个诡异符文凭空而生,然后放大、放大...

    如山峰镇压万物!

    下一刻,符文闪电击中魔狮,“咔嚓咔嚓”连响不断。

    魔狮身体一软,瞬间矮下去半截,看那架势,这一击竟然轰碎它数十根狮骨!

    魔狮惨叫。

    可另外两头魔狮却略过它,死死盯住半空中的虚影。

    仿佛那虚影中...有它们极其渴望的东西?

    紧接着,两头魔狮骤然放弃府兵和薛天峰,转而扑向昊天。

    如此一幕,顿时把府兵们吓个半死。

    “快救小王爷!”

    这是他们脑中闪过唯一的念头,如果小王爷有个三长两短,他们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更何况他们打心底里也不想小王爷受伤。

    混战再起!

    凭借着虚影的强大,哪怕被两头魔狮围攻,昊天也毫不慌乱。

    再加上府兵们的支援,一头魔狮被乱刀砍死,剩下两头很快步入后尘。

    战斗结束。

    看着倒在血泊里的3头魔狮和7名府兵,众人沉默不语。

    以7换3,可谓惨胜!

    如果不是小王爷力挽狂澜,说不定还会死伤更多。

    而昊天此时脸色阴沉,眼中闪过懊恼,刚才的虚影是他的血脉术法。

    临行之前,王妃一再交代他不要轻易使用血脉术法,所以他才没有一上来就召唤虚影。

    因为使用过度,会影响血脉成长。

    但想到死了那么多府兵,昊天又懊恼自己,把府兵的死归到自己身上。

    ‘如果早一点召唤虚影就好了,下次千万不能犹豫。’

    ......

    山坡上,满地狼藉。

    季鱼撕开衣服,自顾自的坐下包扎伤口。

    他被魔狮的两个术法伤到肩膀和腹部,行动颇为不便。

    不过这点伤只是小伤,武者的生命力强悍,很快就能恢复如初。

    刚才的一战,他没有使用月影遁术和青蛟珠。

    因为不想让人惦记,出风头没用,尽量做符合自己身份的事情最好。

    本来他用出风咒就已经很骇人了,如果再多来几个术法和青铜星卡,别人会怎么想?

    他不敢赌,也赌不起。

    包扎好伤口,季鱼看向其他人。

    刚才的一战,除了昊天,所有人都受了伤,连薛天峰也不例外。

    其中一个府兵最严重,肚子被抓出个大窟窿。

    幸亏昊天及时给他疗伤丹药,要不然可能流血致死。

    休息一阵后,薛天峰提议尽快离开。

    因为血腥气息浓烈,很容易吸引凶兽或妖兽前来。

    大家将战死的府兵就地掩埋,然后每人带了点魔狮血肉离开营地。

    骑上放在营地较远处的金鬃汗马,一行六人快速消失在夜色里。

    赶路,马不停蹄的赶路!

    七八个小时后,天色微亮,他们到达一处大山脚下。

    “薛队长,咱们在这里休息一下吧!”马车里传来昊天的声音。

    “驭~~”

    薛天峰勒紧缰绳,缓缓停下来。

    他先打量下四周,确定没有危险后说道:

    “大家休息一阵!”

    季鱼跟着收紧缰绳,看了看周围,树林茂密,沿着山峰笔直向上。

    在不远处的山脚,还有一条潺潺溪流。

    这时,昊天跳下马车,走了过来。

    “季府兵,要麻烦你再烤一下肉,咱们吃魔狮!”

    “好!”

    季鱼点点头,把魔狮肉拿了出来。

    他们之所以一路带着魔狮肉,就是为了烤来吃。

    既能提升实力,又为府兵们报仇。

    先把魔狮肉清洗干净,然后生火,上烤架。

    十几分钟后,肉烤熟了,昊天直接抓起烤肉大口大口的吃着。

    或许这样,他才好受点。

    季鱼也拿起烤肉,狼吞虎咽。

    【你吞食了魔狮肉,+100点星源,+150点星源...】

    总共4700点星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