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超凡卡神 > 10、魔族
    5000点星源,季鱼惊呆了!

    好庞大的星源,好恐怖的紫心丹!

    原本他以为有个2000就不错了,却没想到是5000点?

    发了发了,季鱼情不自禁的咧开嘴,笑容满面。

    这种一下子暴富的感觉,相当不错啊!

    至于抗药性?他选择性的忽略了。

    本就没几颗丹药,大不了分几天服用,影响不大。

    现在有星源了,要如何分配呢?

    突破境界?还是留着裂变?

    如果突破境界,至少可以达到蜕凡三阶,甚至更高。

    而留着裂变,则要等明天!

    稍微犹豫一下,季鱼决定等明天再看看!

    主要是现在他没有获取星源的手段,除了丹药,还是丹药。

    倘若有一门修炼功法,便可吸收天地灵气,缓缓积累修为。

    丹药和修炼同步进行,也用不着像现在捉襟见肘。

    可惜呀,王府里虽然有修炼功法,却是奇贵无比。

    要1000星币才能观摩一层,总共7层,7000星币!

    这还仅仅是学习的资格,至于能不能学会,全看个人造化!

    所以刚才在天工阁,他连提都没提功法的事情。

    该他的跑不掉,不该他的强求不了。

    熄灯,睡觉,明天前往军营。

    .....

    第二天,天色微亮。

    季鱼早早收拾好东西,前往中庭院落。

    今天小王爷要去军营历练,可是件大事。

    王府众人忙前忙后,有的准备随身物品、有的组织府兵训话、有的张罗送行礼仪...

    仪式感很重,就像古时皇帝亲征,还要拜天祭祖,祈求凯旋而归。

    不一会儿,王妃和小王爷率众走来。

    前者端坐在主位上,后者身穿铠甲,威武不凡。

    待所有准备妥当,陈老点燃九根御叶香烛,嘴里喃喃诵唱着未知梵文。

    诵唱完毕,他大喝一声:

    “起!”

    只见缕缕烛烟飘然成形,凝成一头展翅雄鹰。

    雄鹰是大秦王朝的标志,代表鹰击长空,舍我其谁。

    凡是皇族出行,必定焚香祭鹰,以示虔诚。

    接着丝竹管弦、奏乐鸣笛,意寓喜庆。

    一番仪式过后,王妃站起来高声念道:

    “祭鹰礼毕,愿我大秦江山永固!”

    “愿鹰神保佑昊天,平安归来!”

    王妃的话音刚落,下方众人便齐齐吼道:

    “江山永固、江山永固...”

    “保佑小王爷、保佑小王爷...”

    声音整齐洪亮,响彻王府。

    片刻之后,王妃手令一顿,声音戛然而止。

    “昊儿,准备好了吗?”她侧头问向小王爷。

    “母妃请放心,昊儿实力很强的!”小王爷微微躬身,俊朗面容上无比自信。

    王妃闻言轻轻一笑,当然知道昊天的实力不错,但边关并非王府,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为了以防万一,她拿出一块精致玉佩递给昊天,说:

    “昊儿,边关魔物出没,你将玲珑玉佩带在身上吧!”

    “母妃,昊儿不要,玲珑玉佩可是父王专门替你打造的呢!”

    昊天推脱,他知道玉佩的意义,所以不想接。

    哪怕里面封印了父王的三道星力!

    “好了昊儿,这是母妃的心意,大不了你回来再还给我就行!”王妃将玉佩强塞给昊天。

    昊天坳不过,只好嘟囔着嘴勉强收下。

    或许这个时候,他才有了点小孩儿模样。

    ......

    祭鹰结束,列队出发。

    小王爷坐进马轿,由两头金鬃汗马拉着马车。

    后方十三名府兵紧随其后,一行人浩浩荡荡踏上青石板路。

    此次历练,共有13名府兵参加。

    其中大多数是蜕凡四阶、五阶老兵,还有一名府兵队长--薛天峰。

    季鱼实力最弱,所以不时有疑惑眼光扫了过来。

    对此,他耸耸肩表示无所谓,自己历练自己的,无须在乎别人的想法。

    走出王府范围,众人快马加鞭,呼啸着奔向远方。

    此去西凉军营路途遥远,估摸着要三天多时间。

    西凉军营位于大秦王朝和大唐王朝交界处,当中隔着一座西幽山。

    西幽山乃西凉山脉,北临无尽之海,分隔两座王朝。

    作为军事重地,西幽山左右两侧都有重兵把守,山的西侧是西凉军营,东侧是唐狮军营。

    两方互不对付,大小战事从不间断。

    并且西幽山上凶兽繁多,甚至还有妖兽出没,导致军力损耗巨大。

    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埋骨战场。

    这是来时徐长春对他的提点,季鱼牢记在心。

    一行人快速穿过峡谷,又绕着山脉边缘渐行渐远。

    ......

    茫茫西凉山脉中,靠近西王府。

    地势险峻,崇山密林。

    在一个幽暗山谷里,地上随意扔着十几头兽类尸体。

    鲜血横流,染红大地。

    其中还有一头体型庞大的魔牛,尸体足足一层楼那么高。

    看那样子,分明就是妖兽。

    而在妖兽旁边,一个身穿红袍的男子正在啃食血肉。

    吃生肉、喝兽血,骇人听闻。

    妖兽尸体很快被吞下小半,他摸了摸有些饱意的肚子,撇撇嘴站了起来。

    随即,手掌虚空一按。

    “噗嗤~~”

    妖兽尸体化作气血能量汇入他体内,地上剩下一颗洁白珠子--妖丹。

    红袍男子张口一吸,妖丹滴溜溜的飞进口中。

    “咔嚓~~”嚼碎。

    兴许是妖丹的味道不错,红袍男子嘴角一抽,状若邪魅。

    “沙沙~~”有人靠近。

    红袍男子擦掉嘴角血迹,头也不回的问道:

    “怎么样,羚天极来了吗?”

    来者停在十米之外,模样狰狞,根本不是人类。

    只见它高约三米,外形像一个放大数倍的狮子,尖锐独角、从头到尾长满骨刺,让人不寒而栗。

    “启禀罗空大人,羚天极大人已经到了!”

    “很好!”

    罗空转过身来,脸上闪过疯狂,

    “复仇大计终于要开始了,走吧,去见羚天极!”

    罗空说完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先前的怪狮也连忙跟上,快速钻进山林里。

    不多时,到达山谷洞穴。

    在罗空对面,坐着一个半人半羊的怪物,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羊。

    “羚天极,你的速度比魔龟还慢,我都在这里等你三天了!”

    “哼,罗空,我羚邪一族又不擅长速度,再说了,准备阵法也要时间的!”

    羚天极冷哼一声,心想自己能亲自跑一趟就不错了,要不是为了魔族大计,他可不想离开无尽海。

    “哈哈,也对!赶快布置阵法吧,咱们圣族等这一天太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