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超凡卡神 > 8、青铜残卡(求收藏!)
    乱世将临!

    徐长春心中一叹,替小王爷捏了把汗。

    “你们有谁愿意去西凉军营历练的?为期一个月!”

    一个月?

    听着不算很久,但有人踌躇不决,也有人压根儿就不想去历练。

    他们前两天才听徐长春讲了西凉军营的事情,深知里面的残酷。

    可以说三天一大战,两天一小战。

    并且徐长春还隐隐提到魔物,更让人胆颤心寒。

    魔物....

    一群不知道从哪来、想要干什么的恐怖生物。

    很少有人见过它们的真面目,大多口口相传,越演越烈。

    据说它们比人族更早出现,个个实力强大,嗜血残忍。

    如果没碰到还好,如果碰到了,估计渣都不会给你留一块!

    见大家没有反应,徐长春又例行公事的问了遍:

    “真没人去是吧?”

    “啊~~~有、有!徐大哥,我要去!”

    人群中传来季鱼的声音,刚才他走神了,现在才回过神来。

    听见季鱼说要参加历练,所有人诧异的望着他。

    季鱼,他才蜕凡二阶好吧?

    他要参加历练?没搞错吧?

    “季鱼,你别逞能,你忘记前几天老大讲的事了吗?”陈义之赶紧劝道。

    季鱼笑笑,对着陈义之解释道:

    “没事的陈大哥,人不拼搏枉少年,更何况我不会乱来的!”

    季鱼确实没有乱来:第一,他现在有自保的能力。

    第二,既然小王爷都要去历练,他怕个啥?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与其在王府里安逸悠闲,还不如去见识下世面。

    不经历风吹雨打,怎么可能成为人上人?

    哪怕有裂变能力,恐怕也不行!

    “季鱼,休要胡闹,历练之事非同小可!”

    徐长春顿时有点生气,觉得自己对季鱼太过纵容了。

    因为季鱼长得像他已故的弟弟,所以他平常都是关爱有加。

    但越是这样,就越不想让季鱼出事。

    反观季鱼眼神坚定,向徐长春解释道:

    “徐大哥,我是认真的,没有胡闹。第一:我想努力变强!”

    “第二,历练有没有危险现在言之过早,我只是护送小王爷历练,王爷总不可能把他丢进火坑吧!”

    “第三,我有自保的能力!”

    “你有屁个自保能力啊!”

    徐长春怒了,心想区区蜕凡二阶武者,连炮灰都不如。

    “好了,不要再说了,我自有决断!”

    徐长春挥挥手,气冲冲的走了。

    留下众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他,摇摇头不知道如何是好。

    陈义之还想劝劝季鱼,却被季鱼随便找了个话题岔开。

    继续巡逻。

    .....

    晚上,王府某个院落里。

    季鱼敲响房门,静静等着。

    不一会儿,房门打开。

    “咦,季鱼?”徐长春诧异道。

    “徐大哥,打扰你休息了!”季鱼灿烂一笑,洁白的牙齿让人眼前明亮。

    “无妨,有什么事吗?”徐长春心中一突,已经料到季鱼的想法。

    “徐大哥,我要参加历练!”季鱼开门见山。

    果然,听到季鱼的话,徐长春板着脸,说:

    “这事休要再提!”

    说完便要关上门。

    “哎,徐大哥、徐大哥,你听我解释!”

    季鱼连忙推住门,嘴里不断喊道。

    “解释个屁啊?就你那实力,去了也是送死!”徐长春停下动作,没好气的说道。

    季鱼尴尬一笑,知道徐长春是对他好:

    “徐大哥,如果我有实力,是不是你就同意我去?”

    “哼,别告诉我就凭你蜕凡二阶?”

    “当然不是!”

    季鱼说着从储物袋里掏出一大堆东西,摆在地上。

    “徐大哥,这些是我前两天击杀的凶兽!”

    看着地上一大堆凶兽材料,徐长春瞪大眼睛,十分惊讶。

    这么多?

    有蛇胆,看样子蜕凡一阶凶兽。

    有牛角,大概蜕凡二阶。

    还有野猪獠牙,这蕴含的能量,蜕凡三阶?

    季鱼连蜕凡三阶凶兽也能击杀?

    晃眼看了一遍,徐长春脸色稍微好了一点:

    “恩,马马虎虎吧!”

    听着徐长春的评价,季鱼淡淡一笑,脸上充满自信:

    “徐大哥,我现在的实力就算对付蜕凡四阶凶兽也有把握!”

    “呵呵,你小子莫非好了伤疤忘了疼?”

    徐长春冷冷一笑,前几天季鱼才被蜕凡四阶凶兽打个半死,转眼就忘了?

    季鱼知道徐长春不会轻易松口,便拿出两枚尖锐獠牙递了过去。

    獠牙泛着寒光,在夜里更加闪亮。

    接过獠牙,徐长春瞬间动容:

    “这...这是蜕凡四阶凶兽?”

    “而且,还有一股星源气息?”

    看着徐长春的表情,季鱼嘿嘿一笑,心中大定。

    他虽然不懂什么星源气息,但想来能震到徐长春的总归是不错!

    “季鱼,你真的能击杀蜕凡四阶凶兽?”

    徐长春不敢相信,啥时候季鱼这么厉害了?

    简直匪夷所思。

    “也算侥幸吧,那头影狼受了重伤!”季鱼解释道。

    “哦!”

    徐长春恍然,原来是这样。

    可随即他心念一转,就算是受了伤的蜕凡四阶凶兽,也比蜕凡三阶强。

    季鱼能将其击杀,足以证明实力非凡,如果再多一份保障,未尝不能去历练!

    两人沉默一阵。

    徐长春率先开口:“季鱼,你真的想去?”

    “没错,徐大哥,如果不去见识一番,怎么知道自己的渺小?”

    见徐长春松口,季鱼认真说道。

    “好!”

    “你若想去,我便支持你!”

    徐长春神情一凛,手掌一翻,一张泛着青铜色泽的卡片飞了出来。

    “这是当年我无意间得到的一张残卡!”

    “虽说是残卡,用处却不小!”

    看着青光闪闪,立于半空中的星卡,季鱼直接懵了!

    青...青铜星卡?

    而且听徐长春的意思,打算送给自己?

    什么情况?

    他和徐长春非亲非故,顶多算是一起共事。

    徐长春非常照顾他,上次的百花流月针已经让他铭记在心了,现在又要送青铜星卡?

    这,这有点过了吧?

    季鱼心中有杆秤,谁是谁非,谁对他有造化之恩,他都记着。

    如果再收下青铜星卡,恩情就重了!

    “徐大哥,这卡我不收!”季鱼认真说道。

    似乎清楚季鱼的想法,徐长春眉头一挑,反问道:

    “怎么?我又不是白给你,你怕什么?”

    不是白给?

    季鱼眼睛一亮,“徐大哥有什么要我做的,尽管说!”

    只要有代价就好!

    哪怕十倍百倍偿还,他也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