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超凡卡神 > 7、乱世将临(求收藏!)
    蜕凡三阶凶兽?

    真是瞌睡来了有枕头。

    季鱼眼睛一亮,正愁找不到凶兽活动筋骨呢。

    “嗨,二师兄!”

    季鱼提起霜刀,亲切的打着招呼。

    “吼~~”

    野猪咆哮,像一辆装甲坦克冲了过来,地动山摇,凶威赫赫。

    下一刻,季鱼动了。

    只见他脚步轻轻一点,整个人横移出去的同时,霜刀斩出!

    “噗嗤~~”寒芒闪过,入肉七分!

    【你的道法为16,目标道法为8...道法判定成功,你的道法为目标2倍,本次攻击将额外造成50%碾压伤害,扣除抗性减伤...】

    -26!

    “嗷~~”

    野猪身上被斩出一道恐怖血痕,惨叫震天。

    再来!

    季鱼鬼使神差的手指一点,顿时凝成一枚小巧风刃!

    风刃滴溜溜的旋转、没入虚空,再次出现时已然避无可避!

    “咻~~”

    风刃洞穿野猪心脏,随即爆炸开来!

    【你的攻击命中野猪要害,本次攻击产生暴击!】

    -96(暴击)!

    血红色字符跳动,野猪哀嚎着踉跄倒地,死了!

    轻易干掉野猪,季鱼咧嘴一笑:

    “原来不知不觉间,我这么厉害了?”

    ......

    一个多小时后,季鱼生火、烤野猪肉。

    这段时间,他仔细琢磨了一下术法。

    原来风咒不但能幻化成风刃,还可以变成风盾,甚至风之力加持己身、提高身法。

    风盾,就是用一层风之力包裹身体。

    风行,就是提高身法速度。

    这是他自己取的名字,还颇为满意!

    另外,火亟的用法很简单,在霜刀上刻画一头狼形虚影,可以持续10分钟。

    相当于一个被动术法。

    至于最后一个术法--月影,则是三个术法里最为强大的,没有之一。

    月影遁术,依靠月影之力遁入虚空、穿梭虚空。

    季鱼试了试,穿梭的距离大概在50米左右,并且眨眼即至。

    除了需要消耗大量星力值这一缺点外,基本上完美,可谓集逃命、进攻于一体,十分恐怖!

    有了这个术法,他自信不会比任何同阶之人差。

    再之后,季鱼将目光放在野猪身上!

    强忍着想吐的感觉,生火、烤肉,狼吞虎咽。

    【你吞食了野猪肉,星源+20点、星源+30点...】

    总共260点星源,和蜕凡四阶的影狼相比差了150点。

    现在星源430点,还差70点突破境界!

    季鱼想了想,干脆主动出击。

    沿着来时的路折返回去,他又击杀了三头凶兽。

    一头蜕凡二阶,两头蜕凡一阶。

    星源520点!

    “突破!”

    伴随季鱼心念一动,磅礴星源涌入体内。

    血肉变得充盈,经脉变得结实,就连灵魂都有一丝丝提升。

    好舒服!

    突破的过程没有痛苦,有的只是一遍又一遍的洗涤。

    让人纯粹!

    【叮,你突破至蜕凡二阶,全属性+1点,自由属性+2点,星力值+20点。】

    终于又回到蜕凡二阶。

    季鱼将2点自由属性加在道法上,最大攻击达到24点。

    至于星力值,也很重要。

    术法的使用要消耗星力值,像他的风咒,每次需扣除10点。

    月影遁术更多,每次20点。

    如果星力值空了,便无法施展术法,所以术法不在于多,而在于精!

    用有效的攻击轰杀敌人,才是正确之道。

    ......

    夜幕淡去,天边泛起鱼白。

    天亮了!

    一道人影从西朗山钻出,信步走向西王府。

    来人正是季鱼。

    他和守门府兵笑着聊了几句,然后走进王府。

    王府里的人早就忙开了。

    丫鬟们打扫院子,府兵们锻炼武技。

    还有人端着玉盘走向王府深处,那是给王妃和小王爷送早餐去的。

    季鱼看到了巡逻府兵,是第三小队!

    他想了想,大步走进队伍里说道:“徐大哥,我也来巡逻!”

    徐长春见是季鱼,立马板着脸恶狠狠道:

    “你小子给我滚回去休息!”

    “嘿嘿~~”

    季鱼嘿嘿一笑,颇为炫耀的说:“徐大哥,我的伤好了,请求归队!”

    徐长春疑惑的看了看季鱼,感觉季鱼和前几天大不一样了。

    难道经历生死,都会让人大彻大悟?

    这倒是个好办法!

    他困于蜕凡九阶已经五年多了,迟迟找不到突破的契机,如果再不能突破,他决定去西凉山脉深处历练一番,好让自己不留遗憾。

    收起思绪,徐长春又看了看季鱼,貌似精气神比前几天好了很多。

    “真的好了?”

    “真的!”季鱼拍拍胸脯,肯定道。

    “好吧,那你入队吧!”

    徐长春摆摆手,继续在前面带路。

    看着季鱼归队,兄弟们也很高兴,陈义之更是拉着他问东问西。

    陈义之知道季鱼去了后山,所以问他有没有遇到凶兽,有没有吓尿裤子。

    搞得季鱼一阵无语,如果他说他击杀了蜕凡四阶凶兽,恐怕对方才会吓尿裤子吧!

    压下恶趣味的想法,季鱼跟随大部队巡逻王府。

    走过院落、走过药田、走过丹药房...

    当他们经过内院时,一道声音蓦然传来:

    “徐护卫,请等下!”

    声音清脆婉转,有如珍珠滴落玉盘。

    徐长春闻声停下来,转头望向内院凉亭。

    在那里,一个宫装妇人正静静看着他。

    妇人容颜俏丽,雍容气度,在她旁边还有一个翩翩少年,约莫十岁左右的样子。

    “啊,王妃,小人在!”

    徐长春脸色一肃,赶紧走了过去。

    留下巡逻队伍等在原地。

    季鱼倒是好奇的看了一眼那边,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王妃和小王爷。

    王妃很有气质,小王爷很帅,怎么说呢,比想象中的更加顺眼。

    或许是因为王妃的丹药,以及她对下人的关爱吧,季鱼对王妃心存感激。

    还有小王爷,听说人很善良的。

    不一会儿,徐长春回来,顺便还来一个重要消息:

    “王爷有令,即日起命令小王爷昊天前去西凉军营历练。”

    “如有意愿的府兵也可一同参加历练,并护送小王爷往返!”

    历练?西凉军营?

    众人沉默着脸谁也没有开口,只是心里不断想着:

    王爷好严厉啊!

    小王爷今年才9岁吧?

    这么小就要送到残酷的西凉军营历练,就不怕有个什么散失追悔莫及?

    或者说要想成为人上人,就必须从小严以律已、严以律子孙?

    “老大,现在西凉军营很危险吗?”有人问徐长春。

    “怎么,你在担心小王爷?”

    徐长春淡淡瞥了他一眼,脸上闪过愁容。

    现在的西凉军营,可是危机四伏啊!

    前几天有一批退下来的西凉精兵,据他们说:

    “人祸不断、魔物出没,眼看着....乱世将临!”